暹罗陶瓷代币综述


本站原创内容

定义

  暹罗陶瓷代币,英文称为Siamese Porcelain Token,是19世纪暹罗各地赌行发行的陶瓷材质筹码或者代用币。由于市场上小额通货的不足,官方许可在发行者保证兑付的前提下也可在市场上作为小额通货的补充流通。随着暹罗引进近代机制钱币,暹罗陶瓷代币逐渐推出流通。暹罗陶瓷代币色彩鲜艳、形状各异、品种繁多。除了陶瓷之外,也有部分金属、玻璃等材质的相同性质物品,前人讨论时多并列讨论。虽然大小不同的面值是按照暹罗当时的货币体系而设定,但是由于赌行的经营者与顾客大多数都是华人,所以大部分还带有汉字的币文,在文字与形制上也充分体现了与中国钱币文化的联系,可算是东南亚华人相关钱币中独具特色的一朵奇葩。

前人研究成果

  早期对暹罗陶瓷代币进行的系统研究大多数出于当时来到东方的欧洲人或者有机会接触实物的欧洲东方学者。已知最早的暹罗陶瓷代币的记载是1878年柏林出版的Adolf Well编辑的Verzeichniss von Münzen und Denkmünzen der Jules Fonrobertschen Sammlung(Jules Fonrobertschen钱币藏品目录),如题所述是Fonrobertschen藏品集的拍卖目录,其中只有16个Lot是暹罗的赌行代币,都没有给出附图。
  1880年Joseph Hass在上海发表了论文Siamese Coinage(暹罗钱币),这篇英德双语的论文也论及了暹罗的陶瓷代币,虽然没有给出特定的钱币,但是仍然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综述。其中讨论了暹罗陶瓷代币的形状、材料、文字及其含义,特别是还给出了主要赌行的列表和暹罗陶瓷代币上经常出现的中文及泰文各种面值的列表。
  然后是1880年-1887年担任荷兰驻曼谷领事的P.S.Hamel。1887年3月他应邀回答了巴达维亚艺术科学学会前一年提出的若干暹罗陶瓷代币的基本问题,随后还提供了一些样品。虽然被邀请为学会的通讯会员,但是恰在此时他被召回荷兰而未能如愿。1887年8月他回到荷兰之后不久,他将包括暹罗陶瓷代币在内的收藏品都捐献给了国立民族学博物馆(荷兰莱顿),博物馆将这些藏品编为627号。
  《巴达维亚艺术科学学会会员大会与理事会会议记录》年刊中保留了P.S.Hamel和学会之间的问答内容,为暹罗陶瓷代币的基本情况留下了重要的原始资料:
“1.这些钱币的发行始于何时?
  据说从1821年开始赌行承包者已经获得许可,可以在各自的区域内发行瓷质或者其他材质的代用辅币。
2.这些钱币于何时怎样停止使用?
  直到1875年这些钱币还是合法的,在这一年有一名赌行承包者滥用了许可发行了过多的钱币,导致他无法为其兑现银币。因此在当年8月,当局宣布从12月初开始将禁止发行这些钱币。如同在暹罗各种法律法令上经常发生的情形,这一禁令并没有被严格执行,结果是各式各样的瓷币仍旧出现在各地的赌行中,并在各赌行所在的地区流通。
3.其是否在首都曼谷之外也有使用?
  暹罗只要建有赌行的地方,无论曼谷还是其他各省,都曾经并且现在还使用着这些钱币。
4.大的那种和小的那种分别面值多少?
  主要来说大型的瓷币价值1/4 tical也即1 salung,小型的为1/8 tical即1 fuang。似乎在早期也曾经有过价值4 att和2 att的在流通。
5.谁制造了这些钱币?制造这些钱币是否需要特别的许可?如果需要的话是由谁在何种情况下提供的?
  这些钱币是由赌行承包者定制。最早的好像是在曼谷的由火漆制成,后来有铅质和黄铜质的,更晚出现了陶瓷质的。较晚的品种是来自中国的。有一些可能是定制于欧洲。在所有这些钱币之前,使用的主要是贝壳,根据大小和质量,价值大约在800到2000枚折合1 fuang。制造这些钱币并不需要特别的许可,但是只有赌行承包者可以将这种钱币投入流通,流通的范围也只有他们自己的地区。
6.这些钱币上除了中文字之外的图形是否有什么特殊含义?
  这些钱币上的图形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一面上有一些钱币带有狮图,另一些带有虎或者其他动物(有些钱币本身甚至被做成了动物形状)。另一面通常是中文字表明面值。
7.已知共有多少种此类钱币?
  很难得出所有品种的总数,因为每个承包者过去直到现在都有发行的许可。
8.其通常被用于何种支付?
  最初这些钱币只是作为筹码被用于小额赌博,之后也被用于流通,但是每种钱币只能被用于发行该钱币的赌行承包者的地区。
9.在被要求时这种钱币的发行者是否有法定义务将其兑换为金银?
  这些发行者过去和现在都有法定义务以金银收兑他们自己发行的钱币。
10.伪造这些钱币的行为会被如何惩罚?
  不知道暹罗法律中对于伪造这种钱币有何惩罚。如果发现了某种伪币,承包者会在其地区敲锣声明他准备将他发行的相应真币兑换为一种新币。”

Schlegel插图

  不久之后,主管莱顿大学汉学研究的Gustaaf Schlegel教授对P.S.Hamel捐赠的暹罗陶瓷代币进行了研究。并于1890年将成果归纳为Siamesische und Chinesisch-Siamesische Münzen(暹罗及中国-暹罗钱币)一文发表在Internationales Archiv für Ethnographie(国际民族学档案)杂志上。其中共讨论了147枚,其中144枚为陶瓷材质,并带有31种的精美彩色附图。这是最早的对暹罗陶瓷代币的专项研究。

P.S.Hamel捐赠藏品627-52记录单

  P.S.Hamel捐赠当时的暹罗陶瓷代币数量无法查证,按目前的统计至少应该有299枚。国立民族学博物馆的暹罗陶瓷代币藏品1894年有部分复品转给海牙的皇家钱币收藏,其后又再次归还。包括这些目前国立民族学博物馆共有298枚陶瓷代币,不计算复品共145个品种。此外1894年还曾有一枚转给了智利的圣地亚哥博物馆。
  19世纪最后20年中可算是欧洲人在认识暹罗陶瓷代币方面的第一个高峰,除上述资料外还有其他很多论及暹罗陶瓷代币的文章,但是由于缺乏附图而只是文字性的描述,不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进入20世纪以后,可能是新鲜感的减退,导致欧洲人对此的关注大大下降,暹罗陶瓷代币主题的介绍也少了很多,有份量的成果更是无法见到,一直到1911年Ramsden的著作问世。

1911年Ramsden原版封面

Ramsden插图页

  1911年时任古巴驻横滨总领事的英国人H.A.Ramsden在日本出版了Siamese Porcelain and Other Tokens(暹罗陶瓷及其他代币)一书,这是最早的暹罗陶瓷代币专著。H.A.Ramsden早年任驻菲律宾英国副领事时偶然获得了一些钱币开始产生收集钱币的兴趣。回到英国和其后在西班牙、日本的生活中,他都是非常活跃的钱币收集者,曾经发表了钱币学各个领域的多种著作。此外,在日本时他还以小早川商会的名义向海外大量出售仿制的钱币,以至于今日日本钱币学界有“Ramsden作”的说法专指他制作的仿制品。1915年他只有43岁时在日本去世。

1967年Ramsden重印本封面

内封面

插图页

  H.A.Ramsden著作也是以小早川商会的名义出版的,其中共收录了345枚暹罗及缅甸代币,按照形状和材质来排列,并且全部附有精美的彩绘插图。原书虽然已经不常见,但是1967年曾经与另外几份重要的暹罗钱币著作有过重印合订本,只是可惜附图由于影印的关系成为黑白,使得其参考价值下降了不少。书中的所有钱币都是H.A.Ramsden的暹罗陶瓷代币个人藏品,其中包含了1903年阿姆斯特丹J.Schulman拍卖售出的Bergsoë藏品(共195枚)的大部分,这一批藏品的数量在当时可能是最多的。在他去世之后,据说他的全部藏品都交给当时在英国的儿子继承,后来的传承就无法考证了。

Althoff封面

Althoff插图页

  Ramsden的著作可以说是在暹罗陶瓷代币领域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其后到1990年代仍然没有出现可以超越Ramsden的专著,直到1995年德国杜伊斯堡出版了R.Althoff的Sammlung Köhler-Osbahr Band II/3: Siamesische Porzellantoken(Köhler-Osbahr藏品目录卷II/3:暹罗陶瓷代币)。此书是杜伊斯堡文化历史博物馆收藏的Köhler-Osbahr钱币藏品目录,英德双语,共收录了1359枚,全部附有精美彩图。特别是编排方式为了避免Ramsden按照形状和材质排列造成同一赌行的钱币分散的问题,采用中文币文首字排序的方式,成为目前为止这个领域中最重要的参考书。
  目前欧洲东南亚研究重镇莱顿的民族博物馆保有P.S.Hamel捐赠的藏品,该馆的Paul L.F.van Dongen先生和Nandana Chutiwongs博士对暹罗陶瓷代币有全方位的研究,并在2003前后发表的名为Playthings in porcelain - Siamese pee的荷英双语电子出版物中进行了完整的归纳。
  Nandana Chutiwongs博士于2003年曾经以暹罗陶瓷代币的论文PLAYTHINGS IN PORCELAIN : MADE IN CHINA FOR THAILAND参加过在避暑山庄举办的一次学术活动,论文收录在当时的文集《遗产保护与避暑山庄》之中。避暑山庄的网站也有提供电子版并有中文翻译。论文的中文名被译为《泰国使用的中国制造的玩赏类瓷器》,文中内容主要是前述电子出版物的摘要节录。
  很遗憾迄今为止中国国内并没有任何对于暹罗陶瓷代币的认识,甚至唯一的学术杂志《中国钱币》都会刊登以讹传讹的文章,就更说不上任何的成果。

暹罗货币体系和瓷币的面值

  暹罗从13世纪的素可泰王朝开始就已经使用pot-duang钱币,也常常被称为“子弹银”。这种钱币体系从素可泰王朝的13世纪到后来的大城王朝甚至到曼谷王朝的19世纪末都一直被沿用。这个体系中的基准单位是baht,也被欧洲人称为tical。其各种单位的换算如下:
  1 chang = 20 tamlung / 80 baht
  1 tamlung = 4 baht
  1 salung = 1/4 baht
  1 fuang = 1/8 baht
  1 siek (song phai) = 1/16 baht
  1 sieuw (phai) = 1/32 baht
  1 att = 1/64 baht
  1 solot = 1/128 baht
  根据18世纪大城王朝时期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记录,1 baht大约等值于30 Stiver。
  其中的基准单位baht直到现在仍然是泰国币的基准单位,1898年开始暹罗改用十进制的货币体系,1 baht被设定为100 satang,而1/4 baht的salung则等于25 satang。
  除了“子弹银”之外,暹罗还有一些其它类型的钱币作为辅助。原生的钱币在北部和东北部,有手镯型钱币和虎舌银;在南部,则有namo钱。另外还有通过贸易流入的中国、日本甚至欧洲和美洲的钱币。同时,海贝和实物也都被用于交换。19世纪初官方钱币不足以满足流通需要时,中央政府和南部各地也曾经发行各种代用币。

Althoff的瓷币面值及写法归纳

  由于当时流通中使用的钱币面值多种多样,造成这些瓷币的面值也同样复杂,既有用中文记值的也有用泰文记值的,使用的货币单位既有主流的“钱”(Salung)、“方”(Fuang)、“宋派”(Song Phai)、“派”(Phai)也有使用“分”(银元的1/100,相当于1/10钱)、“文”(中国制钱1文,相当于1/100钱)、“巴”(海贝,相当于1/1600钱)来标记的。瓷币的面值按照pot-duang体系的面值来说,从1/2 Solot(相当于1/64 Salung)到2 Salung都有存在。Althoff的著作对各种面值的比价及说法进行了归纳,附上以作为参考。

形制与赌博的关系

澳门赌场的翻摊

  暹罗陶瓷代币制造的起源,据说与当时的赌博形式“翻摊”有关。翻摊是源于广东的一种赌博,又称为“拧法”,英文中按照中文发音就称为“Fan Tan”或者“Ningfa”,也称为“Nim”。传统玩法使用的工具是豆一把、碗一个、竹签一枝,玩时庄家将豆撒在席子上,用碗盖上围住若干豆子,移到没有豆子的地方之后,打开碗用竹签把豆四粒四粒的分成小堆,赌客要猜测的就是最后一堆豆子的个数(1到4之间的数字)。这种赌博形式知道今天仍然在澳门的赌场中存在。
  在这种赌博形式中,无论是豆子或是当时暹罗的“子弹银”由于形状易于滚动,在移动或是点数时都很容易由于滚动而不易控制或者造成纠纷。扁平的瓷币在这一点上就不会有问题,据传说这是瓷币做成扁平形状的主要原因。

“猪仔钱”的误解

《砂拉越华人史研究》插图

  不知何时开始,在东南亚各地就有打着“猪仔钱”的旗号售卖暹罗陶瓷代币或者其仿制品的。有时一些对钱币方面不甚了解的东南亚的研究者也会误信,台湾淡江大学的黄建淳博士较多从事田野调查,在其《砂拉越华人史研究》中也曾误将此类钱币归于“猪仔钱”,从其中的描述看,至少在1990年代初已经有这种东西的出售了。

《中国钱币》插图

  更有甚者,中国唯一的专业学术性杂志《中国钱币》2008年第一期上居然也刊登了一篇全无专业水准的《猪仔钱—华工血泪史的见证》,不但定性错误,引用非常不可靠的材料以偏概全,文中提及的那几枚瓷币也是伪品。
  “猪仔”的概念本来就比较模糊,原来只是一种通俗的说法。过去的官版历史中总是以一种自虐的历史观点,塑造出一种“受压迫、受侵害”的典型海外华人“猪仔”形象来。当年出洋的华人或为生计所迫,或为传说吸引,下定决心出洋求发展。下南洋的新客多有赊欠船费日后偿还,又或是举债凑足船费,几经周折到达当地不免发现国内的各种传说不尽不实,也有不少人受人欺骗陷入绝境。但是很多人还是依靠吃苦耐劳的精神、互帮互助的乡土亲缘、再加上个人的聪明才智,披荆斩棘找到自己的立足生存之地,更有不少开创了一篇新天地的能人异士。
  今时今日来看一看,三十年来国人出洋的群体同样不小,举债前往国外打工的国人数字也已经十分可观,被黑心的中介与国外的非法用工者欺骗而落得两手空空甚至被拘不得自由者也不在少数。与过去的那段历史何其相似,不同的只不过是今日出洋的国人足迹已经遍及全世界了而已。
  以“猪仔”这种概念来描述个别特例也许还勉强尚可,用来描述出洋华人的群体,简直就是对海外华人的一种侮辱。“猪仔钱”这种说法可以休矣。

伪造品

Althoff收录的伪品插图

  暹罗陶瓷代币的伪造品很早就已经出现。Althoff收录了一些伪品共26枚,这些伪品制作还比较规整,似乎是同一批所出。特征至少部分模仿某种真品的文字与形制,但是使用的黄蓝两色釉色与真品有一定偏差。Althoff的目录中并未说明这批伪品的来源和入手时间,从成书的时间来说应该早于1995年。

模式二伪品

  这一批伪品有两个典型的模式:某一面的图案为阴文的中国传统寿字形如1335号、1336号、1342号、1343号和1344号,一面为外圈图案中心汉字背面为动物图形如1348号和1349号。这两种模式的伪币制造时间相当长,前述黄建淳博士《砂拉越华人史研究》中的1990年代初的那两枚中横列的一枚就是第二种模式的。时至今日,在eBay上仍然不时见到这两种模式的伪品,2008年《中国钱币》文中1号到3号三枚也是第二种模式的。

仿造实际存在品种的伪品

相应的真品比较

完全出于想象的伪品

  此外直接仿造某种实际存在品种的伪品和完全与真品无关只是出于想象的伪品也都存在,对实际存在品种的高仿可能也存在,但是目前还没有更具体的信息。

磨制碎瓷片

  最夸张的伪品几乎都说不上是伪品,这些是以旧中国瓷器碎片磨制而成的圆片,在泰国的市场上冒充瓷币出售给不了解这方面的旅游者。

网络资源

  国立民族学博物馆(荷兰莱顿)
  日本收藏者Inoue Masatoshi先生的个人主页
  ZENO.RU网站的暹罗瓷币贴图与讨论
  本站的新加坡David Chua先生的瓷币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