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发表过的槟榔屿派士(PICE)锡币(约1800年-1803年)

(英国)Major F. Pridmore

原文发表于Numismatic Circular杂志1977年2月号第46-47页 本站翻译

正面 花体字GL,周围环绕一圈,带有汉字“元”戳记
GL意为Governor Leith
背面 平背
边齿 光边
直径 约45毫米(币坯不规则)
重量 40.35克(622.6格令)
  在《1786年到1951年的海峡殖民地和英属马来亚钱币》伦敦1968年版第17到21页,曾经描述了一类槟榔屿本地制造的东印度公司派士锡币,并将其归于1800年/1805年到1812年时期。最后的结论中是这样说的:“在1805年-1809年时期可能也存在着类似钱币,因为1809年的官方文档称派士曾在不同时期制造。这种钱币可能带有其他负责的当地官员姓名的首字母,或者也许有Milburn的描述中所说的标志。”
  现在我终于可以满意地记录另一枚槟榔屿派士锡币并同时放弃原来认为这类钱币最早发行于1804年-1805年的见解。
  这枚钱币与一大批葡属亚洲钱币一起来自于马来亚。它被描述为“17世纪马六甲2 Tanga”,毋庸置疑这是不正确的。这枚钱币是槟榔屿或者说威尔士王子岛的派士锡币,进一步说,我认为这是槟榔屿本地锡币的最早品种。在早先的论述中,鉴于市场上缺乏小额通货的记录和1800年前后采用的罪犯劳动支付制度为每人“每月40个当前岛上流通的派士”,很自然政府被迫承担提供“派士”面值钱币的义务,并进而导致发行本地制造的派士锡币。通过对现存公告和官方文件中模糊不清的细节的研究,我得出了最早的发行是在1804年-1805年R.T.Farquhar担任副督期间的结论。
  新发现的这枚上的首字母是花体字的GL,我的解读是其代表了首任副督Sir George Leith(Governor Leith),他于1800年2月得到任命(他于1800年4月20日到达槟榔屿而于1804年1月离开)。但是首字母G应该是表示Governor而不是George,与另一枚的首字母GF的解读类似(见《英联邦国家钱币目录 第二部:亚洲领地》第137页22号,或《海峡殖民地和英属马来亚钱币》第157页12号)。这表明新发现的钱币是槟榔屿派士锡币的最早版本,而这一系列的开始发行时间则可以前推到1800年/1803年,有可能的最早时间是1800年。
  任命Sir George为首任副督时,印度方面提供的指示包括如下段落:“第37节 你需要报告岛上的货币情况以及在此重要方面你认为有必要的措施。”这份报告并未找到,但是在这位官员1800年5月10日给印度方面的信中提及运送价值500元的铜币给苏门答腊的明古连。这些铜币是东印度公司发行的Keping面值铜币,系特别为明古连殖民地而制造,尽管可以以元来估算价值但是并不适合于在槟榔屿使用。从这些关于货币情况的信息和GL钱币的存在来看,很有可能槟榔屿在1800年年中发行了本地的派士锡币。另一值得注意的是,这第一种与原有记录的其后两种类似,带有单个汉字“元”的戳记。“元”有多种含义,在这枚钱币上可能指其为官方发行的真币而非伪币。
  原本的论述中曾经尝试着确定一枚派士的官方重量。对此有两点可说:
一、“派士应为纯锡质,每16枚派士重1斤,即英制1又1/3磅”
此为1810年3月拟定的一份官方报告中对这种钱币的重量及材质的描述。另一点则是1809年3月22日的一份政府公告,其中规定称从1809年4月1日开始:
二、“本岛财政部门将不再接受除过去政府发行之外的其他派士锡币,故每100枚此类派士应含有不低于4又3/4斤的纯锡”。
  1810年的描述中给出了槟榔屿斤的重量为英制1又1/3磅,对此无可置疑。因此单枚钱币的重量可以计算如下:
  (1810年) 16 = 1斤 即每枚= 583.3格令
  (1809年) 100 = 4-3/4斤 即每枚=443.3格令
  根据可供检测的实际钱币的重量,除非进一步的研究能得出不同结论,我认为1810年报告只是习惯性的比例而1809年的政府公告才代表了真正的官方重量也即443.3格令。槟榔屿锡币的实际重量如下:
第1次发行 约1800年 GL 622.6格令 40.35克
第2次发行 约1804/05年 GF 471.4格令 30.45克
第3次发行 1809年 A&C (a) 494.5格令 32.03克
(b) 463.6格令 30.03克
由此四枚得出的平均值为513格令。
  只有如此之少的样本,再考虑到粗劣的浇铸工艺造成每一枚钱币之间的差异,平均值的513与443相比似乎并不正确。经过流通磨损的钱币的“平均”重量几乎不可能会明显地超过官方标准。钱币定制时应该会是以给定重量的锡生产固定数量的钱币,所以官方重量的问题需要重新研究。
  1810年报告中说的每斤为英制1又1/3磅应该是欧洲人为了便利起见使用的近似换算比率,尽管其最终成为了现代英国标准,最接近于当时槟榔屿斤的重量应该是1磅6盎司13打兰。
槟榔屿的重量单位如下:
盎司 打兰
1两 近似于 23
16两 1斤(1-1/3磅) 1 6 13
100斤 1担 142 10 10-2/3
3担 1巴哈尔 428
  以上更正过的对英制换算率见于1836年James Low的《槟榔屿英国殖民地》,以及1834年James Prinseps的《常见换算表》。据此对前述报告中的重量重新计算后,每枚的官方重量应该为:
  (1810年) 16 = 1斤 即每枚= 623.78格令
  (1809年) 100 = 4-3/4斤 即每枚=474.07格令
  较低的重量474.07格令一定是表示了槟狼屿财政部门考虑到浇铸过程中的重量的不统一以及流通中的合理磨损后可以接受的“最低通货重量”。从公告中的说法来看,显然财政部门只在收取税费时以一元(100枚)或其整数倍接受这种锡币。从现有的为数不多可供研究的锡币实物来看,新的“官方”标准重量(623.78格令)和最低通货重量(474.07格令)更能让人接受。
  对“官方”重量的重新研究提了一个问题,就是锡币的金属价值。锡在马来群岛是一种主要商品,1914年孟买出版的R. C. Temple的《已废止的马来锡币》颇有价值,其中的一些表格列出了长时期以来一个标准巴哈尔(420磅)锡的价格。他的结论如下:
  “价值‘元’单位的(锡)重量在几个世纪中一直稳定在13又1/3磅(大非斯,美罗计量)或14磅(标准非斯计量)。其持续性基于欧洲进口银币的元单位是以锡的重量衡量的。”
  在1800年-1810年间的时期,槟榔屿和马来亚西岸的锡价在每巴哈尔28到39元之间。其变化取决于若干因素。每个港口的巴哈尔单位有所不同;购买锡时是以现金还是以商品支付;外部需求,锡矿地区的战争和冲突以及同时竞购货物的船只是多是少。所有这些都会对价格产生影响,但是平均价格大约是每巴哈尔(428磅)30元。这与Temples所称的14磅锡折合1元比较接近。
  尽管无法给出精确的数字,还是可以说一枚锡币的金属价值大约为其名义价值的60-65%。这其中的差异足以补偿生产费用并为政府带来丰厚的利润,同时也得以避免融毁锡币的行为。但是,从反面来说这却鼓励了伪造的行为。 1809年3月22日公告开头的话证明伪造普遍存在,“鉴于大量伪造派士目前正在殖民地内流通”。因此就有必要由(大概是)财政部门鉴定人员在所有真币上加盖戳记以表明其为政府发行的“纯锡派士”。
  有一点值得注意,两种早期记录的派士带有不同的表示真币的汉字,而新的这枚又带有另一个表示同样意义的不同汉字。这表明每次发行的派士都是在投入流通前就已经加盖戳记,而不是官方出于防伪目的后来加盖的。如果是后者的情况,这三次发行的钱币上的加盖应该是同样的汉字。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持续地使用了姓名首字母的简单设计。这枚新发现的钱币作为本系列中的第一种钱币,决定了槟榔屿政府之后发行钱币的样式。唯一的变化就是改用了新的总督或者负责官员姓名的首字母。目前我们已知的如下:
  1800年-1804年 副督G.Leith爵士
  1804年-1805年 副督R.T.Farquhar
  1809年 两名官员J.Anderson和W.A.Clubley
或许会有人对首字母代表的在任总督到下级官员的变化感到奇怪,这可能是由于1805年槟榔屿状态的变化,当时槟榔屿殖民地升格为独立的印度管区,与孟买和马德拉斯管区并列。从1786年到1800年当地负责的官员是主管,1800年起给予了副督的头衔,但是实权仍然在个人手中。殖民地上升到独立管区地位导致编制大规模增加,举例来说,有一名总督、三名评议会成员、一名上校、一名牧师以及其他50多名官员。在1805年行政人员扩编之后,总督似乎不可能再过问琐碎的日常事务,很多职权应该下放给了下级官员。因此在1805年R.T. Farquhar离开之后发行的派士上应该也体现了行政管理方式的变化。
  作为补充下面图录了较晚发行的两种锡质派士钱币,并列出了这些钱币流通时期(1800年-1812年)在任的总督。如果我们之前的推论正确,1805年之后制造的钱币上应该不会再带有总督姓名的首字母。


第二次发行的GF(1804年-1805年)


第三次(?)发行的A & C(1809年)

1800年到1812年的槟榔屿总督列表
准男爵George Leith爵士[1] 1800年2月 1804年1月
Robert T. Farquhar 1804年1月 1805年9月
Philip Dundas 1805年9月 1807年4月(1807年4月8日去世)
Henry Stephen Pearson 1807年4月 1807年10月
Norman Macalister上校 1807年10月 1810年3月
Charles Andrew Bruce 1810年3月 1810年10月(1810年12月27日去世)
William Edward Phillips 1810年12月 1811年5月
A. Seton 1811年5月 1812年9月
William Petrie 1812年9月 1816年10月(1816年10月27日去世)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槟榔屿有锡矿藏而且据检测其品位甚高,在19世纪初还并未开采。从附近的地区可以更便宜地获得锡。
  在此要感谢大英博物馆钱章部对此特殊殖民地钱币的注意以及对戳记汉字的释读,同时也要感谢这枚钱币的前主人葡萄牙里斯本的T.Faistauer先生提供其来源的详细情况,以及斯宾克公司提供其供研究。

[1] 1804年George Leith爵士在伦敦出版了“威尔士王子岛殖民地简述——出产和商业”,很显然是他在返回的途中所作,但是他没有提及钱币和度量衡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