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 来 半 岛 的 本 土 硬 币

Major, F. Pridmore

彭 亨


历史
  彭亨是最大的马来国家,在马六甲兴起之前,其领土包含了马来半岛南部的全部。据记载彭亨曾经是7世纪室利佛逝王国(其首都位于苏门答腊的巴林旁)的属国之一。其后又臣服于约12世纪继室利佛逝而起的爪哇麻惹巴歇帝国。在麻惹巴歇时期,彭亨一词指的是马来半岛。
  彭亨或者在高棉语中是“锡”的意思。在彭亨的林明,史前时代开始就已经有锡矿的开采,有可能彭亨的名称就是来自于对这个地区锡矿藏的早期开采。
  公元1454年前后,在马六甲征服彭亨时,彭亨完成了伊斯兰教化。不久之后,一位马六甲王子成为第一个彭亨苏丹,其子孙一直沿袭苏丹之位。直到17世纪初,短短50年间彭亨相继受到了亚齐、柔佛、葡萄牙人和荷兰人的攻击并被占领。1617年到1641年,彭亨在亚齐的控制之下。1641年柔佛苏丹Abdu'l Jalil Shah III获得了彭亨的控制权。此后到1824年英荷协定肢解柔佛苏丹国为止,彭亨一直是柔佛苏丹控制下的一个省。英荷协定签订时,彭亨的最高官员是Bendahara(首相)Sewa Raja Tun Ali,他是1806年由柔佛苏丹Mahmud任命的。在英荷协定签订后Bendahara Ali名义上作为柔佛苏丹的代理仍然继续了对彭亨的统治, 但是1853年他宣布自己为独立的统治者。他死于1857年。
  在1857年到1863年期间,彭亨经历了内战之苦。在暹罗、林加、丁加奴、柔佛各方势力的角逐当中,Bendahara Ali的两个儿子开战争夺王位。1863年5月Ali的长子Bendahara Mutahir被他的弟弟Ahmad击败,Bendahara Mutahir及其子Koris死于同年。没有了竞争者之后,Ahmad以Bendahara Sewa Raja的头衔掌握了统治权。在 1882年8月6日,英国承认了Ahmad为事实上的统治者,他使用了苏丹的名义。1884年12月他正式宣布使用苏丹Ahmad-al-Mu'azzam Shah的头衔。1887年英国在与彭亨的保护国协定中承认了他的头衔。苏丹Ahmad死于1914年。

货币
金币
  目前并无已知的19世纪之前的彭亨钱币,但是一位早期葡萄牙作者Baretto de Resende在1629年前后的记录称当时彭亨有使用一种金币。他说:
  “任何船只都可以畅通无阻的从马六甲来到这个港口(Pam即彭亨)。他们带来了货物和鸦片来交换这个国家的金粉和金币……”(《皇家亚洲学会马来亚分会学报》 卷十四 第二部分 1936年 第36页)
  彭亨确曾出产黄金。17世纪在群岛地区的各重要贸易中心金币被广泛接受使用,尽管我们目前并不知道任何由早期彭亨苏丹发行的金币,也有可能只是有待于发现。为便于鉴别,附录列出了直到亚齐和柔佛控制时期为止的苏丹列表。过去几年间在东北方各地区发现了一些未标明发行地的金币,有可能其中的部分是在彭亨制造使用的。(参见后面关于与吉兰丹之间贸易的描述)
  值得一提的是,已故的C.H.Dakers于1935年准备的一份太平博物馆藏钱币目录的手稿中提及了一枚在彭亨的北根发现的金币。他的描述如下:
  形状:八边形
  正面:Al Sultan Al Adil(粗劣型)
  背面:粗劣的币文Sultan Abdu'l Jalil.
  重量:42格令
  发现于彭亨的北根
  关于Dakers的目录描述的准确性已经得到了多次证实,这里也没有理由怀疑他的描述。
  很不幸的是太平博物馆钱币收藏的大部分已经在1942年-1945年间遗失,因此无法再次直接观察这枚重要的钱币。
  从描述来看“粗劣的”一词含义并不清晰,Dakers常用于指官方钱币模具制作者中较差的,或者也可以理解为技术不佳的仿制者制造的Mas伪币,这里不知道具体指哪一种。
  除了北苏门答腊之外,其他许多马来金币的官方产品也完全适用于“粗劣的币文”这样的描述。也就是说,这枚钱币也有可能是一种早期的彭亨Mas金币。币文“Sultan Abdu'l Jalil”有可能是Sultan Abdu'l Jamil或者Sultan Abdu'l Jamal的误读,这分别是第三代和第九代彭亨苏丹。从这枚钱币的形状和Sultan Abdul Jamil的在位时代来考虑,我认为可以排除他的可能,第九代彭亨苏丹有可能是这种钱币的发行者。
  正面币文Dakers释读为“Al Sultan Al Adil”,这是相当确实的证据证明这枚钱币既不是柔佛苏丹Abdu'l Jalil发行的,也不是他发行的钱币的仿制品。因为这个头衔从来没有出现在柔佛金币上,柔佛统治者也没有用他们自己的头衔专为彭亨发行金币。
  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苏丹Ahmad的马六甲锡币(5号)的背面币文很清楚就是“Al Sultan Al Adil”。而彭亨苏丹国一直延续到1617年,因此来说还是有一定理由说这枚失落的金币是属于彭亨的。
  对于葡萄牙记载提到的“金币”的另一种解释是它们是亚齐苏丹的钱币。亚齐人控制彭亨的时期为1617年到1641年,在此期间很显然亚齐金币是在彭亨有广泛流通的。当地称为“亚齐第纳尔”的亚齐钱币曾经在老北根有发现(《皇家亚洲学会马来亚分会学报》 卷十四 第二部分 1936年 第40页)。柔佛苏丹的统治在钱币上也留下了类似的痕迹,柔佛的苏丹Sulaiman曾于1738年访问彭亨的兴楼,作为纪念品分发的他的时期的八角形金币仍然可以在兴楼当地部族的后代手中发现(《皇家亚洲学会马来亚分会学报》 卷十四 第二部分 1936年 第50页)。H. Clifford爵士在他关于丁加奴货币的报告(见报告丁加奴部分第159节)中提及理论上彭亨Mas的价值为1.333元,并称通常的兑换率是2元。这个简短的参考资料看起来是指一种至少在19世纪已经在彭亨使用的金币或者曾有这样一种钱币而且仍然被作为价值单位来使用。除了这些模糊的使用金币的记载之外,19世纪为止彭亨所有的贸易看来都是通过农产品、锡块或者金粉等作为交易媒介来进行的。在欧洲人来到之后,无处不在的西班牙银元和其他欧洲钱币也同样被接受使用。

锡帽钱(Tampang)
  在19世纪初,从长久以来在马来亚被接受作为交易媒介物的实心锡块,彭亨发展出一种自己的锡质钱币。这种奇特的钱币最初源于柔佛苏丹Hussain Muadzam Shah(1819年-1835年)以及其名义上在其治下的Bendahara Tun Ali(1806年-1857年)时期的一种官方钱币。最初只有一种面值,相当于一枚西属美洲银元的十六分之一。若干年之后大约在1836年-1846年间,其兑换率下降到二十五分之一元或者说四分,面值也增加了更小的百分之一元即四分之一Tampang的种类。锡帽钱一直流通到1893年废止使用为止。
  现存有一些关于彭亨锡帽钱的记载,H. C. Millies曾发表一位于1836年访问了彭亨的马来旅行者的评论,他非常强烈地对当地的货币体系提出了批评,但是Millies并未提供任何实际钱币的描述或者图版。他的评论(第149页)推断彭亨的贸易用锡块恢复了旧式实心形制,他似乎没有注意到锡帽钱这种特殊的货币。在巴达维亚博物馆钱币学藏品目录(1896年)上出现了一些锡帽钱。美国作者Howland Wood在1904年发表的一篇短文中记录了当时已知的版别,W. Linehan是第一个对锡帽钱的发行提供了确实的详细信息。
  最早的对马来亚使用锡帽钱(Tampang)作为交易媒介物的记录来自于15世纪的中国编年史(参见《钱币通告》1968年10月号第301页的马六甲部分,对其形制及发展请参考雪兰莪与森美兰部分对锡块的描述)。
  彭亨交易中使用的旧式实心锡帽钱或者说锡块为顶部削平的金字塔形,并且带有方形底座。有时候方形底座上会有穿孔,可以穿起数枚锡帽钱以便于携带。在19世纪初,这些实心锡帽钱的交易媒介地位被空心有币文的锡帽钱所取代,这些新的锡帽钱在外观上仍然与旧式的相似,但是要小一些,其金属价值与名义价值也没有太大关系。它们事实上是一种与金属价值的交易媒介物不同的符号钱币。
  已知最早的这一类锡帽钱日期为回历1235年即公元1819年。它们与更晚的类型不同,其他类型的币文都在方形底座的向上一面,而且这种早期类型并没有被完全掏空,留下了一个几乎是实心的锥顶,顶比较低一些。
  另一个特征,也是最有意思的,这种早期类型带有malik al-'adil(真正的国王)的币文。这是柔佛小型锡币中常见的头衔(参见柔佛部分目录第31、35、40及41号),表明锡帽钱发行时是使用了柔佛苏丹的官方头衔。这个头衔也出现在了同一类型的其他几枚上,持续发行多年也没有改变形制和风格。
  大约25年之后出现了新的类型,当时柔佛对彭亨只有名义上的统治权而Bendahara Tun Ali很小心地避免承认柔佛苏丹为他的君主。锡帽钱的浇铸方法也发生了变化,新的类型质量大为改善,出现的新的币文也只提到彭亨。尽管1853年之前Bendahara并没有正式声明从柔佛独立,但是这实际上是他作为事实上的统治者授权发行的。
  马来旅行者Abdullah Munshi于1836年访问彭亨,在他的旅行记Kesah Pelayaran Abdullah(第三版 新加坡 1913年)中有两处提到锡帽钱。
  第一处提到由于钱币单位过大这种钱币在使用上的不便。他说到:
  “我认为彭亨的货币体系非常不便。十六枚锡帽钱相当于一元,而一个锡帽钱无法分割成更小的单位例如四分之三、二分之一或者四分之一。即使要买任何小东西也不得不付一个锡帽钱。我向Bendahara之子Tengku Sulaiman询问为何不能改变这个货币体系,他笑着说‘我常常想要改变但是人们说出现了老虎,河里还发现了凶猛的鳄鱼,所以就没有做出任何改变。从很早的时候一开始彭亨的货币体系就是这样的了’。我笑了什么也没说,但是并不相信那些所谓的坏兆头。”
  Abdullah的第二处关于锡帽钱的描述是关于名义上为了埋葬使用马来短剑处死的犯人而收钱的。在执行之后,等犯人一死,处决执行者就会在市镇中转一圈,向每家商店收三个锡帽钱供埋葬尸体用。
  这个记录非常有价值,它说明了1836年锡帽钱只有一种面值,也就是十六分之一元。在1836年到1846年之间的某个时期,这种大型锡帽钱的名义价值降到了二十五分之一元。一种更小更轻的类型于1847年发行,其名义价值为百分之一元,也就是大型锡帽钱的四分之一。
  在Bendahara Ahmad于1863年继位之后,锡帽钱发生了更多的变化。发行了带有一个新的日期的系列,从方形底座的币文来看,它们发行于回历1281年Rabi-al-Thani月第一天,也就是 1864年9月3日。除了一种特大型的之外,Ahmad新发行的锡帽钱有相当的减重。那种特大型的大小约为90x90毫米,似乎是关丹造币厂或者当地的华人采矿公司独有的。百分之一元或者说四分之一锡帽钱的类型之后的发行当中有更多的减重,直到1878年最后的锡帽钱大小和重量都已经减小到与现在使用的普通钱币相差无几的程度。
  必须说明的是,各种不同大小的锡帽钱的重量与其兑换率并无关系。其金属成分总是少于面值数量的锡,粗糙的制造工艺也使得它们无法保持相同的重量。

造币厂
  官方造币厂建立在关丹、乐芭、斯文丹及老北根。在Bandahara Ahmad(后来的苏丹)统治期间,指定的高级官员代表苏丹保管制造锡帽钱的模具。其中的两人分别是Iman Perang Indera Mahkota和Orang Kaya Bakti。在Ahmad时期负责管理乐芭造币厂和关丹造币厂的官员分别是:Che Dollah(乐芭)、文打Che Lambak和Hassan, Penglima Perang Johan Perkasa(关丹)(《皇家亚洲学会马来亚分会学报》 卷十四 第二部分 1936年 第63页)。
  由于Ahmad时期彭亨的开放和华人采矿公司主导的采锡业发展,华人矿主被授权允许自行制造锡帽钱。矿主们被允许每年按照限定的数量制造四次。这些矿主们发行的锡帽钱与苏丹的同样被认可为合法通货。华人采矿公司锡帽钱的特征是除了普通的马来币文之外,在金字塔形顶部还有还有中文币文,一般是制造发行这些锡帽钱的公司名称。
  在1882年7月的皇家地理学会学报卷四第7号上D.D.Daly记录了1875年7月一次对彭亨的访问,关于锡帽钱有如下的描述:
  “海峡殖民地和印度的小银币并无使用,但是一元主币可以流通。当地出产的锡也作为钱币流通,锡被打平成方块并加上彭亨Bandahara的印记,中间部分突起并被穿孔,价值一到两便士的这种钱币被串起来携带。一元换成零钱会很重,使用不便。”

锡帽钱的废止
  之后的关于锡帽钱的资料是在彭亨成为英国的保护国之后,政府于 1889年6月26日宣布锡帽钱仍然允许流通,但是将不会继续制造锡帽钱。其后 1889年11月28日的公告称 1889年7月1日之前苏丹发行的锡帽钱可以流通,这明显是针对仿造、伪造以及华人采矿公司或者赌场等非官方发行的钱币的。在1893年锡帽钱最终被回收并废止。
  在废止当时,财政官员在他1893年的报告中称锡帽钱有三种尺寸,通常最大的价值4分而两种小的都是1分。迄今为止的钱币目录都将它们标为1 Tampang、1/2 Tampang和1/4 Tampang,有一本上还列了1/8的。关于流通中锡帽钱的价值,可以认为财政官员1893年的报告是比较准确的,因为报告中其他的描述已经为锡帽钱的已知细节信息所证实。
  当时(1893年)由彭亨公司的化验员进行的化验结果表明,锡帽钱含86.75%的锡,微量锌和铁,以及13.25%的氧化层(锡的氧化物)。化验员称这些钱币的价值大致等同于同等重量的锡的价格的85%,直到终止流通的那一天,彭亨财政局还留有价值$1,125.00面值的锡帽钱。
  至今所有记录中所提及的锡帽钱都是用锡制造的,但是在J. A. Van der Chijs于1896年编写的《巴达维亚博物馆藏钱币目录》中提及了2枚银制的,面值分别是1 Real和2 Real,相当于1元和2元。很不幸的是作者并未对它们做出更详细的描述,没有重量也没有尺寸,后来的作者只是沿用了他的说法。
  根据现存的记录,尤其关于面值的,不太可能会有银制的锡帽钱流通。当时墨西哥银元或早期西属美洲银元充分满足了这些马来国家对高值货币的需要。
  在1953年去信咨询后,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文化协会的管理者Dr. E. W. van Orsey de Flines在回信中称这2枚银制钱币已经从博物馆藏品中丢失了,他发来了一张馆藏锡制锡帽钱的草图,除了其金属材质外所有细节与Chijs记录的1 Real的银币相同。
  博物馆馆长提供的那张草图是一枚较大型的1分面值锡帽钱,虽然Chijs给出的币文是(Al merhoem Pahang sanat 1294),也许它是为了纪念某些重要皇家事件而用银浇铸的。除非有新的同类银币出现,没有必要对此多说什么。
  除了这些“银质”锡帽钱,已经考察了超过500枚锡帽钱,但是我还没能找到过去的作者记录过的和拍卖目录提及的所有锡帽钱类型的样本。
  很难得能发现币文和图案完好无缺的锡帽钱,有些是流通的结果,有些是由于金属成份的腐蚀。超过四分之三的考察对象品相实在太差,对于研究的目的来说帮忙很有限。
  下表给出了已确认的几种类型和年份:
目录编号 年份 尺寸(毫米 大约) 主要版式
43-44 1819 75x75 2种
45 1846 80x80 1种
46 1846 75x75 1种
47-50 1847 45x45 4种
51-54 1864 90x90 4种
55 无年份 80x80 华人发行
56-58 1864 75x75 3种
59-60 1864 45x45 2种
61 1878 28x28 1种
  1864年份的75x75毫米锡帽钱比较常见,1878年份的小型锡帽钱很常见。十分之九可辨认的考察对象都属于这两种。
  锡帽钱的合法流通直到1893年,而其制造则到1889年为止。由考察对象上标明的年份看来,与其他东方统治者的钱币相类似,一旦某种钱币受到认可之后,同样品种同样年份的钱币将会在之后的多年中保持原状继续制造。
  1864年之前年份的任何锡帽钱都非常少见的事实说明不仅仅是发行量和流通中的损耗,而且Sultan Ahmad的行动也是罕见的原因。在1864年发行了他自己的锡帽钱之后,他回收了他的先辈制造的锡帽钱。
  从彭亨财政局关于流通价值的报告中,我们可以知道带1864年份和1878年份的三种大小的锡帽钱的面值。75x75毫米的价值折合4分(相对于一元),而45x45毫米的是1分,另外28x28毫米1878年份的也是1分。
  90x90毫米的锡帽钱非常罕见,尽管可能是1864年之后很久才进入流通的,1893年时已经基本没有流通了。我们只找到了11枚这种类型的,而其中只有2枚的状态尚可以读出其马来币文。这些锡帽钱很有意思,在大多数锡帽钱上都有国名“彭亨”,但是在这些90x90毫米的锡帽钱上只有地名“关丹”。关丹是官方造币厂所在地之一。关丹河流域有丰富的锡矿出产,而其收入是归于苏丹个人使用的。另外在这种大型锡帽钱上还有华人采矿公司的名字。尽管马来币文并不清楚,但是从其大小、图案和风格来看,这些华人的锡帽钱应该也是在关丹造币厂制造的。还不清楚这种钱币的流通价值,很有可能是二十五分之一元也就是四分。
  从现存有记录的锡帽钱来看,给指定的华人公司的锡帽钱制造权并未大规模使用。大部分公司和赌场等等都采用了锡质的Jokoh的形式,这是为华人熟悉的中国铜钱样式。

锡帽钱模具
  有几件制造锡帽钱用的模具保存至今,这些模具表明铸造方法略有区别。霹雳博物馆的一件藏品是用于制造大型锡帽钱的,没有把手,但是在一边留有小浇铸孔用于灌注金属液。另一个也是用于大型锡帽钱的,图录于《马来联邦博物馆杂志》卷十二第四部分(1927年),带有向下的把手(图1)。第三个模具也图录在同一个杂志上,用于制造中型锡帽钱,在模具两侧有把手以便于操作方便(图2)。所有现存的模具都是黄铜制造的。有一边中心挖空以容下另一边的突起,两边以铰链相连。文字一般都在中心挖空的一边,在成品的锡帽钱上就成为方形底座上面的币文。目录上记录的最早的锡帽钱的币文在方形底座的上面,由于制作者的疏忽,在钱币上出现的文字和数字都成了反转型的。对这种早期锡帽钱的实际样本进行考察之后,我们相信这些锡帽钱是由陶制或者石制模具制造的,如同早期称量货币的锡锭一样。


图1


图2


圆形钱币
  在Ahmad时期英国干涉之前,也就是大约1863-1887年,在彭亨采用了另外一种锡质钱币,是由华人发行的。这种钱币是锡质、圆形并有方孔,形状类似于中国传统铜钱。通常其币文完全都是中文,但是有些还带有爪夷文或者中文的戳记。这些钱币主要是由赌场承包者发行的,用于替代携带不便的锡帽钱,在彭亨和其他马来国家,赌场是由苏丹垄断经营的。赌博游戏类似于翻摊、十二支等等只被允许在特定有许可的赌场进行,而开办这种赌场的权利则是“承包”给出价最高的投标者,通常都是华人。
  在这些赌场中,人们发现锡帽钱作为筹码使用不便,因此为了方便他们的顾客,承包者们发行了自己的钱币。这种钱币在当地被称为Jokoh,首先必须得到苏丹的许可才能制造。其法定与苏丹发行的钱币的兑换率为4枚折合一枚大型锡帽钱(75x75毫米),也就是每枚1分。
  对于彭亨Jokoh的兑换率还需要进一步的说明。之后会说到根据记录在丁加奴Jokoh的兑换率为2又1/2分,也就是40枚折合一元。H. Clifford在其关于丁加奴钱币的报告的第152段明确地称在丁加奴“与半岛的任何其他地方一样,每枚Jokoh折合2又1/2分”。
  从这里的描述来看,是指的所有马来半岛的私人制造的钱币或者说Jokoh的兑换率都是40枚换一元,但是这并不是彭亨Jokoh的兑换率。在目录部分记录了两枚私人发行的钱币带有“1分”的戳记而其中之一还带有相当于1883/1884的年份。更多的关于价值的证据可以参考1906年写成的太平博物馆目录手稿中的说明,其中称一枚没有面值的华人Jokoh曾经按照1分的面值流通于北根。
  许多现在归于彭亨的Jokoh钱币过去曾经被Van der Chijs和其他作者归在吉打。Van der Chijs曾经将2枚(第151-152页)归于地名Kwantan(即彭亨的关丹),而在勘误表(第374页)将2枚从吉打转到Kwantan。
  结合图案、币文和发现的地点,我相信目录中现在给出的Jokoh的归属是正确的,它们是应该归属于彭亨而不是像过去Chijs那样归于吉打。

中文币文
  Jokoh上的中文币文常常是非常难以识别也同样地难以翻译成可理解的西方含义。总的来说正面币文表示发行者的商人、船只、店铺、公司等等的名称或者标记。
  币文以“公司”结尾的相对容易认识一些,第71号“銓成公司”按字面来翻译指“全重公司”。所有者取这样的名称很显然是为了告诉与他交易的顾客,他可以保证“公平交易”。另一种结尾“記”表示标记、符号或者商号名称。所以第69号“秉記”应该是指“秉的标记或者商标”。这样的话这里的“秉”应该是发行者的名字,但是第77号“義利順記”从字面上来说应该是“顺应合理的利益(是我们的)商标”,指的是顾客不会被要求过高的价格,而是在公平合理的利润基础上的价格。
  背面币文更加多种多样,很多都是成语,指的是特定的关于赌博的祝愿。有一些是希望其持有者有好运气,摸牌或者掷色子能比对手要好。另一些则只是更普通的对好运的祝愿,对任何赌博或者商业活动都可以适用。
  Jokoh的另一个特征是经常可见的戳记。戳记通常都很小,打在某一面的外廓上。从可以释读的几个戳记来看,其目的似乎是用于再次证明钱币为受许可的或受保证的,又或者只是一个指和谐、和平或者好运的字。
  鉴于此类钱币的稀少,作者无法对戳记得出归纳性的结论,但是从简陋的风格和粗劣的质量来看,毫无疑问伪造问题是普遍存在的,而戳记有可能与发行者为了防止伪造进行定期检查有关。
  尽管这些钱币的发行都不是由苏丹的造币厂或者财政局直接控制的,这些Jokoh钱币作为供一般流通使用的官方性质还是很清楚的,有一些钱币的币文说明其为一般流通用(第68-72号)或者为国定货币(第77号)。

彭亨苏丹
1 Sultan Muhammed 约1470-1475
2 Sultan Ahmad 约1475-1497
3 Sultan Abdul Jamil 约1497-1511 共同统治
4 Sultan Mansur I 约1497-1515
5 Sultan Mahmud 约1515-1530
6 Sultan Muzaffer 约1530-1540
7 Sultan Zainal-Abidin 约1540-1555
8 Sultan Mansur II 约1555-1560
9 Sultan Abdu'l-Jamal 约1560- ?
10 Sultan Abdu'l-Kadir Alauddin Shah 约?-1590
11 Sultan Abdu'l Ghafur Mohaidin Shah 约1590-1614
12 Name unknown 1614-1617
  从1617年到1641年,彭亨处于在亚齐的统治下。1641年柔佛取得了控制权,彭亨被合并了。彭亨受到一名Bendahara的统治,直到1853年都在名义上保持归属于柔佛。在此期间(也是锡帽钱的发行期间)的统治者如下:
Bendahara Sewa Raja Tun Ali 1806-1857
Bendahara Sewa Raja Tun Mutahir 1857-1863
Bendahara Sewa Raja Ahmad 1863-1884
Sultan Ahmed al Mu'azzam Shah(同上宣布为苏丹) 1884-1914

钱币目录

早期彭亨苏丹?

金币

Mas(八边形)
42. 正面币文:被认为是SULTAN ABDU'L JALIL
  背面币文:
       AL-SULTAN AL-'ADIL = 真正的苏丹
  直径:? 重量:42格令2.722克
  参考:Dakers 太平博物馆目录手稿(1935)
关于这枚已经遗失的钱币请参考前面的描述。

注意
1. 锡帽钱图大约为1/2大小。以毫米标注的直径分别列在每一枚的描述之下。
2. 为方便起见,锡帽钱的上面或者说顶面标为正面,底面标为背面。

锡帽钱(锡质)


Bendahara Sewa Raja Tun Ali    1806-1857

十六分之一元锡帽钱

43. 正面币文: (反转的)
       MALIK AL-'ADIL 1235 = 真正的国王 1819
  背面币文:无币文,锥形几乎充满
  高度:23毫米 长宽:75x75毫米
  重量:2880格令186.59克
  参考:Linehan (1931) 图版九和十 第2号和第4号

44 . 正背面币文:与43号相同,但是币文排列有所不同
  参考:新加坡莱佛士博物馆
  还有来自其他模具的版式,表明此种类型的锡帽钱曾经长期持续制造。这是已知唯一一种在币文上提及柔佛苏丹的锡帽钱。

二十五分之一元锡帽钱

45. 正面币文:方形底座上带有百合纹饰
  背面币文:
       SARAFI PAHANG KAPADA TARIKH SANAT 1263 SUNGAI BELAT PUNYA
     = 彭亨制造于1846年 Belat河货币
  高度:23毫米 长宽:81x80毫米
  重量:2406格令155.87克
  参考:Evans (1927) 第84页
     Linehan (1931) 图版九和十 第4号和第6号
  Belat河穿越邻近关丹的采矿地区。

46. 正面币文:类似于第45号的纹饰
  背面币文:
       SARAB FI PAHANG KAPADA TARIKH SANAT 1263
     = 彭亨制造于1846年
  高度:25毫米 长宽:75x75毫米
  重量:1728.3格令112克
  参考:Wodak藏品

百分之一元锡帽钱

47. 正面币文:方形底座纹饰整齐,金字塔型顶部也有装饰
  背面币文:
       SARAFI PAHANG SANAT 1264
     = 彭亨制造1847年
       边缘与侧面有纹饰
  高度:18毫米 长宽:44x45毫米
  重量:950格令62.20克
  参考:Linehan (1931) 图版九和十 第5号和第7号
  此面值已知最早的年份。一件用于浇铸这种锡帽钱的带铰链的黄铜模具件图2。其发现于北根,官方造币厂的所在地之一。

48. 正面币文:类似于第47号,但是较为粗陋
  背面币文:同第47号,但是年份数字反转,锥形底部带有纹饰
  高度:12毫米 长宽:44x45毫米
  重量:400.3格令25.92克
  参考:Evans (1927) 第83页 脚注1(描述有误)
     Linehan (1931) 图版九和十 第6号和第2号

49. 正面币文:类似于第48号的纹饰
  背面币文:除锥形底部带有纹饰无币文
  高度:15毫米 长宽:44x45毫米
  重量:447.5格令29克
  参考:Wood (1904) 第144页8号

50. 正面币文:方形底座带有精细的纹饰和大角饰,金字塔型顶部有纹饰
  背面币文:
       SARAFI PAHANG SANAT 1282?
     = 彭亨制造1865年?
  高度:13毫米 长宽:45x45毫米
  重量:347.2格令22.50克
  参考:Wodak藏品
  从较轻的重量和较差的工艺来看,第48号和第49号看来像是本地仿造的第47号。
  第50号较难归类。仅发现了一枚此种类型可供考察,币文的释读也不确定,年份数字是反转的,看起来似乎是A.H.1282(相当于公元1865年),其风格与Bendahara Ahmad在1864年发行的品种也不一致。这枚锡帽钱有可能是另一种本地仿造的第47号。

Bendahara Sewa Raja Ahmad    1863-1884

二十五分之一元锡帽钱?

51. 正面币文:方形底座带有精细的卷形纹饰
  背面币文:
       PADA AWAL BULAN RABI-AL-THANI INI BELANJA KUANTAN DARI TARIKH SANAT 1281
     = 关丹钱币(被批准于)回历 1281年4月1日(相当于 1864年9月3日)
  高度:32毫米 长宽:90x91毫米
  重量:3360格令217.69克
  参考:Chijs (1896) 第152页5号
     Evans (1927) 第84页(日期误作1257)

52 . 正背面币文:同第51号,但是金字塔形顶部有汉字
        有 利
  参考:Chijs (1896) 第152页3号
     Wood (1904) 第143页1(a)号

53 . 正背面币文:同第51号,但是汉字为
        廣 利
  参考:Chijs (1896) 第152页4号
     Wood (1904) 第143页l(c)号

54 . 正背面币文:同第51号,但是汉字为
        興 利
  参考:Evans (1927) 图录了制造此型用的黄铜模具(见图1)

55. 正面币文:四角大角饰,无法识别的文字可能是试图模仿第43号币文,顶部有四个汉字
        有 利 公 司
  背面币文:制造粗糙无文字
  高度:28毫米 长宽:79x78毫米
  重量:980格令63.50克
  参考:Chijs (1896) 第152页6号
     Wood (1904) 第143页1(b)号
     Temple (1914) 图版I第1号
     Evans (1927) 第85页
  这是最常见的华人锡帽钱。已知至少有四种不同的模具,尽管在所有版式上汉字是相同的,各种版式的风格有相当的区别。方形底座上的无法识别的文字也各有不同。鉴于至少有四套模具,这种锡帽钱应该有很大的发行量,有可能持续制造了很多年。
  币文的“有利”在第52号上也有出现,但是这两种钱币看起来不是源自同一个发行者。大小、重量、对正常马来币文的省略以及整体制作的粗糙程度,各方面都表明很可能这种钱币不是在Bendahara的造币厂制造,很有可能也没有得到官方的许可。
  但是从这种钱币的风格来看,在方形底座正面的币文显然是从第43号第一种锡帽钱复制而来,或许说明这种类型比第52-54号更早。

56. 正面币文:方形底座带有精细的纹饰
  背面币文:
       PADA AWAL BULAN RABI-AL-THANI INI BELANJA PAHANG DARI TARIKH SANAT 1281
     = 彭亨钱币(被批准于)回历 1281年4月1日(相当于 1864年9月3日)
  高度:23毫米 长宽:73x74毫米
  重量:1180.4格令76.40克
  参考:Temple (1914) 第6/7页 脚注34
     Linehan (1931) 图版九和十 第3号和第5号

57 . 正背面币文:同第56号,但是背面四角有圆形纹饰
  参考:Wodak藏品

58 . 正背面币文:同第56号,但是背面四角有9点组成的方形纹饰
  参考:Wood (1904) 第142页2号
     Evans (1927) 第84页
  除了国名“彭亨”之外,第56-58号与第51号基本相同,只是略为轻小。在霹雳博物馆中有一件用于制造第58号的黄铜模具(见Evans (1927) 第83页脚注3)。背面四角的不同纹饰可能是用于标示不同的造币厂。

百分之一元锡帽钱

59. 正面币文:方形底座带有精细的纹饰,金字塔型的顶部有纹饰
  背面币文:与第56号相同的币文和日期
  高度:14毫米 长宽:45x46毫米
  重量:473.5格令30.60克
  参考:牛津Pitt Rivers博物馆

60. 正面币文:无纹饰或文字
  背面币文:与第56号相同的币文,但是排列不同,日期1281在锥形底部
  高度:11毫米 长宽:44x45毫米
  重量:274.7格令17.80克
  参考:Pridmore藏品

61. 正面币文:简单的花饰
  背面币文:
       MALIK AL'ADIL TARIKH KAPADA BULAN REJAB SANAT 1295
     = 真正的国王 回历1295年7月(相当于公元1878年7月)
  高度:8毫米 长宽:28x28毫米
  重量:201.4格令13.05克
  参考:Chiis (1896) 第153页10号
     Temple (1914) 第37页 图版1/3
     Evans (1927) 第84页 脚注3
     Linehan (1931) 图版九和十 第7号和第3号
  最后一种官方的锡帽钱,从这种笨重的钱币的减重和缩小来看是一种进步,也表明了逐渐增多的贸易对一种更方便的交换媒介物的需要。
  从1878年开始发行,这种小型百分之一元锡帽钱一直发行到1889年。
  最有趣的是币文上包含了皇家头衔Malik Al-'Adil(即真正的国王)。从目前已知的历史来说, Bendahara Ahmad在 1882年8月6日前并未采用苏丹的头衔,但是从1878年的这种新币来看,至少更早的时候Ahmad已经认为合适采用这个头衔。

锡帽钱(其他材质)


二十五分之一元锡帽钱

62. 正面币文:方形底座带有精细的纹饰,金字塔型的顶部为十字
  背面币文:
       KAPADA TARIKH 12 = 12年
  高度:? 长宽:71x71毫米
  重量:?
  参考:Chijs (1896) 第152页7号
     Schulman 原始钱币1968年 第156页(图)
  不寻常的币文也许表明其为宫廷用途。12年可能是指Bendahara Ahmad统治的第12年即1875年。

百分之一元锡帽钱

63. 正面币文:方形底座带有非常精细的纹饰,金字塔型的顶部为五点星
  背面币文:币文被读作
       AL MARHUM PAHANG SANAT 1294
     = 已故彭亨1877年
       锥形底部文字尚未释读。
  高度:? 长宽:45x45毫米
  重量:?
  参考:用于比较Chijs (1896) 第152页2号
  附图为雅加达博物馆藏锡质样品。Chijs记录了一枚类似的银质钱币而称其价值为1 Real(等于一元)。在第152页第1号下Chijs记录了另一枚锡帽钱,币文相同而日期为1264(即公元1847年),也是银质,他给出的价值是2 Real(即二元)。
  按照这样的大小制造的银质锡帽钱很明显其金属价值会超过1或2元,但是除非能找到实际的样本进行研究,无法得出更多的结论。
  有一点比较特殊的是币文中的“Marhum”表示“已故的”,但是通常是用在马来皇室的头衔之中,这表明这种锡帽钱可能是为了特殊目的制造的。如果是这样,就不能排除出现银质锡帽钱的可能性,它们可能是供仪式上使用或者是供苏丹及其家族使用的。

JOKOH


  这是由华人社群中的突出人物经苏丹许可制造的锡质私人钱币,在Sultan Ahmad时期即1863年-1914年期间在彭亨作为货币流通,最初的兑换率是4枚换1枚大锡帽钱也即1分,后来则是100枚换1枚墨西哥银元。

1分

64. 正面币文:乾盛通寳
  背面币文:
       PAHANG KUMPANI 1 C[ent] = 彭亨公司1分
  直径:30毫米 重量:136.6格令8.35克
  参考:Chijs (1896) 第152/3页 第11号
     Wood (1905) 第16页 第2号

半分

65. 正面币文:与第64号相同
  背面币文:与第64号相同,但是面值为1/2 C[ent]
  直径:25毫米 重量:78格令5.09克
  参考:雅加达博物馆

1分

66. 正面币文:外圈与第64号相同,圈内为
       一 占 = 一分?
  背面币文:
       BFLANJA SERATUS SATU RINGGIT PAHANG KUMPANI PUNYA SANAT 1301
     = 百分之一元 彭亨公司钱币 1884年
  直径:35毫米 重量:196格令10.30克
  参考:Chijs (1896) 第368页13号
     Wood (1905) 第15页 第1号
  J. A. van der Chijs称第64号和第65号的模具是1884年由巴达维亚的Arcken & Co准备的。第66号由同一个公司发行带有1884年份。其设计远比第64号和65号出色,制造也更精良。
  将“占”翻译为“分”并不确定。这枚钱币的面值在爪夷文中标明为“百分之一元”,在第64号上则是以缩写的 1 C[ent]形式来表达。从这点来看似乎在中文应该也标明了相同的面值,但是“占”直接翻译的话是占卜之意。或许这种Jokoh同时具有两种用途,其流通面值为“一分”,而同时可能在赌场的某些特定的赌博中作为“一次”之用。

67. 正面币文:成發房哼
    戳记:信
  背面币文: 財星拱照
  直径:31毫米 重量:129.6格令8.40克
  参考:Chijs (1896) 第154页10号 第374页10号
     Lockhart (1898) 卷三 第74页
     Wood (1904) 图50
  “房哼”在厦门话中读作“Panghing”是厦门籍华人对彭亨一词的翻译。“成發”可能是发行者的名称。

68. 正面币文:國流通寳
  背面币文:千順
        = AKU PUNYA = Aku的钱币
  直径:32毫米 重量:121.2格令7.85克
  参考:Chijs (1896) 第151/2页 第1号 第374页151号
     Lockhart (1898) 卷三 第73页
  巴达维亚博物馆于1885年得到一枚这种Jokoh并记录其来源为“Kwantam”即彭亨关丹。

69. 正面币文:同第68号
  背面币文:秉記
        = PING HUA PUNYA = Ping Hua的钱币
    戳记:和
  直径:32毫米 重量:89.5格令5.80克
  参考:Chijs (1896) 第152页2号 第374页152号
     Lockhart (1898) 卷三 第73页

70. 正面币文:同第68号
  背面币文:兩成孔方
    戳记:未释读
  直径:32毫米 重量:111.3格令7.21克
  参考:太平博物馆 于1906年发现于彭亨北根

71. 正面币文:同第68号
    戳记:良
  背面币文:銓成公司
  直径:34毫米 重量:124.2格令8.05克
  参考:大英博物馆

72. 正面币文:同第68号
  背面币文:萬事遂愿
  直径:33毫米 重量:128.9格令8.35克
  参考:太平博物馆 于1906年发现于彭亨北根

73. 正面币文:三合芬容
  背面币文:同第72号
  直径:33毫米 重量:125.7格令8.15克
  参考:大英博物馆
  正面币文可能是某种赌博中的特定说法。雅加达博物馆有一枚背面外廓带戳记的藏品。

74. 正面币文:同第73号
  背面币文:大興扶風
  直径:33毫米 重量:142格令9.30克
  参考:Chijs (1896) 第154页12号
     Lockhart (1898) 卷三 第74页
     Wood (1904) 图47
  华人根据风向判断走运(南风)和不走运(北风)。

75. 正面币文:同第72号
  背面币文:同第74号
  直径:33.5毫米 重量:142格令9.20克
  参考:Chijs (1896) 第154页7号 第374页154号 第6号
     Lockhart (1898) 卷三 第74号
     Wood (1904) 图46

76. 正面币文:同第74号背面
  背面币文:仁利和順
  直径:31毫米 重量:126.5格令8.20克
  参考:Chijs (1896) 第154页5号
     Lockhart (1898) 卷三 第74号
     Wood (1904) 图44

77. 正面币文:義利順記
    戳记:才
  背面币文:國寳
  直径:33.5毫米 重量:135.8格令8.80克
  参考:大英博物馆

78. 正面币文:西河利記
    戳记:良
  背面币文:As the Rev. of No. 71.
  直径:34毫米 重量:121.6格令7.8克
  参考:大英博物馆
  “西”与“河”可能是中国内陆省份山西和河南的简称,这两地都是采矿地区。据此来说这种Jokoh可能是由来自这两处的矿工移民组织发行的,他们与任何好的华人移民一样寄钱回家。这个标记也可能是引诱顾客进赌场赚大钱寄回家。

79. 正面币文:蛟琳番總
  背面币文:利得
  直径:34毫米 重量:126.5格令8.20克
  参考:大英博物馆
  “蛟琳”指龙珠是智慧之宝石。“番總”指外国将军,可能是表示“中国戈登”将军,他的形象被华人注入了超自然的力量。这也可能是表示在抢分获胜的骨牌赌博中双方平手。与背面连起来考虑的话,这看来更像是有可能的解释。

80. 正面币文:三合桂記
  背面币文:有福者居
  直径:33毫米 重量:148.1格令9.60克
  参考:Chiis (1896) 第154页8号
     Lockhart (1898) 卷三 第74页
     Wood (1904) 图48
  发行者的标记应该是一些众所周知的赌博说法。

81. 正面币文:同第80号,还多出了
       年刊
    戳记:未释读,可能与第71号和第78号相同
  背面币文:同第80号背面
  直径:33.5毫米 重量:122.7格令7.95克
  参考:大英博物馆
  多出的“年刊”二字表明发行者可能试图传达这样一种印象,即他的许可是每年评定的,因此他对此钱币的收兑将得到明确的执行。

82. 正面币文:合利正記
    戳记:未释读,可能与第71号和第78号相同
  背面币文:四大五常
  直径:33.5毫米 重量:113.4格令7.35克
  参考:Chiis (1896) 第154页9号
     Lockhart (1898) 卷三 第74页
     Wood (1904) 图49
  四大指地、水、火、风,五常的道德指的是仁、义、礼、智、信。

83. 正面币文:義勝公司
  背面币文:朋合順利
  直径:35毫米 重量:126.5格令8.20克
  参考:Chijs (1896) 第154页11号
     Lockhart (1898) 卷三 第74页
     Wood (1904) 图51

84. 正面币文:萬利公司
  背面币文: = 满文宝泉
  直径:? 重量:?
  参考:Dakers 太平博物馆目录手稿(1935) 被记录为“根据风格判断为彭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