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 来 半 岛 的 本 土 硬 币

Major, F. Pridmore

暹 罗 各 国 概 述

  马来半岛的锡质钱币与暹罗地峡地区六昆、博他仑、宋卡各国钱币有着紧密的联系。所有早期作者记录的这一地区钱币除了两枚之外都是锡质,与马来半岛的本土统治者、华人公司及本地官员发行的钱币相类似。所以这些钱币应该被包括在论述马来半岛钱币的本文中。
  从海岸东北的宋卡开始,沿地峡东岸向北,相关地区在地理上依次如下:
⑴ 宋卡
  原本是旧六昆王国的一个省,宋卡包括GHANA地区和TEPA地区,是位于地峡地区最主要最靠近南方与马来国家边界的暹罗省。宋卡是暹罗在六昆和吉兰丹之间有属国的管理中心。
⑵ 博他仑
  一个半独立的国家,位于地峡东岸的六昆和宋卡之间。原本是旧六昆王国的一个省。
⑶ 六昆
  地峡东岸的主要暹罗省。原本是一个古老的王国,15世纪时由一个大城王朝的国王创立。

货币
  关于这些地峡省份的钱币我们知道的很少,但是基于合理的推测还是可以做出一些估计。从已知的钱币来判断,尽管有一枚旧六昆王国钱币的报道,值得怀疑19世纪后半之前是否有任何源自本地的钱币在流通。看起来当时交易是由实物交换、使用暹罗货币、或许使用外国货币进行的。对于小额的支付类似于暹罗的其他地方使用了货贝,货贝的兑换率依地区而不同。
  J. Haas在1880年第一次对暹罗属国发行的钱币进行探讨,他归为以下四类:
⑴ 南方的六昆及博他仑和宋卡等省
⑵ 马来半岛各国,包括北大年、吉兰丹、丁加奴、吉打
⑶ 柬埔寨和呵叻
⑷ 老挝各国
  只有第一组与本章节的内容有关,第二组我们之前已经分别讨论过,而第三组和第四组并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
  从他列于六昆项下的钱币及描述中的注释来看,Haas推断这些六昆钱币是19世纪暹罗官员发行的。关于这一点,必须提及他在第二组(马来半岛各国)钱币列表的前言中的说明,在其中Haas提到:“这些省份是由暹罗国王指定的当地官员管理的,这些官员在他们各自管理的省份中拥有制造小额货币和指定其价值的权利。”在他的德文论文《关于暹罗钱币》(维也纳1880年)中,Haas再次指出这些省份的官员在其管辖地域拥有发行小额货币的权利。这些描述是在与部分钱币的流通时期非常接近的时候写出的,他得出的结论是在暹罗各属国小额钱币都是由官员发行的。
  对于第一组和第二组钱币进行谨慎的研究之后,我认为值得怀疑这个结论是否适用于所有各国。举例来说,丁加奴从未完全处于暹罗的控制之下,也从没有达到在其政府中完全屈从于暹罗干预的程度。丁加奴钱币与其历史一样,并不支持Haas的观点。另一个类似的例子是吉兰丹,至少在19世纪末暹罗的干预强迫其建立起一个更完善的货币系统之前是这样。当时暹罗在马来半岛北部的影响已经逐渐衰弱,1909年吉兰丹、丁加奴和吉打最终成为英国的保护国(曼谷协定)。
  对于北大年来说,特别是在1832年旧北大年苏丹国被暹罗分割成数个小国家(或者说省)之后,Haas的描述可能是正确的。即使在被分割之后的北大年省,其官员也是从马来皇室成员中选出的。他们发行的货币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暹罗的影响。由此来说,这些官员只是行使了一个独立于暹罗的马来苏丹在铸币方面的固有权利。但是这可能并不适用于暹罗管治更有效的地区,这些省份可能只是在创设之后或者任命新的官员之后才获得铸币权。
  Haas认为他列在六昆省的钱币(Haas的3号和4号)是由暹罗官员发行的,这些钱币的币文都是中文,3号还包括了“公司”二字。这些钱币的设计、结构和风格都表明这是华人公司发行的私人代用币,而且很有可能类似于马来半岛南部的做法,由当地官员给以发行的许可,仅仅流通于限定的地区。关于发行者在能够获得更多信息之前,目前能做的只是先将这些钱币记录下来而不给出最终结论。一位曼谷的暹罗国家博物馆官员Luang Boribal Buripant曾经提及是暹罗总督或者暹罗官员被授权发行这些货币。也许他确实从文献中找到了可以支持此观点的论据,不过就我所知他从未发表过任何关于暹罗南部钱币的信息,而仅仅是在报纸上有过一篇关于暹罗北部钱币的文章曾经被Dr. W. Harding Kneedler在曼谷暹罗学会杂志卷二十九(1937年)引用过。
  另外在地峡地区的钱币学方面曾经作出贡献的是Adolph Weyl。在1881年的《柏林钱币概览》杂志上,他讨论并复述了Haas的描述并且重新整理了一份新的暹罗属地钱币目录。1891年,在同一杂志上又发表了一份Haas未记录的博他仑钱币目录。Howland Wood于1904年在《美国钱币杂志》上发表的《暹罗及其属地钱币》也包含了一份地峡地区钱币目录,不过主要是根据Haas、Millies及Van der Chijs整理的。
  目前已知的钱币主要都是锡质,但是与纯马来型的北大年省系列仍有相当大的区别,它们比较大,有不同的币文,并且有兑换率以维持其在特定地域的流通。它们的使用期间有限,到19世纪末基本上都被普通暹罗钱币替代了。
  从R. Le May的《暹罗钱币》(1932年)的第65页来看,曼谷造币厂在19世纪中期无力应对市场对硬币的需要,所以在早期有紧急发行的地方货币就显得很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