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和舍提尔(Ceitil)铜币
——西太平洋地区最早的欧洲制造贸易货币

(新西兰) K. A. Rodgers

原文发表于《亚洲钱币》杂志总第3期(1999年第1期)
根据发表的英文版本站重新翻译


背景
  摩鹿加群岛(Moluccas),印度尼西亚人称之为马鲁古群岛(Maluku),由很多岛屿组成,这些岛屿横跨赤道,位于西太平洋边缘,在菲律宾群岛的南部,新几内亚的西北部。尽管其15世纪之前的历史不为人所知,但是作为传说中的香料群岛(Spice Islands),当地出产的丁香和肉豆蔻从公元前500年就已经稳定供应给东西方的市场。
  香料群岛的准确位置始终笼罩着神秘的色彩。与12世纪的宋朝商人和公元前的罗马和印度商人一样,对于15世纪的欧洲商人和穆斯林商人来说,它的位置仍然是个谜。精明的爪哇统治者在过去的千多年来,都把马鲁古群岛的正确位置隐藏得很好,这样他就能从产地买下全部的香料产品再通过中间人转手出售给亚洲各地。中东地区的穆斯林商人从亚洲的各贸易中心买到香料,然后再转手把其中的一部分转卖给欧洲。十五、六世纪,部分是为了打破穆斯林对欧洲香料供给的垄断,葡萄牙人开始向西南航行,当然他们也希望自己能够垄断香料的供给。在1511年征服了马六甲(Malacca)之后,阿布克尔克(Albuquerque)马上派安东尼奥·德·阿布雷乌(António de Abreu)带领三艘船继续航行去寻找香料群岛。他们损失了一艘船,另一艘带着向班达商人买来的丁香和肉豆蔻顺利返回,第三艘船则在马鲁古群岛南部失事,幸存者在佛朗西斯科·塞尔劳(Francisco Serrão)的带领下辗转来到出产肉豆蔻的安汶(Ambonia),并最终到达出产丁香的德那地岛(Ternate)。葡萄牙人在马鲁古群岛的香料贸易就从塞尔劳到达开始。

丁香贸易的经济
  葡萄牙人发现香料产业在摩鹿加群岛已经形成了一种具有高度组织并且根深蒂固的经济关系。在被爪哇人垄断了一千多年后,那些有效地控制着德那地岛和蒂多雷岛(Tidore)香料贸易的当地人,也很高兴能为香料找到新的买家。
  1544年的《马鲁古群岛专论》[4]第138页称在当地“Nem tern moeda senao a quern da Jaoa, omde ha pouca que a desffazem d'artelharla, e aqui a ffundem pera ffios d' arame para pescar a que chamao cava, e la nom ha outra senao a que vinha da China”。从这里以及之后的描述里都没有清楚地记载当初马鲁古人是使用中国铜钱还是当地的爪哇式原始货币抑或两者兼用。无论如何,除以物易物之外,他们应该已经习惯接受铜币作为香料贸易的对价。

图1 班达海(Banda Sea)地图[5]

  主要的香料产地德那地岛和蒂多雷岛是两个不大的活火山岛,分别为50平方公里左右,并无任何金属资源。虽然除了香料之外还有不多的其它作物,但是并没有适合蓄养牲畜的草料,所以当地人食物中的动物蛋白总是源自于海洋。
  之所以一千多年来优质的钱币在摩鹿加有较高的交易价值,是因为这是最主要的便于加工的金属原料的来源,经过加工再加上其它材料便可制成有效而强固的渔具。基于此当然当地人会要求优质的钱币。上述专论在第138页还写到:“Tamben vem de Borneo corrompida com ligua d'estanho ou chumbo, e delas ho sao de todo por omde as nom querem, que as boas am - de ser de bom cobre todas: chamao - lhe caixas”。
  对于葡萄牙人来说,供应香料贸易用的中国铜钱不成问题。作为亚洲通用的国际货币,其兑换率最初被定为1200枚折合1克鲁扎多(cruzado)。
  当时的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Dom Manuel I)最初试图由王室强制垄断香料贸易,他委托皇家贸易代表按照固定价格收购所有的香料,丁香的价格被设定为800瑞尔(reis)每巴哈(bahar,约合273公斤)。由于发现此规定无法执行,又做出妥协允许商人们在完成皇家配额之后剩下的部分进行私人交易。尽管如此,皇家贸易代表登记了所有的交易并要求所有私人货物的三分之一上交王室,同时规定所有货物必须通过皇家船队运送并征收三成货物作为运输费。
  此规定无可避免地遭到滥用,而促成了走私活动的猖獗。加上水路广布难以管制,爪哇人原有的贸易又兴盛起来。当马六甲的主管官员和其他高级官员例行巡视摩鹿加群岛南部而离开德那地的视线时,他们就能装运走私的香料运往印度。
  皇室则满足于每年安排两次航行,一次从德那地运送丁香,另一次从安汶运送肉豆蔻和肉豆蔻干皮。特许权被授予了贵族和有影响力的商人。扣掉所有开销,包括在德那地维持一座堡垒的费用,特许权所有者们可以从每次航行中获取15,000克鲁扎多的利润,而国王可以得到20,000克鲁扎多。

图2 16世纪前半北马鲁古群岛的德那地岛和蒂多雷岛位置图[4]


丁香中的腐败
  在葡萄牙人到来之前已经有许多邻近的统治者主张对香料群岛的统治权,强大的爪哇麻惹巴歇(Majapahit)王朝苏丹曾经于1294年将其实现。但是实质上在承认葡萄牙人的统治权之前,德那地人和蒂多雷人只是为了在贸易中获利才承认其他统治者名义上的统治权。似乎在1522年接受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的统治时,当地人也抱有同样的观念且并未对此关系认真对待。然而往后几年的事实让当地人了解到并非如此。
  葡萄牙人一开始就已碰到各种困难。除了走私之外,当地水土不利于健康,导致葡萄牙人易于生病早逝。在葡萄牙人勇猛扩张大半个世界的商路上,无论从字面还是比喻的含义,香料群岛都可说是位于尽头,故而少有文明的教化。从德那地来回马六甲需要20个月的航程。在某种意义上,香料群岛成为了葡萄牙帝国的古拉格群岛(Gulag Archipelago,劳改营之意)。商路上的部分堡垒和城镇被用作罪犯流放地,而对于在马六甲和果阿(Goa)不受欢迎的无法无天之辈来说,摩鹿加群岛是个合适的流亡地。
  马鲁古人也难辞其咎,他们惯于以残暴对残暴、以欺骗对欺骗、以杀戮对杀戮。十六世纪葡属摩鹿加群岛的历史上大规模的暴力冲突并不罕见。圣方济各·沙勿略(St Francis Xavier)在1545年-1546年曾努力试图在此传教,但最终对双方都感到绝望,因为他无法感化任何一方。
  接下来是西班牙人,塞尔劳曾经将摩鹿加群岛的位置告知麦哲伦(Magellan)。事情越来越大,最后在葡萄牙人建立完全的控制之前,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就听说一支西班牙船队正在准备向西进行环球航行进而为查理五世(Charles V)占有摩鹿加群岛。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立即派遣德·布里托(de Brito)兄弟前往德那地建立一座堡垒以准备西班牙人。但是由于葡萄牙国王偏爱和德那地进行交易而疏远了蒂多雷,再加上麦哲伦船队的幸存者到来,西班牙人很快地与蒂多雷人结盟,双方之间就此发生了冲突。
  所谓“山高皇帝远”,香料群岛根本不受马六甲和果阿的控制,更别说里斯本了,总督们总是能够为所欲为。来上任的总督都会带来亲信和刽子手,抱着在三年任期内能刮就刮的目的而来,最后早早乘着快船离去。
  1521年腐化的下属们毒死了塞尔劳和德那地人头领。之后第一任总督安东尼奥·德·布里托(Antonio de Brito)为了谨慎起见在堡垒中软禁了新的德那地人头领以维持商业关系,随后他还向蒂多雷宣战。他的后任加西亚·恩利科斯(Garcia Henriques)先是与蒂多雷讲和,之后却将蒂多雷的市镇夷为平地。第三任若尔热·德·美乃赛斯(Jorge de Meneses)开创先例将他的前任戴上镣铐送回马六甲,之后他毒杀了被软禁的德那地人头领并将当地人的摄政者斩首。冈萨罗·佩雷拉(Gonçalo Pereira)自任为第四任并试图减少走私,当他试图调查下属时却被谋杀了。维森特·达·丰塞卡(Vicente da Fonseca)被提升补缺,他使得腐败行为和对摩鹿加人的剥削失去了控制。原本稳定的丁香价格进而暴涨造成德那地人群起反抗。为了缓和局势,第六任总督特里斯特奥·德·阿戴德(Tristão de Ataide)只好实施专制统治并在1533年把前任总督和当地首领一同收押送往马六甲。之后他更成功地在对抗试图把葡萄牙人从群岛地区赶走的战争中争取到从巴布亚(Papua)到爪哇各地苏丹的支持。
  1537年安东尼奥·加尔旺(Antonio Galvão)被委派为第七任总督,以恢复秩序和葡萄牙的利益,特别是当时葡萄牙国王已经无法取得的丁香及肉豆蔻贸易中的年度获利。这时的德那地岛人口减少,丁香树被掠夺殆尽,市镇被毁,食物短缺造成价格昂贵。驻岛舰队缺乏维修,军火也十分短缺。
  加尔旺带来了安定。他重修了堡垒并向摩鹿加人表明了他和葡萄牙国王愿意纠正过去错误的诚意。他铲除了最恶劣的贪污风气。对我们的主题来说最重要的是,他试图以舍提尔铜币取代原有的中国铜钱。

舍提尔铜币和丁香
  在翻译者和编辑者Jacobs认为系加尔旺所著的专论一书[4]中称,在成功地进行了和平谈判之后成了政务委员会。加尔旺与他的前任们不同,他明确表示不打算为自己获取哪怕一点点丁香,还下令禁止在德那地岛的葡萄牙人从非官方渠道获取丁香。此外,他对他们说:“He que ouvesem por bem que correcem por suas terras as moedas d' El-Rey de Portugal com suas armas, pois diziao que erao seus vacalos; que milhor pareceria que a d' el-rey da China, sendo todo dum metall que era cobre, que valece ho seitil a meo real como ha caixa”(前书第270/272页)。他得到的回应显然是正面的:“Diserao que de tudo erao comtentes, somentes que fosem ffurados por amdarem emfiados por nao se perderem”(前书第272页)。
  加尔旺引进舍提尔铜币,至少部分地是想藉此向摩鹿加人表明葡萄牙人将会在此落地生根,很显然他带去葡萄牙妇女也是同一目的。他的目标是一个永久性的殖民地而不仅仅是一个临时使用的堡垒。
  此外,使用舍提尔铜币总督就可以控制购买丁香所需的钱币,并可更有效的控制丁香的市场。
  还有,通过使用葡萄牙国王的钱币,也就能为国王带来更多利益。
  不管他的动机何在,在历史上,这是西太平洋国家首次以对当地货币固定比价的方式使用贸易货币。不过,这样一来就会出现另一个问题,舍提尔铜币和当时标准的中国铜钱在形状及重量上有着很大的差别。无可否认,明朝铜钱的重量和成分并不统一,流传到摩鹿加群岛的多半也已经有相当磨损。我们有必要在当地做进一步的研究才能断定当时的流通货币是什么。值得注意的是根据Scholten记载[9],由于巴达维亚当地人需要一种比doit更小面值的钱币,1748年多德雷赫特造币厂(Dordrecht Mint)制造了价值20,000盾的1/2 doit钱币送到泗水(Sourabaya)和新村(Griessee),这些钱币都穿有方孔可以穿成串以与巴厘(Bali)的中国式钱币竞争。要再次重复的话,贸易中使用自行制造的钱币当然比使用其它钱币能获得更多的利益。

图3 典型的若昂三世(Dom Joao III)葡萄牙铜币[7]
加尔旺总督时代的舍提尔铜币重约1.74克,直径约16-17毫米。


后记
  加尔旺的努力成果很快就付诸东流。若干个月之后若尔热·马斯卡雷尼亚斯(Jorge Mascarenhas)带来了若昂三世的敕令,要求重新执行原来的香料王室专卖政策,同时将德那地的所有官员与王室舰队的官员免职,甚至包括传递此敕令的船员。
  忠心耿耿的加尔旺尽最大的努力去执行这个命令。1538年他离开之后体系马上就崩溃了。此后德那地再也不曾有过一位清廉的总督。腐败成为常态而葡萄牙人最终在1574年被逐出了德那地。舍提尔铜币和葡萄牙人带来的一切也随之而消失。

总结
  当葡萄牙人到达香料群岛时,他们发现当地已经有成熟的经济体系,使用从爪哇输入的中国铜钱作为货币。葡萄牙人一系列的堕落行为导致了群岛地区的反抗。随着1536年安东尼奥·加尔旺的到来恢复了和平并重建了贸易,他还尝试着以舍提尔铜币取代当地的中国铜钱,部分是为了向当地人表明葡萄牙人愿意长久居住下去,部分则是为了更好地替国王控制香料市场。

(本文作者:纽西兰奥克兰大学教授、澳洲《钱币评论》(Coin Review)主编、《亚洲钱币》学术顾问)

[1]C. R. Boxer (ed.) - South China in the sixteenth century: being the narrative of G. Pereira, Fr Caspar da Cruz, Fr Martin de Rada (1509-1575). Hakluyt Society, London. 2nd series, 1953.
[2]C. R. Boxer - The Portuguese seaborne empire 1415 - 1825. Hutchinson, London, 1969.
[3]B. W. Diffie & G. D. Winius - Foundations of the Portuguese Empire 1415 - 1580.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Minneapolis, 1977.
[4]A. Galvao(c.1544) - Tratado de las yslas de los Malucos. Edited and translated by H. Th. Jacobs S. J.,Jesuit Historical Institute, Rome, 1970.
[5]K. Polman - The North Moluccas: an annotated bibliography with an introduction by Ch. F. van Frassen. Martinus Nyhoff, The Hague, 1981.
[6]F. Schjoth - Chinese currency. Andrew Publishing, London, 1929, (Reprinted 1976).
[7]J. F. Vaz - Livro das moedas de Portugal. Barbosa & Xavier, Braga, 1973.
[8]B. H. M. Vlecke - Nusantara: a history of Indonesia. Revised edition. Quadrangle Books, Chicago, 1960.
[9]C. Scholten - The coins of the Dutch overseas territories. Schulman, Amsterdam, 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