暹罗瓷币的诗词歌赋


原文于2018年4月16日发表于“猫眼看币”


暹罗

直到19世纪前半仍未建立起现代钱币制度,既没有统一的货币单位,也没有统一的钱币体系。在不同的地区,从子弹银到海贝有各式各样的钱币在流通,缺乏适用的小额通货也还是普遍现象。在这样的背景下,华人赌行的代币就此登场,在赌行信誉支撑下成为所在区域的准流通货币。


暹罗华人赌行代币


华人赌行代币存在多种材质:瓷、陶、玻璃、金属、珍珠贝等。其中以瓷币种类最为繁多,虽然目前并无定说,估计瓷币有总计多达2000-3000种。


瓷币多带有中国元素:汉字字号、汉字面值、苏州码、制钱币文、中国年号等,据称也有从中国定制的。


带汉字面值“宋派”的瓷币


带制钱币文“同治通宝”的瓷币


带中国年号“光绪元年”的瓷币


笔者踏入瓷币领域较晚,品种求全之路已有诸多前辈成绩斐然,未敢轻言挑战。故转以诗词类瓷币作为收集的重点,此类瓷币币面文字多为诗词歌赋,取自中国传统文学作品,从形制来看为同一赌行或同一系列的赌行出品似较可能。


诗词类瓷币


诗词类瓷币在文献中的记载


文献记载中,最早提及此类瓷币的是莱顿大学的Schlegel教授于1889年发表的文章——Siamesische und Chinesisch-Siamesische Münzen。



此文基于原任荷兰驻曼谷领事的P.S.Hamel先生所捐献的藏品,是第一次由西方汉学家对瓷币领域所作的专门性研究。其中提及的8种诗词类瓷币,中文文字得到大致正确释读。


文中这批藏品今天仍然保管于荷兰国立民族学博物馆——


Schlegel 40(荷兰国立民族学博物馆藏品627-91)


Schlegel 58(荷兰国立民族学博物馆藏品627-110)


Schlegel 63(荷兰国立民族学博物馆藏品627-115)


Schlegel 65(荷兰国立民族学博物馆藏品627-117)


Schlegel 68(荷兰国立民族学博物馆藏品627-120)


Schlegel 77(荷兰国立民族学博物馆藏品627-129)


Schlegel 108(荷兰国立民族学博物馆藏品627-156)


Schlegel 116(荷兰国立民族学博物馆藏品627-169)


1911 年第一本瓷币领域专著Ramsden的Siamese Porcelain and Other Tokens(《暹罗国陶质古钱》)问世,共收录345种瓷币。其中,涉及诗词类瓷币仍然仅仅只有12种,而且局限于类似Schlegel的按照外形形状 分类方式,对诗词类瓷币仍未作为一个整体讨论。


著作Ramsden, Siamese Porcelain and Other Tokens封皮


Ramsden图版,涉及多枚诗词类瓷币


1995 年出版的Althoff的Sammlung Köhler-Osbahr Band II/3: Siamesische Porzellantoken(《Köhler-Osbahr藏品目录卷II/3:暹罗陶瓷代币》)为Ramsden之后又一专著,收录杜伊斯堡文化历史 博物馆的Köhler-Osbahr瓷币藏品,共1359种,其中有33种诗词类瓷币。


Althoff, Sammlung Köhler-Osbahr Band II/3:

Siamesische Porzellantoken


Althoff将瓷币按照币面文字分类排列的同时,兼顾了诗词类瓷币的相似特性,从1247到1270a将其中26种集中归类,分类编目有所进步。惜仍未臻完美,并未将诗词类瓷币完整地归类为同一系列。类似前人著述,对中文词句源自诗词也未能揭示,亦属遗憾。


Althoff图版,诗词类瓷币集中部分


诗词瓷币的分类


从前人各谱记录及实物发现看——

Althoff共收录33种,其中包括2种仅尺寸大小略有差别而分为不同编号,似非十分必要;

Ramsden有收录的12种中存在Althoff未列的2种;

Schlegel列出的8种Althoff都有收录;

作者藏品中前人各谱均未收录的另有2种,

综合起来目前已知存在的诗词类瓷币品种共计21组36种,如下表——


诗词类瓷币完整分类表


诗词类瓷币虽然形状各异,但样式类似,材质皆为双面釉白地青花瓷,青料多使用清中晚期引进的洋蓝。


形制上大致都是一面为图案及面值,另一面为诗词及花押,完全符合此特征的品种称为基本型


基本型


在基本型的基础上,图案面额外有图案中文名称的,称为扩展I型


扩展I型


在基本型的基础上,图案面额外有泰文面值及泰文赌行名的,称为扩展II型


扩展II型


扩展II型已知的共有2组4种瓷币,正面泰文面值上方的整行泰文全都相同,而背面的花押两组分别为圆型“泰”字戳和长方形“财盛”字戳,正面这行泰文从发音看类似“财盛”的对音。


带“财盛”戳记的扩展II型瓷币


结合形制相仿的“和记”等瓷币上的布局(泰文面值上方为中文和泰文双语的赌行名称,类似的还有“和源”“顺记”“顺源”“源昌”“源记”等)推敲,泰文面值 上方的很有可能是赌行名称。基于这一点,或许可以大胆推测“财盛”为扩展II型4种瓷币的发行赌行名称,甚至有可能是所有诗词类瓷币的发行赌行。


“和记”瓷币


每一组瓷币由面值“钱”(Salung)和“方”(Fuang = 1/2 Salung)的两种组成,形状、图案、花押多相同,“钱”面值的较大些,诗词一般为七字偶有六字,“方”面值的较小,诗词一般为四字偶有五字。


面值“钱”和“方”的同一组瓷币


结合分类表分析,目前已知实物中,基本型12/13两组只有“方”面值,基本型14、扩展I型17/18/19四组只有“钱”面值。对于仅存在单一面值的这 6组来说,相信今后有可能发现另外6种潜在品种。同时,鉴于瓷币种类繁多不见于著述者众,在此列出的21组之外未来更有全新发现亦未可知。



诗词瓷币的内涵


考虑此类瓷币涉及的文学作品从四书五经、序文、唐诗、宋词、元曲等无所不包,如下不过多考虑瓷币的组别分类,而是按照所对应文学作品的大致年代顺序排列,结合文人逸事个别介绍。 



东晋·王羲之 兰亭集序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 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 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神龙本兰亭集序(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唐太宗可谓王右军《兰亭集序》的头号粉丝,留下萧翼赚兰亭的传说之余,随葬与否等等真本的去向更让后世文人百般揣测。传至后世,《兰亭集序》的唐人摹本亦是旷世奇珍,乾隆得到数件摹本狗尾续貂之余,还特在圆明园立兰亭八柱以纪念之。


唐•阎立本 萧翼赚兰亭图 宋代摹本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兰亭八柱亭(今已移建北京中山公园)



惠风和畅


编号35,正面为麒麟、中泰双语的面值“方”及“财盛”泰文,背面为“惠风和畅”及“泰”字圆型戳记,旧谱皆未载,甚为难得。


背面币文的“惠风和畅”当系源自《兰亭集序》,虽然匠人所书与书圣相去不可以道里计,也算曾经泽及万里域外。 



唐·李白 清平调三首

其一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其二

一枝红艳露凝香 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 可怜飞燕倚新妆

 

其三

名花倾国两相欢 常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 沉香亭北倚阑干


元•钱选 杨妃上马图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清平调三首一般认为是李白长安供奉翰林时所作,大约在天宝二年,可算是诗仙官场生涯中的人生巅峰。虽是拍马之作,贵妃的美人风韵、金花笺上信笔写就、李龟年 的高低吟唱、力士脱靴的传说,满满的都是盛唐气象。当年金花笺上的书法今虽不存,从诗仙留下的唯一真迹中或可领略神韵一二。


唐·李白 上阳台贴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会向瑶台月下逢


编号30,正面为玉燕图案、“玉燕”及面值“钱”,背面为“会向瑶台月下逢”及“从”花押,旧谱皆未载,甚为难得。


常得君王带笑看


编号29,正面为蝙蝠图案、“金𠨸”及面值“钱”,背面为“常得君王带笑看” 及“㠯”花押。



唐·李白 月下独酌四首

其一

花间一壶酒 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 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 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 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 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 相期邈云汉

 

清•沙馥 唐学士饮酒图扇页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如同杜甫《饮中八仙歌》所写,“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言臣是酒中仙”,以至旧时酒店门口往往张挂“太白遗风”。



得句邀月


编号21,正面为八宝纹元宝图案及中文面值“方”,背面为“得句邀月”及花押(上十下卌)。



唐·李白 江上吟

木兰之枻沙棠舟 玉箫金管坐两头

美酒尊中置千斛 载妓随波任去留

仙人有待乘黄鹤 海客无心随白鸥

屈平词赋悬日月 楚王台榭空山丘

兴酣落笔摇五岳 诗成笑傲凌沧洲

功名富贵若长在 汉水亦应西北流

 

宋•梁楷 太白行吟图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宋 黄鹤楼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功名富贵若长在


编号31,正面为佛像图案、汉字“呢佛”及中文面值“钱”,背面为“功名富贵若长在”及“㐰”花押。


江上吟多认为是乾元二年李白58岁时从流放夜郎得遇大赦,返回到江夏小住时所作。瓷币以佛像为意,虽与太白原诗洒脱之意境有别,于“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两句倒也不无相合之处。



宋·李拱

雨后有人耕绿野 月明无犬吠花村

 

宋 耕获图页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人耕绿野


编号7,正面为八宝纹犀角图案及中文面值“方”,背面为“人耕绿野”及花押。


“人耕绿野”一句,宋人陈以庄、张弋也有用过,唯李拱为最早(《诗话总龟》谓为真宗时人)。兼且这两句后世在杂剧中辗转流传甚广,关汉卿《赵盼儿风月救风尘》 直接沿用;石君宝《李亚仙花酒曲江池》“花村”作“黄昏”;王实甫《四丞相高会丽春堂》和徐霖《绣襦记》“花村”作“荒村”;汤显祖《牡丹亭》则作“月明 无犬吠黄花,雨过有人耕绿野”。瓷币使用“人耕绿野”源自于元明杂剧的可能性同样不小。



宋·欧阳修 朝中措·送刘仲原甫出守维扬

平山阑槛倚晴空 山色有无中

手种堂前垂柳 别来几度春风

文章太守 挥毫万字 一饮千钟

行乐直须年少 尊前看取衰翁

 

宋 深堂琴趣图页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位列唐宋八大家的欧阳修,除了在滁州留下因《醉翁亭记》而知名的醉翁亭之外,任扬州时还在西北郊蜀冈中峰上修建了平山堂,因“负堂而望,江南诸山,拱列檐下”故得名,而平山堂之名也多少得益于这首词。


二十多年后,苏轼三过平山堂时,还留下了“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宋·欧阳修 灼艾帖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当年的“壁上龙蛇飞动”几经沧桑今日已不能得见。六一先生的字虽未能与宋四家相提并论,但也如朱熹所称“欧阳公作字如其为人,外若优游,中实刚劲”,从存世的书贴上可见一二。



庭前山色


编号23,正面为八宝纹金钱图案及中文面值“方”,背面为“庭前山色”及花押。


另据《青泥莲花记》,“有时相,本寒生,及登台位,尝以措大自负,生日,都下有一妓,易朝中措数字为寿,时相怜其善改易,又爱朝中措之名,厚赏之。”流传下 来的改词为“屏山栏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手种庭前桃李,别来几度春风。文章宰相,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不须年少,尊前看取仙翁。”此枚瓷币的“庭前 山色”或是出自于此也未可知。



宋·司马光 客中初夏

四月清和雨乍晴 南山当户转分明

更无柳絮因风起 惟有葵花向日倾

 

明•仇英 独乐园图 见山台部分

(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藏)


明•仇英 独乐园图 远山部分

(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藏)


这首诗是司马光退居洛阳,买田为园名之曰“独乐园”,居于园中专心编纂《资治通鉴》时所作。如他在《独乐园记》中所记,“洛城距山不远,而林薄茂密,常若不得见。乃于园中筑台,构屋其上,以望万安、轩辕,至于太室。命之曰:见山台”,“南山当户”当指台上景色。


明•戴进 葵石峡蝶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宋·司马光 资治通鉴残稿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


宋·司马光 天圣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黄庭坚评论书法称:“温公正书不甚善,而隶法极端劲,似其为人,所谓左准绳,右规矩,声为律、身为度者,观其书可想见其风采。”与此诗意境相印证,可知司马温公为人矣。



四月清和雨乍晴


编号36,正面为麒麟、中泰双语的面值“钱”及“财盛”泰文,背面为“四月清和雨乍晴”及“泰”字圆型戳记。



宋·程颢 秋日偶成

闲来无事不从容 睡觉东窗日已红

万物静观皆自得 四时佳兴与人同

道通天地有形外 思入风云变态中

富贵不淫贫贱乐 男儿到此是豪雄


二程全书(明弘治11年刻本)(图片来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d0fe11ba0101mwf6.html)


程颢与弟弟程颐并称“二程”,名列北宋五子之中,二程开创的洛学学派名噪一时。后世无论是朱熹发展完善的程朱理学,又或是另辟蹊径的陆王心学,都是源自于此。


二程兄弟虽然学问方向相近,性格倒是南辕北辙,“明道终日坐,如泥塑人,然接人浑是一团和气,所谓‘望之俨然,即之也温’”,“明道先生与门人讲论,有不合 者,则曰更有商量。伊川则直曰不然”,“韩公维与二先生善,屈致于颍昌。暇日同游西湖,命诸子侍,行次有言貌不庄敬者,伊川回视,厉声叱之曰:‘汝辈从长 者行,敢笑语如此,韩氏孝谨之风衰矣!’韩遂皆逐去之。”


一团和气的明道先生大程,才会“朱公掞见明道于汝州,逾月而归。语人曰:‘光庭在春风中坐了一月。’”留下如坐春风的典故,相比之下伊川先生小程留下的是程门立雪。教书育人者,孰上孰下,殊难逆料。



万物静观皆自得


编号2,正面为狮子、中文面值“钱”,背面为“万物静观皆自得”及花押。



宋·苏轼 蝶恋花·春景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 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 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 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恼

 

清·陈枚 月曼清游图 杨柳荡千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苏东坡应该是不需要什么介绍的,诗文书画全能选手。唐宋八大家也好,宋四家也好,都算是顺理成章。


熙宁年间东坡三十九岁任杭州通判时,与之后随侍二十多年的朝云相逢,当时朝云年方十二。蝶恋花应即是此时前后所作。


宋•苏轼 寒食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公推名帖寒食贴,所书寒食诗为因乌台诗案贬为黄州团练副使时所作。朝云为苏轼生下的唯一一子即在此时,尚未足岁,却病亡于调任途中金陵江岸船中。



天涯芳草皆绿


编号34,正面为狮子、中泰双语的面值“钱”及“财盛”泰文,背面为“天涯芳草皆绿”及“财盛”字长方型戳记。



宋·苏轼 西江月·梅花

玉骨那愁瘴雾 冰姿自有仙风

海仙时遣探芳丛 倒挂绿毛么凤

素面常嫌粉涴 洗妆不褪唇红

高情已逐晓云空 不与梨花同梦


元•王冕 墨梅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东坡一生起起伏伏,到得年近花甲远贬惠州时,身边也只有朝云陪伴。《词林纪事》卷五引《林下词谈》云:“子瞻在惠州,与朝云闲坐。时青女初至,落木萧萧,凄 然有悲秋之意。命朝云把大白,唱‘花褪残红’,朝云歌喉将啭,泪满衣襟。子瞻诘其故,答曰:”奴所不能歌者,是“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也! ‘子瞻翻然大笑曰:“是吾正悲秋,而汝又伤春矣。’”


绍圣三年,朝云终于难以捱过岭南的气候,在惠州逝去。如《惠州荐朝云疏》所云:“轼以罪责,迁于炎荒。有侍妾朝云,一生辛勤,万里随从。遭时之疫,遘病而亡。念其忍死之言,欲托栖禅之下。故营幽室,以掩微躯”,将她葬在惠州栖禅寺。这首西江月即是悼念朝云之作。



玉骨冰肌迫绝卉


编号25,正面为八宝纹犀角图案及中文面值“钱”,背面为“玉骨冰肌迫绝卉”及花押。



宋·苏轼 过于海舶,得迈寄书、酒。作诗,远和之,皆粲然可观。子由有书相庆也,因用其韵赋一篇,并寄诸子侄

我似老牛鞭不动 雨滑泥深四蹄重

汝如黄犊走却来 海阔山高百程送

庶几门户有八慈 不恨居邻无二仲

他年汝曹笏满床 中夜起舞踏破瓮

会当洗眼看腾跃 莫指痴腹笑空洞

誉儿虽是两翁癖 积德已自三世种

岂惟万一许生还 尚恐九十烦珍従

六子晨耕箪瓢出 众妇夜绩灯火共

春秋古史乃家法 诗笔离骚亦时用

但令文字还照世 粪土腐余安足梦


宋•苏轼 枯木怪石图

(日本私人收藏)


宋•苏轼 李白诗仙贴

(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朝云故去的第二年,年已六十二岁的苏轼再贬为琼州别驾,昌化军安置,遂寄家惠州,独与幼子苏过渡海到达荒僻异常的儋州(今天海南岛)。


这诗名字很长,说的是幼子苏过从海船上收到长子苏迈寄的信和酒,并作诗一首,其侄苏远和之,写得还都不错。弟弟苏辙(他也被贬为化州别驾,安置雷州处分,距离不太远,渡海前还有相聚)信中有写诗表扬,故以苏辙所用韵脚也赋诗一篇,寄给诸位子侄。



奚夸筱宅驹千里


编号22,正面为八宝纹元宝图案及中文面值“钱”,背面为“奚夸筱宅驹千里”及花押(上十下卌)。此句出处不明,姑取东坡教子诗应之。


宋·李清照 蝶恋花·上巳召亲族

永夜恹恹欢意少

空梦长安 认取长安道

为报今年春色好

花光月影宜相照

 

随意杯盘虽草草

酒美梅酸 恰称人怀抱

醉莫插花花莫笑

可怜春似人将老


清画院画十二月月令图 三月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传统的上巳节在农历三月三,古代是举行祓禊畔浴等活动的重要节日,演变遂成水边饮宴、郊外游春的节日。今天中国虽然已经少有人知,日本仍然作为女儿节的传统节日,还演化出了摆放人偶的习俗,这一天也是小女孩们集体穿上和服的日子。


四印斋本《漱玉词》 易安居士三十一岁之照(图片来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06aac50100gw7x.html)


四印斋本《漱玉词》 赵明诚题词(图片来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06aac50100gw7x.html)


这首词作于建炎三年,虽然是春色正佳适值上巳节饮宴之时,经靖康之变一路南逃而来,与丈夫琴瑟和谐共赏金石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词中意境与早年也是大不相同。



户外花光锦不如


编号18,正面为八宝纹蕉叶图案及中文面值“钱”,背面为“户外花光锦不如”及花押。



宋·陆游 鹊桥仙

一竿风月 一蓑烟雨 家在钓台西住

卖鱼生怕近城门 况肯到红尘深处

潮生理棹 潮平系缆 潮落浩歌归去

时人错把比严光 我自是无名渔父


明•项圣谟 桃花钓船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宋·陆游 怀成都十韵诗卷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风月一竿


编号15,正面为八宝纹艾叶图案及中文面值“方”,背面为“风月一竿”及花押。



宋·萧立之 报恩荷池纳凉呈云心

重入僧窗听雨眠 藕花只在客床前

囊空不欠苏秦舌 口渴频呼陆羽泉

十里湖光天半席 一阑秋影月初弦

新凉风物无人共 坐听微钟祇自怜

  

宋 莲塘泛舟图页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宋•叶肖岩 西湖十景图之麴院荷风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荷池纳凉


编号33,正面为狮子、中泰双语的面值“方”及“财盛”泰文,背面为“荷池纳凉”及“财盛”字长方型戳记。


宋室南渡之后,行在临安,西湖咏荷的诗词也多了起来,称南宋四大家的杨万里就有不少。这枚瓷币的“荷池纳凉”四字出典或也有其他可能。



元·王实甫 西厢记

彩云何在 月明如月浸楼台

僧归禅室 鸦噪庭槐

风弄竹声 则道金珮响

月移花影 疑是玉人来


16幅彩绘本《西厢记》连环画

第14幅 佳期


1953年新婚姻法颁布之后,为配合宣传人民美术出版社把创作《西厢记》连环画的任务交给了王叔晖。1954年出版的这套16幅本的《西厢记》连环画作为新中国美术史上的杰作,于1963年荣获第一届全国连环画创作评奖一等奖。


西厢记连环画 人民美术出版社1957版15开活册页装

(图片来自http://book.kongfz.com/1707/23005338/)


1954版16幅本今天已经几乎无法看到,紧随其后1950年代的几个早期版本今天也都是可遇不可求,甚至1979年的西厢记连环画重印本都已经有盗版存世。


1983年T82西厢记特种邮票

第3枚 佳期


邮票也是王叔晖晚年的手笔,在原16幅本的基础上,考虑邮票空间调整重画而成形。



鸦噪庭槐


编号11,正面为八宝纹书卷图案及中文面值“方”,背面为“鸦噪庭槐”及花押。



明·邵灿 香囊记

风生紫塞秋横剑 月落黄河夜渡兵


明刊本香囊记

(2013年拍卖会拍品)



月落黄河夜渡兵


编号14,正面为八宝纹宝剑图案及中文面值“钱”,背面为“月落黄河夜渡兵”及花押。


诗文中前一句“风生紫塞秋横剑”也有对应的瓷币(编号6),上下两句同被用于瓷币也算是独一无二的现象。



明·解缙 赠友

凤凰麒麟不世出 往者空闻今见之

乃知神物别有种 天生才隽超明时

君当妙年好丰采 毛骨自是千金姿

方驾曹刘宜独步 抗辞扬马复先谁

逸气棱棱久无敌 射策金门真破的

试将一剑决浮云 巳觉万人皆辟易

白简晨惊玉笋班 青鸾夜上金銮直

阁外亲收进讲书 榻前醉草平蛮檄

紫塞无尘四海清 承恩衣绣许趋庭

遥瞻日月辞龙衮 笑拨烟霞上鹤翎

长林花开啼早莺 金龟解换双玉瓶

春风如此不一醉 壮怀磊落何由平


明·解缙 自书诗卷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明·解缙 跋赵孟頫白描画杜甫像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把这首诗和解缙的人生际遇比较下还蛮讽刺的,“缙少登朝,才高,任事直前,表里洞达。引拔士类,有一善称之不容口。然好臧否,无顾忌,廷臣多害其宠。又以定 储议,为汉王高煦所忌,遂致败”,最后落得个“纲遂醉缙酒,埋积雪中,立死。年四十七”死得不是一般惨。就算是“始缙言汉王及安南事得祸。后高煦以叛诛。 安南数反,置吏未久,复弃去。悉如缙言”,于己一身,又有什么用呢?


永乐大典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


解缙参与纂修的《永乐大典》于永乐五年定稿,清抄至永乐六年完成,全书22877卷,合凡例目录60卷,分装成11095册。这个定本史称“永乐钞本”或正 本。嘉靖至隆庆元年,另有重录本史称“嘉靖钞本”或“副本”。正本下落本已成迷,副本历代经盗劫损毁,也已所剩无几。国家图书馆所藏虽仅百余册,也已是四 大镇馆之宝之一。



天生英物应明时


编号20,正面为八宝纹葫芦图案及中文面值“钱”,背面为“天生英物应明时”及花押。



清·宋树谷 春饮一房山

风扇微和日渐迟 水窗帘卷集心知

恰当峰影最佳处 未要春华极盛时

沙外鸥眠闲胜客 竹间禽语妙于诗

流连酒盏归途晚 赢得新蟾照鬓丝


宋 溪山水阁图页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诗本非名篇,因袁枚《随园诗话》提及关系,“沙外鸥眠闲胜客,竹间禽语妙于诗”两句广为流传。



竹间禽语弦相似


编号12,正面为八宝纹书卷图案及中文面值“钱”,背面为“竹间禽语弦相似”及花押,此枚为Althoff收录编号1259,尺寸略小的版别(另有尺寸略大的版别Althoff收录编号为1259a)。



秋月

四时秋独好 今夕更如何

明月银河渡 灯花绣阁舒

蓝田种璧夜 京兆画眉初

人鉴辉双玉 相将挽鹿车


宋•刘松年 四景山水图 秋景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诗出处不明,倒是常作为祝贺新婚的合卺诗被提及。



四时秋独好


编号28,正面为蝙蝠图案、“金𠨸”及面值“方”,背面为“四时秋独好” 及“㠯”花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