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 来 半 岛 的 本 土 硬 币

Major, F. Pridmore

柔 佛


历史
  古代柔佛与半岛上的其他各国同样臣服于麻惹巴歇,但是其作为一个马来王国的历史还是在葡萄牙人出现后才开始的。正确地来说,柔佛及其苏丹的历史是对老马六甲王国的延续,大约在1530年到1540年间,最后的马六甲苏丹Sultan Mahmud之子建都于柔佛河畔。
  葡萄牙人在1511年8月攻占了马六甲使得Sultan Mahmud被迫逃离。他在1527年到1528年前后死于苏门答腊的Kampar,在他在生时就被指定为Sultan Muda(小苏丹)的一个儿子以Sultan Ala'u'd-din Riayat Shah的头衔继承了他。在其父死后,他回到了马来亚并且最终在柔佛河地区建立统治,延续了马六甲统治者对马来亚广大地区的统治。
  从那时起直到1819年英国占领新加坡和1824年英荷协定签订为止,柔佛的历史充满战火,首先是与亚奇人和葡萄牙人,然后是苏门答腊占碑、米南加保和布吉人。新柔佛的首都在1535年、1536年和1587年曾经被葡萄牙人占领,1615年亚齐人更是将其夷为平地,柔佛苏丹被迫再次逃亡直到1628年他死去。直到1641年荷兰占领马六甲和亚齐统治者的男裔断绝之后,柔佛从亚齐人和葡萄牙人的敌对中解脱出来,柔佛苏丹才能再次生活在柔佛河畔。17世纪,与荷兰人和英国人的来到群岛地区同时,旧马六甲皇室后裔的最后一个柔佛苏丹死去,并无后嗣。
  从法理上来说,如果苏丹没有后嗣,Bandahara(首相)可以继承。从1699年起,柔佛王国由Bandahara首相统治着。
  18世纪布吉人和荷兰人占有优势地位。1717年Siak的Rajah Kechil攻击了柔佛,杀掉了苏丹并篡夺了王位。他以Sultan Abdul Jalil Rahmat Shah的头衔从廖内群岛统治着柔佛,从这时起直到1824年柔佛被分割为止廖内群岛都是柔佛的首都。这个篡位者在1722年被布吉人的军队击败,布吉人扶持了王位的合法继承人Sultan Sulaiman Badr Al'Alam Shah。当然这位苏丹只是傀儡,柔佛的实权仍然掌握在布吉人手中。这种状况延续到1784年,荷兰人从廖内群岛赶走了布吉人,并且宣布根据征服者的权利柔佛王国和柔佛港都归荷兰所有、马来人只是在特定的条件下保留封地。1795年英国人占领马六甲才使得荷兰人停止了这一企图,柔佛王国重新恢复了合法统治者的统治,但是这并没有持续很多年。
  1812年Sultan Mahmud Riayat Shah死去时并未指定继承者,他留下两个儿子,长子Tengku Husain和幼子Tengku Abdu'r-Rahman。最终Tengku Rahman以Sultan Abdu'r-Rahman Muadzam Shah的头衔正式继承苏丹之位,但是他没有取得作为苏丹必需的证明—标志着苏丹之位的神器。斯坦福•莱佛士爵士为了给新加坡岛找到一个合法的统治者,扶持长子为新加坡和柔佛的Sultan Husain Muadzam Shah。从此开始旧柔佛彭亨廖内苏丹国被一分为二,一个苏丹在荷兰势力范围内的Lingga统治,而另一个则在英国势力范围内。为了避免被英国占了上风,荷兰人以武力夺取了柔佛神器并于1822年在廖内扶持Sultan Rahman重登苏丹之位。最后,随着1824年英荷协定的签署,老柔佛王国最终被彻底一分为二。
  虽然1812年到1835年期间名义上柔佛由苏丹统治,但是实权一直掌握在天猛公手中。当英国人占领新加坡时天猛公是Abdn’r Rahman Temenggong Sri Maharaja(1806年到1825年),他的继承者是Tun Ibrahim直到1841年才得到正式任命为Temenggong Sri Maharaja。Sultan Husain死于1835年,由他的儿子Sultan Ali Iskander Shah继承。Sultan Ali Iskander Shah在1855年将柔佛的主权移交给他的继承者天猛公Ibrahim。Ibrahim在1862年死去之后,其子Abubakar在事实上成为柔佛的统治者。在1885年的协定中,英国承认了Maharaja的苏丹地位。

钱币
  17世纪初贸易中柔佛钱币已经广为所知,早期欧洲旅行者和商人留下了记录。1614年北大年的英商代理人抱怨说“我在Sukadana发现我所持的308枚柔佛金币远远值不到我估计的那么多里亚尔”(皇家亚洲学会马来亚分会学报 第十卷 1932 第34页),而Jourdain(1608-1617)的报告则称“我们的船要出海非常需要补充大米和柔佛金币”(皇家亚洲学会马来亚分会学报 第十一卷 1933 第175页)。一个英国人Wylde于1647年7月访问了柔佛并且说如果同意支付“每个巴哈尔的胡椒6 masse (mas)亚齐金币”的关税就可进行买卖(皇家亚洲学会马来亚分会学报 第十卷 1932 第40页)。这段描述说明了亚齐的实力,而亚齐金币很显然在柔佛是被接受的。考虑到1615年到1641年亚齐对柔佛具有统治权,这也是理所当然的。1663年4月,荷兰巡逻船“恒河”号从两艘摩尔人的船上没收的货物中,包括了173又1/4 Rix Dollar、563北大年Mas以及269柔佛Mas。
  Alexander Hamilton给出了更完整的关于柔佛金币的报告,他在1694年访问了柔佛。他说“他们的Macie(mas)是金币价值约3先令6便士英国银币,而Coupang的价值为Macie的四分之一”(《 一份新的东印度报告》 伦敦 1739)。所有更晚的已知参考资料的作者在描述钱币时都以欧洲货币作为价值参照,例如荷兰Rix Dollar、西班牙银元等等。

金币
  已知有一些金币带有柔佛苏丹的名字。Millies录有五枚八边形的金币的附图,Gardner记录并附图有另外的一些圆形和八边形的金币。这些钱币上都没有标明日期。它们有两种尺寸,较大的大约在16到18毫米,较小的大约9到14毫米。Millies将较小的钱币认为是Coupang相当于Hamilton提及的1/4 Mas,因此大的就相当于Mas。Gardner出于方便将大的样本描述为“第纳尔”而小的为“1/4 第纳尔”,他认为这种“1/4 第纳尔”应该是Hamilton的“Macie”。如此一来,在面值上就有一些不同意见。柔佛的Mas与亚齐的不同,从早期报告中说明亚齐钱币价值大约12到15便士英国银币来看,其实际价值大约是后者的三倍。Hamilton清楚地说明柔佛“Mas是价值3便士6先令英国银币的一种金币”,他描述的价值也可以从同时期其他作者那里得到印证,后者指出1704年在马六甲1柔佛Mas价值7荷兰先令(Lockyer 《木材贸易说明》0.1. 1753 第40页)。很显然Gardner是将亚齐金币Mas与柔佛金币中较小的那种相比,使得他认为他所称的“1/4 第纳尔”一定是Hamilton的“Macie”。
  今天马来语中“Mas”仅仅表示黄金,马来人一般使用“Mas Dinar”来称呼这些老的钱币而不管它们实际的大小如何。Millies给出了他对于“Mas”作为钱币价值的词汇起源研究的有趣的细节,他的结论是它最初起源于从印度传来群岛地区的梵文“mascha”,曾经被用作表示钱币的重量,也是指称黄金和金制品的称谓。Millies(第79页)现在马来人将这个词用来特指黄金,最初是源自古老的金币—Mas。
  第纳尔是一个波斯语词汇指小钱,它源自拉丁语“denarius”。虽然Gardner的1第纳尔和1/4第纳尔的分类从钱币学的目的上来说的确方便,但是不能无视早期旅行者提供的证据。特别是那些访问了苏门答腊亚齐的旅行者毫无例外地使用了“Mas”这个词来特指特定面值的金币。按照Millies所说,Gardner的“1/4”第纳尔是柔佛Coupang或者说1/4 Mas。丁加奴同时广泛使用着“Sa-mas”(1 Mas)和“mas sa Kupang”(1/4 Mas)这两个词清楚地说明此地的住民过去很熟悉两种大小的金币,当他们称呼这些金币的时候正确地指出了它们的面值。尽管今天“Mas Dinar”被用来指称任何一种旧马来金币,更加正确的是按照大小来称呼它们,也就是Mas和Coupang。这是自古以来它们为人所知的名称,不仅仅是马来人还有早期欧洲商人和旅行者都曾经这样称呼它们。
  Millies(图版二十三)中所收录的五枚钱币中有三枚是大型的,也即Mas,另两枚为Coupang。Gardner记录了更多的十二枚,除了两枚之外都带有柔佛苏丹的名字。Gardner所收录的钱币主要是在柔佛河的遗迹所发现,带有的苏丹名字包括Muzaffar、Mahmud、Abdul Jalil、Ala-u'd-din和Sulaiman。其中两枚圆形的钱币中有一枚在苏丹名字处为纹饰,剩下的八边形的现在一般称为“柔佛类型”。
  迄今为止并没有能够为被定为柔佛的钱币确定时间,将它们归于具体的时期目前还有一些困难。看一下苏丹的列表就会发现有一些统治者有相同的名字,一些名字在各邻国的苏丹中也很常见使得事情更加复杂。Millies从它们的文字结构和风格上研究了带有苏丹Mahmud、Abdul Jalil和Sulaiman名字的钱币,再加上这些钱币的铸造时间间隔应该不很长,他认为它们应该属于1685年到1760年之间的同名苏丹们。
  根据现有的证据,从整体上可以假定柔佛金币在18世纪上半期停止了铸造。这些钱币太小,在面值上也不便于与欧洲人进行贸易的需要,在大多数与欧洲人进行的交易中都使用了欧洲钱币。到18世纪末,在群岛地区欧洲商人经常来往的商业中心,欧洲钱币已经取代了大多数的本土钱币。
  迄今为止有记录的钱币上出现的柔佛苏丹名字列在下表中:
八边形“柔佛类型” 圆形钱币(是否柔佛存疑)
Mas Coupang Mas Coupang
Ala'u'd-din Ala'u'd-din' Abdul Jalil
Muzaffar Muzaffar    
Abdul Jalil Abdul Jalil    
Mahmud Mahmud    
Sulaiman Sulaiman    
  所有的柔佛金币都在背面带有如下币文:
  
  Khalifatu'-L-Mu'Minin
 = Caliph (or Vicar) of the Faithful
  Gardner将这个系列归于1529年到1760年期间的各个苏丹,但是他坦率地承认他的某些归属只是尝试性的,希望未来发现的资料和钱币能够帮助进行更多的探讨。就我所知,关于这个系列更明确的归属目前尚无进一步资料的发现。因此,也只能尝试性地为这许多钱币推测归属。那些八边形的类型很明确是属于柔佛,但是在马来亚发现的任何带有Sultan Abdul Jalil之名的圆形金币都不能明确地归于柔佛,这些钱币的归属是存疑的。
  带有苏丹Muzaffar和Sulaiman名字的钱币可以毫无困难地确定归属,但是剩下的钱币必须与已知的情况相对照然后按照最合理的可能性来推测归属。就此而言,第一种要考虑的钱币是带有Sultan Ala'u'd-din之名的。有两个苏丹有这个名字。
  第一个 Ala'u'd-din Riayat Shah(1528-1564)
  柔佛苏丹国的创建者。
  第二个 Ala'u'd-din Riayat Shah(1597-1612)
Gardner认为这些钱币有可能归属于两者中的任何一个,除非能够研究足够多的这种钱币,无法得出进一步的结论。因为尚未能够直接研究带有Ala'u'd-din币文的钱币,所以之后的讨论都是基于线描图和石膏复制品。与带有Muzaffar币文的钱币相比,这些钱币明显具有早期钱币制作粗陋的特征。Muzaffar的钱币在外观上有明显的进步,文字更完整而靠近边缘的圈线环绕整个币面。鉴于苏丹Muzaffar继承了第一位Ala'u'd-din,而且更晚的柔佛钱币回到了一种更简单的样式,作者据此认为图录的Ala'u'd-din的钱币属于柔佛的第一位苏丹,并且是“马六甲系各国”的第一种由半岛各国的马来苏丹铸造的金币。
  1511年马六甲被占领之前的马六甲苏丹发行的钱币按照葡萄牙人的记录只有铅锡币(锡币),金银只是以块状的形式被使用在商业交易中而没有被铸造成为钱币。在其父死于苏门答腊的Kampar之后,Ala'u'd-din回到了马来亚并在定新都于柔佛。也在此时期,北苏门答腊的亚齐获得独立并且依靠征服和贸易开始表现出其作为一个强大的商业王国的重要性。
  亚齐金币现在是最常见最广为所知的东印度群岛的马来金币,最早的带有穆斯林苏丹名字的马来金币据信可以上溯至大约公元1297年到1326年期间Samudra-Pasai的苏丹Mohammed时,Samudra-Pasai是后来亚齐的一个省(参见J. Hulshoff Pol的《北苏门答腊的金币(Mas)》荷兰皇家学会钱币学杂志 1929)。
  在1539年到1571年期间,亚齐苏丹也使用Ala'u'd-din Riayat Shah的称号,这位苏丹铸造的钱币也已经鉴别出来。象其他所有北苏门答腊金币一样这些也被做成圆形。因此有理由假设柔佛苏丹Ala'u'd-din熟悉同时代的苏门答腊钱币,当他开始(或者说继续更好)制造钱币时,除了再次发行他的马六甲祖先首创的锡币之外,还加上了类似于或者说模仿亚齐的金币,只是分为两种面值(Mas和Coupang)。为了防止他发行的金币被他的臣民或是来自他国的商人拒用,他还将新的钱币定为八边形,柔佛金币的这个特征一直被保持到18世纪它们停止流通时。
  最困难的问题是为币文为Sultan Abdul Jalil的钱币确定发行者。迄今为止,在1570/71年到1761年之间已知至少有六位苏丹的头衔中带有这个称号:
  (I) 'Abdu'l Jalil Shah 1570/71
  (II) Ali Jalla 'Abdu'l Jalil Riayat Shah 1570/71-1597
  (III) 'Abdu'l Jalil Shah 1623-1677
  (IV) 'Abdu'l Jalil Riayat Shah 1699-1717
  (V) 'Abdu'l Jalil Rahmat Shah 1717-1722
  (VI) 'Abdi'l Jalil Mu'adzam Shah 1760-1761
为了便于讨论,后面使用罗马数字代称这些苏丹。
  Gardner基于明确的特征将他的Abdu'l Jalil钱币定为1570/71年到1717年之间的苏丹发行。一类币文整齐的被归于苏丹(II);另一类以一种不自然的方式把苏丹的名字延展在币面上,Gardner认为这可以是特意以一种不同的风格书写以使得这些钱币更容易区别于过去苏丹的钱币,这种类型被定为属于苏丹(III);最后一枚也带有“Abdu'l Jalil”币文的大型圆形币被定为苏丹(IV)发行, 因为这位苏丹出自王室旁支有可能只是为了强调这一点才使用了圆形币坯来制造钱币。
  基于文字的书写方式来为马来钱币确定归属不能说是行之有效的做法,但是确实发生苏丹名字书体的明确变化,这在具有同样特征的两种面值的钱币上频繁出现。因此我们需要把八边形的Abdu'l Jalil钱币分成至少三类。
  作为钱币发行者,苏丹(I)可以不考虑在内,因为他在位不到一年而且在九岁时就死去了。苏丹(II)制造的钱币是确定无疑的,他是一位意志坚定的战士,在他统治期间柔佛和周围各国的贸易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葡萄牙人1587年8月攻打柔佛首都也是在他统治的期间内,在攻占之后据记载葡萄牙人花了六天大肆掠夺,他们找到“很多货物、黄金、铜、锡以及各种染料,士兵们满载而归很多人由此成为富人”。
  尽管劫掠的黄金的数量和是什么样的黄金(金币、金块或是金粉)没有记载,这份报告足以说明当时在柔佛首都有相当数量黄金的事实。我们还有来自17世纪早期旅行者的证据表明柔佛金币在北至北大年的贸易中广为人知,这表明我们有理由认为在16世纪末柔佛金币已经大量发行,因为它们得到了如此广泛的流通。
  苏丹(III)在亚齐统治时期(1615年到1641年)期间在位,从他登上苏丹之位的1623年一直到1641年他都在流亡,这种状态下显然不利于正常发行钱币。英国船长Wylde在1647年提到可以使用亚齐Mas支付胡椒税,这说明在此期间柔佛并没有制造自己的特有金币。到1663年,在北至吉打的贸易中又可以找到柔佛钱币,一个事实是荷兰巡逻船从“恒河”号上获得的269柔佛Mas,这显然发生在1647年到1663年之间。这也就是说,苏丹(III)统治下又开始了金币的发行。
  第四位带有Abdu'l Jalil之名的苏丹是一位虔诚的信徒,也是一个弱势的统治者。在统治了八、九年之后,他将政权交给一个残暴的弟弟而自己回到宫中潜心于宗教研究。1717年,苏门答腊Siak的统治者Rajah Kechil(他号称自己是马六甲皇裔的最后柔佛苏丹的遗腹子)攻打柔佛。苏丹Abdu'l表示臣服而被任命为Bendahara,但是其后1721年Rajah Kechil下令将他杀死。
  1717年Rajah Kechil以Sultan Abdu'l Jalil Rahmat Shah的称号篡位。他的统治一直延续到1722年布吉人的军队将他赶走为止。这个篡位者因此成为在头衔中带有Abdu'l Jalil之名的第五位柔佛苏丹。
  最后,第六位带有此名的苏丹类似于第一位,可以从我们的考虑对象中去掉。他的统治期间不足六个月,在此期间的政治问题使得他不可能分心去关心他的钱币。
  综上所述,我们主要考虑苏丹(II)和苏丹(III)作为钱币的发行者,同时苏丹(IV)和苏丹(V)的统治期间也可能有钱币发行。
  通过研究带有Abdu'l Jalil之名的钱币,我们发现有几种Mas和Coupang面值都具有的典型的特征。它们如下所述:
  (一) Abdu'l Jalil书写正确,文字雕刻整齐的钱币
  (二) 不那么整齐,Abdu'l Jalil书写粗陋而且以不寻常的方法延展
  (三) 名字的延展类似于(二)但是币正背面边缘围绕的珠圈被圆线代替
  这三类钱币需要确定归属,而对象是四位可能的发行者。我们可以看到迄今为止,主要的指引还是基于以钱币的稀少程度与统治期间进行比较。最常见的是(一)类,被归于统治时期达54年的苏丹(III),他在1641年亚齐的支配结束之后至少有36年可以发行钱币。(三)类最少见,现在只有三枚已知带有圆线的,1枚Mas和1枚Coupang为Gardner所记录,另一枚Coupang在科伦坡的博物馆里。但是Gardner的Mas是圆形的,而两枚Coupang都是由圆形模具打制的八边形。通过将这两枚Coupang与那枚圆形Mas的图版和石膏模型相比较,我相信Gardner的这一类的Mas只是被切成圆形的八边形币。在柔佛金币系列中,并无其他圆形金币存在,而他将这枚“圆形Mas”定为苏丹(IV)(第一位Bendahara苏丹)并不能让人信服。
  要讨论带有柔佛苏丹之名的圆形金币的问题,必须一提的是一枚由Anker Rentse发现的钱币(发表在皇家亚洲学会马来亚分会学报 第二十卷 第一部分-1947年上)和另一枚Millies记录的钱币。这两枚都带有Abdu'l Jalil之名。Anker Rentse在吉兰丹和暹罗边境的一个小渔村发现了这枚钱币。他将其描述为读作“Sultan Abdu'l Jalil”并且认为有可能属于柔佛的第三位苏丹Abdu'l Jalil(1623-1677)。他基于这一时期柔佛和北大年之间的紧密联系做出了这样的假定。我研究了这枚钱币,由于曾经被在一艘较大的渔船上用作项坠其品相不佳。这只是一枚普通的(一)类Coupang,只是边缘未被处理整齐。另一枚在Millies(第178页)由G. K. Niemann做的附录中,被描述如下:
  正面:Sultan Abdou l'djalil
  背面:Khalifatu'-L'Mu'Minin
  直径:21毫米
  重量:2-3克(合30.8-46.3格令)
被归于西里伯斯岛钱币中。
  不幸的是书中并没有给出这枚钱币的图版,但是记录下的直径要大于任何已知的柔佛Mas。为此我们必须说明有一位Sultan Abdu'l Jalil 在1677年到1709年期间是戈阿国王,这说明了关于此币归属的另一种可能性。之所以提及Millies的这枚,是因为其币文类似Gardner的描述,而且也没有发现任何其他样子类似的带有圆线的八边形Mas。
  通过将(三)类的两枚Coupang与带有Muzaffar Shah(1564-1570)之名的Mas和Coupang相比较,可以发现Muzaffar钱币两面都带有环绕币文的线(虽然是八边形的)。这个事实使我们可以相信,第二位Sultan Abdu'l Jalil沿用了在他之前的苏丹钱币的风格,或者说同一位刻模师负责了前后发行的钱币,只是在Abdu'l Jalil即位之后的制造时将八边形的环绕线改成了圆形。因此可以将(三)类归于苏丹(II)。
  (二)类的钱币的归属要更困难些。它们并不像(一)类的钱币那么常见,但是与其他已知的柔佛钱币系列相比,应该还是算发行量比较大的。苏丹名字的写法拙朴从文字方面来说非常类似于(三)类,这些钱币看上去更像仅仅是(三)类发行的延续,只是做了一些小的改动。在可以对大量的Abdu'l Jalil金币进行近距离的研究之前,这一类钱币也只能被归于苏丹(II)。
  第四和第五位苏丹在我们前述的环境下,根本无法看作有任何钱币的发行。
  最后一种需要确定归属的钱币带有Sultan Mahmud Shah的币文,如果我们包括旧马六甲的苏丹一共有三位与此同名。第一位Mahmud是最后一位马六甲苏丹,他在葡萄牙人占领马六甲时逃离并最终在苏门答腊Kampar死去。我们没有任何关于旧马六甲苏丹使用锡以外的金属制造钱币的信息。这些钱币最有可能的归属是Sultan Mahmud Shah(II)(1685-1699),因为从文字风格和结构上它们与Sultan Abdu'l Jalil(III)和Sultan Sulaiman相比看来是属于同一时期。Millies也把这些钱币置于Sultan Mahmud(1685-1699)名下,同时对1760年8月Sulaiman死后是否有柔佛钱币发行持怀疑态度。提到对Mahmud钱币归属的疑问,在皇家亚洲学会马来亚分会学报第九卷第一部分1931中C.M.G. R. J. Wilkinson认为所谓的“Sultan Mahmud”其实并不是“Sultan Mahmud”,他的名字只是特别书体的“Sultan Abdu'l Jalil”(可能同名的柔佛苏丹会增加到7人),并且在一种柔佛历史以及1689年的一个协定中被这样称呼。但是,有一个布吉历史学者称他为“Sultan Mahmud”。除非能够得到一个确切的柔佛苏丹及称号的列表,这些钱币的归属还是留有疑问的。
  考虑到这样的意见,1685年到1699年间的苏丹在历史上的正确名字和称号还有明显的疑问,这些带有Mahmud之名的钱币还是应该考虑归于Sultan Mahmud Riayat Shah(1761-1812)的可能性。
  Sultan Mahmud Riayat Shah (III)统治的早期与荷兰人之间的关系根本说不上友好,在1795年重返王位之前他经历了长时间的流亡,他是否发行过钱币是非常值得怀疑的。
  到18世纪末,柔佛和近邻的各国流通货币状况正如其他贸易中心一样,都是基于欧洲货币体系的。
  在确定柔佛金币归属的问题上,必须承认我们只推进了很少一点。还有很多工作留待后来者,而且必须等待更大量的发现以供研究,还需要更完整更精确细节的历史研究成果。
  Gardner在柔佛河古代遗迹发现的金币中还有一枚正面带有“Malik al'adil”币文背面为传统的花饰。这枚钱币是圆形,我们会在后面“北方各国”再讨论它。

银币和铜币
  马来亚银币和铜币非常稀少,其中在柔佛的遗址有发现一些银质或铜质的圆形钱币,它们数量很少,从它们的币文和设计来说更像是在贸易中从其他国家输入的。
有一枚八边形的钱币相当重要,它是在柔佛哥打丁宜的皇家墓地发现的,它为我们提供了关于马来铜币的一个可供研究的新领域。这枚钱币与一种金币的设计相同,带有如下币文:
  正面:Sultan Abdul Jalil Shah
  背面:Khalifatu'-L'Mu'Minim
  直径:16/17毫米
  重量:1.80克,27.8格令
  尽管稍有腐蚀,在研究中发现在纯铜的币坯上留有黄金的痕迹。在马来亚历史杂志第一卷第一号1954年5月第27页上,Dato Mahmud bin Mat有一篇以这枚特殊的钱币作为主题的文章,他认为这种铜币可能是为了在Sultan Abdu'l Jalil或者其他皇室成员的葬礼上作为“ambur-ambur”使用的特殊需要而生产的,这些钱币被镀金以使它们看上去像是真金的。“ambur-ambur”是一个马来词汇,指的是在葬礼中从棺材处撒出的稻谷和薄片金银的混合物。这个词汇源自意指散播或播撒的“hambur”。“ambur-ambur”也被使用在皇室婚典中。此文的作者对于这个仿品的存在给出似是而非的解释,他的意见是有问题的。在东方,被称为nisar的特殊金币被用作盛大的节日、皇家婚礼、葬礼等场合下向人群散发。它们通常比流通的钱币要薄并且标有nisar的字样。时至今日在重大活动中散发钱币的习惯仍然存在于东方,但是现在的nisar只是打制在非常薄的薄片上,比金箔或者银箔更小。这种习惯是马来亚特有的,也有一些这种特别的“ambur”的记载。但是此文中研究的铜币并非“ambur”,它除了重量和成分之外所有的特征都与Mas相同。我认为这是一枚Mas的同时代仿品,也许是使用真的模具制造的。造假者使用了覆有金箔的铜质币坯来制作,并且将其作为一枚Mas混入流通。如果真的有制造镀金铜质“ambur” 并且广为散发的话,那这个国家的市场早就在短时间内被假币淹没了。就算有人被抓到持有假币,也只要说这是在庆典上获得的“ambur”就可以逃脱制造假币的惩罚了。按照与流通金币同样的图样发行铜币是不太可能的。根据我们现在所知的情况,Mas并没有铜币,小额钱币是具有不同风格不同铭文的锡币。不太可能会在金币流通的同时有同样铭文和外观的铜币发行。
  下面图录了一枚典型的Ambur实例,是在1895年9月7日柔佛Sultan Abu Bakar的葬礼上所散发。据记载有金银两种质地,面文有“Ambur Mas”。
  薄币坯,有穿孔,有透打。
   
   AMBUR 2 MASSA SANAT 1313
  = Largesse Coin Year 1895
  鉴于至今为止发现的其他铜币的稀少和品相不佳,目前还不能对仿造品一说进行进一步的验证。但是,从这枚八边形钱币上我们可以说有了一些较小的证据可以说明现在在马来亚发现的被称作铜币的那些东西(可能要除掉一些归于吉打的)有可能事实上只是当初覆有金箔的Mas或Coupang金币的仿制品。
  另一枚成分奇怪的钱币也是在柔佛发现的,是一枚银质相当不纯的八边形银币,重4格令直径9.5-10毫米。两面都没有铭文的痕迹,有可能只是为了装饰用途或者作为首饰制造的,从形状来看,我倾向于认为是造假者为仿造Coupang金币而制造的空白币坯。有一些真的Mas是用所谓“白金”或者马来语的“mas muda”(大约5-8K的低纯度金)制造的。这些钱币都已经很难认为是金币,或许这能为我们的推断提供一定的依据,让我们可以认定这枚奇怪的八边形钱币是造假者保留下来的空白币坯。

锡币
  G. B. Gardner在《钱币年鉴》第5集卷十九1939发表的文章最早记录了柔佛锡币。稍晚对类似钱币的研究由作者发表在《钱币通告》卷七十四第2及第3,1966。
  作为一个很不吸引人的系列,在当地它们被称为“Katun”并被认作金币Mas的分币,但是其与Mas之间的换算比价今天的马来人也不知道。“Katun”这个词在J. R. Wilkinson的辞典中作“Ketun”并被解释为源自“Ducatoon”。所以,很显然这些锡币原来的马来名称也已经被遗忘了。柔佛的金币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苏门答腊亚齐钱币的影响,对这些锡币的近距离研究的结论是它们显然也受到同样的影响。
  根据币坯的铸造风格和形状,锡币可以被分为四组:
第一组 凸起横条币
第二组 圆形币
第三组 六边形币
第四组 八边形币
  这些分组还可以进一步细分。
第一组 凸起横条币
 I类 正背面都有铭文
  一 Sultan Ala'u'd-din
  二 Khalifatu'-l'mu'minin
  三 Sultan al-'adil
  四 'Adil
 II类 凸起横条中心有凸起点(Pusat)
  一 Al-'adil
  二 无文
第二组 圆形币
 III类 有币文
  一 Malik al'adil
  二 其他各种
第三组 六边形币
 IV类 有币文
  一 Dar al Johorah
  二 有无法识读的币文
 V类 Pusat
第四组 八边形币
 VI类 正背面有币文的大型钱币
  一 Bilad R-Riau
  二 圆形模具
 VII类 有Pusat无币文
 VIII类 带有Malik al'adil的小型钱币
  在第一组有一类钱币带有Sultan 'Ala-u'd-din的币文,它们被暂时归属为统治期间为1597年到1612年的Sultan 'Ala'u'd-din Riayat Shah,因为模具雕刻风格规整,远超过第一位Sultan 'Ala'u'd-din Riayat Shah的金币Mas和Coupang上的类似币文(参见目录第8号和第9号)。
  第一组中还有一些币文读作Sultan al-'adil的钱币,它们看来甚至比'Ala'u'd-din钱币更早,像是继承了马六甲最后一位苏丹1510年的Sultan Ahmed bin Mahmud钱币的币文。这种币文在16世纪末为止的亚齐钱币上也很常见,也再次说明了亚齐对柔佛苏丹钱币的影响。
  第二组中的圆形钱币的币文上主要带有Malik ai-'adil的头衔。虽然它们比第一组的钱币要稍微小一点,看起来在发行的时间上是跟随在第一组之后的。Malik ai-'adil是比Sultan al-'adil略高一点的头衔。在后来彭亨苏丹发行的钱币(仅限锡帽钱)和北方的丁加奴、吉兰丹和北大年各国的钱币上也用到了这个头衔。第二组在币坯铸造风格上显现了进步,不再有横道(bar)出现。
  第三组在形状上完全不同,迄今为止在柔佛的马来钱币类型中六边形的币坯是非常特殊的。币文的DAR AL Johorah是马来钱币中为数不多的标明了发行地的例子之一。这一组可能是17世纪首都还没有迁到廖内去的时候发行的。
  最后的第四组包含八边形钱币,这一点上它们与柔佛金币的形状一致。这些钱币的大小有两种,大的币文只有部分可读为Bilad r-riau意为廖内王国。如果这个币文的解读正确,这些钱币发行的期间可以定为18世纪,也就是柔佛苏丹的首都迁移到民丹岛的廖内去之后。
  较小的八边形钱币带有Malik ai-'adil的币文,是早期带有同样头衔的圆形钱币的延续。这些看来是柔佛苏丹发行的锡币中最晚的。
  在这四组中记录的主要种类之外,还有很多钱币的币文只有一部分,有时候甚至只是一个词或者一个字。另一些完全无法识读或者只有一个或者多个点有时是点圈。所有这些都是正常流通币,但是在给它们分类方面,鉴于它们的特殊外形,目前还无法就它们在柔佛钱币中的地位得出任何结论。
  柔佛自己的钱币无论金币还是锡币都在Sultan Sulaiman Badr Al-'Alam Shah在位期间(1722年到1760年)中止了。当时荷兰人发行的成百万的doit铜币满足了马来群岛的小额货币需求,到了18世纪末英国东印度公司发行的类似铜币起到了同样作用,更晚些(约1830年)新加坡商人们发行的铜质代币也一样。柔佛处于新加坡(1819年开埠)的货币体系影响范围内,与欧洲贸易联系紧密,不再需要发行内部的本地钱币,而只是采用早期新加坡的货币标准:元和分。
  另外,在20世纪甘巴河港脚的华人港主发行过私人纸币。港脚是在苏丹的许可下由华人港主控制的华人垦殖区。
  据说甘巴河是66个港脚中唯一有发行自己的货币的。最早是在大约1908年由首相建议港主以可兑换官方纸币的私人纸币支付给工人。早期的纸币是比较粗劣的本地印刷,1927年起发行的则是由英国华德路公司印刷的。只有两种面值,分别为一元和十分。最初发行的理由是为了解决港脚居民的不安,他们与外界隔绝而害怕来自外部的攻击,持有甘巴河纸币给他们以安全感。基于偏好和习惯,发行在1920年港主体系结束之后仍有继续(参见皇家亚洲学会马来亚分会学报第十四卷1936第263页)。

马六甲皇裔的柔佛苏丹
Sultan Ala'u'd-din Riayat Shah 1527/28-1564
Sultan Muzaffar Shah 1564-1569/70
Sultan 'Abdu'l-Jalil Shah (I) 1570/71
Sultan Ali Jalla 'Abdu'l Jalil Riayat Shah (II) 1570/71-1597
Sultan Ala'u'din Riayat Shah 1597-1612
Sultan Abdullah Ma'ayat (or Hammat) Shah 1613-1623
Sultan 'Abdu'l-Jalil Shah (III) 1623-1677
Sultan Ibrahem Shah 1677-1685
Sultan Mahmud Shah (II) 1685-1699
BANDAHARA苏丹
Sultan 'Abdu'l Jalil Riayat Shah (IV) 1699-1717
Sultan Abdu'l Jalil Rahmat Shah (V) 1717-1722
Sultan Sulaiman Badr Al'-Alam Shah 1722-1760
Sultan Abdul Jalil Muadzam Shah (IV) 1760-1761
Sultan Ahmad Riayat Shah 1761-
Sultan Mahmud Riayat Shah (III) 1761-1812
Sultan Abdu'r Rahman Muadzam Shah 1812-
Sultan Husain Muadzam Shah 1819-1835
Sultan Ali Iskandar Shah 1835-1855
Temenggong Ibrahim 1855-1862
Sultan Abubakar 1862-1895

钱币目录

金币


Sultan Ala'u'-d-din Riayat Shah 1527/28-1564

Mas

8. 正面币文:
       Sultan Ala'u-d-din
      = 苏丹Ala'u-d-din
  背面币文:
       Khalifatu'-l-mu'minin
      = 忠实的哈里发
  直径:16毫米 重量:约40格令/2.59克
  参考:Gardner (1933) No.13

Coupang

9. 正面币文:同No.8
  背面币文:
       基本同No.9但是多了Shah
  直径:12毫米 重量:9.1格令/0.59克
  参考:Gardner (1933) No.7
  Gardner称他的No.7和No.13背面币文都是Khalifatu'-l-mu'minin,但是他并没有收录背面图版。这里收录的No.9钱币是1953年3月在旧柔佛发现的,在背面有连接在正面币文之后的头衔Shah,因此Mas金币(No.8)可能在背面也会有类似的情形。

Sultan Muzftftar Shah 1564-1569/70

Mas

10. 正面币文:
       Sultan Muzaffar Shah
      = 苏丹Muzaffar Shah
  背面币文:同No.8
  直径:17毫米 重量:39.8格令/2.58克
  参考:Gardner (1933) No.14/15

Coupang

11. 正背面币文:同No.10,但是文字翻转呈镜像
  直径:12毫米 重量:9.7格令/0.63克
  参考:Gardner (1933) No.1/2

Coupang

12. 正面币文:同No.10
  背面币文:同No.11
  直径:12毫米 重量:9.7格令/0.63克
  参考:B.M.
  这枚看来是一种骡币版式,正面使用了正确的模具而背面配用了No.11的镜像币文。

Sultan Ali Jalla 'Abdu'l Jalil Riayat Shah 1570/71-1597

Mas

13. 正面币文:
       Sultan 'Abdu'l Jalil Shah
      = 苏丹'Abdu'l Jalil Shah
  背面币文:同No.8
  直径:16.5毫米 重量:39.4格令/2.55克
  参考:Gardner (1933) No.11/12
  这枚Mas金币原本是八边形但是后来被切成了圆形。币文是使用圆形模具打制的。Millies第178页记录了一枚圆形金币,直径21毫米、重量2.3克、具有相同的正背面币文,但是这一枚并非柔佛所发行(参见85页文字说明)。

Mas

14. 正背面币文:同No.13,但是点线边框代替了实线圆形边框
  直径:17毫米 重量:39.3格令/2.55克
  参考:Gardner (1933) No.10
  在Gardner的图版上Shah这个字不完整,但是似乎只是准备线描图时遗漏了。

Coupang

15. 正背面币文:同No.13
  直径:7格令/0.63克
  参考:Gardner (Num. Chron.) No. 38

Coupang

16. 正背面币文:同4
  直径:8格令/0.64克
  参考:Gardner (1933) No.5

Sultan 'Abdu'l-Jalil Shah 1623-1677

Mas

17. 正面币文:
       Sultan 'Abdu'l Jalil Shah
      = 苏丹'Abdu'l Jalil Shah
  背面币文:同No.8
  直径:16.8毫米 重量:38格令/2.46克
  参考:Marsden Pl.LVII No.MCCCXXVI
     Millies Pl.XXIII No.240
     V.d. Chijs(1896) 第153页 No.1
     Seaby's Bulletin 1964年1月 G.211 Pl.3

Mas

18. 正背面币文:同No.17,铜质似乎是伪造的Mas(参考正文)
  直径:16.8毫米 重量:27.8格令/1.80克
  参考:马来历史杂志 第一卷 1954年5月 第27页

Coupang

19. 正背面币文:同No.17
  直径:13毫米 重量:10格令/0.64克
  参考:Marsden 第二卷第835页(重9又1/2格令)
     Millies Pl.XXIII No.241
     Bucknill(1923) Pl.III No.4-5
     Gardner(1933) No.4/6

Sultan Mahmud Shah 1685-1717

Mas

20. 正面币文:
       Sultan Mahmud Shah
      = 苏丹Mahmud Shah
  背面币文:同No.8
  直径:16毫米 重量:39.4格令/2.55克
  参考:Marsden Pl.LVII No.MCCCXXV
     Millies Pl.XXIII No.239
     B.M.

Coupang

21. 正背面币文:同No.20
  直径:11-12毫米 重量:9.5格令/0.62克
  参考:Gardner(1933) No.3

Sultan Sulaiman Badr Al'-Alam Shah 1722-1760

Mas

22. 正面币文:
       Sultan Sulaiman
      = 苏丹Sulaiman
  背面币文:同No.8
  直径:16毫米 重量:38.1格令/2.47克
  参考:Millies Pl XXIII No.242
     Fonrobert No.2262
     Bucknill(1923) Pl III No.1
     Gardner(1933) No.16
     B.M.

Mas

23. 正面币文:
       Sultan Sulaiman Shah
      = 苏丹Sulaiman Shah
  背面币文:同No.8
  直径:16/17毫米 重量:37.8格令/2.45克
  参考:V.d. Chijs(1896) 第153页2

Coupang

24. 正背面币文:同No.23
  直径:12毫米 重量:8.8格令/0.57克
  参考:Millies Pl XXIII No.243
     Bucknill(1923) Pl III No.2

锡币(Katun?)


第一组 凸起横条币

I类 正背面都有铭文或部分铭文
直径:12-15毫米 重量:平均14.1格令/0.91克

25. 正面币文:
       Sultan ['Ala'u']d-din [Khalifatu'l']mu'minin
      = 苏丹'Ala'u'd-din, 守信的哈里发
  背面币文:凸起横条,币文无法识读
  背面币文读法还有待确认。根据前文所述理由,此币暂时定为Sultan 'Ala'u'd-din Riayat Shah (1597-1612)发行。

26. 正面币文:
       Khalifatu' l'mu'minin
      = 守信的哈里发
  背面币文:凸起横条,以及一个模糊的单独的字母

27. 正面币文:
       Sultan
  背面币文:
       Al-'Adil
  完整的币文读作Sultan Al-'Adil也就是真正的苏丹,这是从13世纪到16世纪末苏门答腊的马来苏丹的通用称号。这枚钱币可能是沿用了马六甲的Sultan Ahmad bin Mahmud(1510)所用过的币文(参见No.5-7)

28. 正面币文:无法识读
  背面币文:(打在凸起横条上)
       'Adil
      = 真正
  这类中发现的很多其他钱币除了带有个别的字母之外,并无任何可资考证联系到上列的No.25-28各类。

II类 在凸起的横条中心处有凸起的点(pusat),部分有币文的痕迹,其他的则没有币文。
直径:12-16毫米 重量:平均16格令/1.03克

29. 正面币文:
       Al-'Adil
      = 真正的
  背面币文:在凸起的横条中心处有凸起的点,有时有字母或文字的残片,但大多数无币文。

30. 正面币文:无币文
  背面币文:凸起的横条中心处有凸起的点
  No.29和No.30属于可辨认的较早的钱币。它们主要的特征是一个凸起的点位于背面凸起横条的中心。基本上它们要比I类钱币(No.25-28)要更小也更轻一些。

第二组 圆形及异型币

III类 大小和风格都很独特的一组
这组的钱币常见有明显的Malik Al-'Adil头衔,但是有一些还有其他币文的一部分。
直径:12-15毫米 重量:平均11.6格令/0.75克

31. 正面币文:
       Malik  = 真正的国王
  背面币文:
       Al-'Adil 
  这枚是柔佛较少见的圆形钱币,尽管目前还没能为柔佛锡币进行准确的断代,这枚看来像是在第一组带凸起横条的钱币之后的。从这个类型开始币文使用的头衔中的“Sultan苏丹”为更强力的“Malik国王”所替代,而与此同时币坯的制造工艺也有所进步。带有同样币文的八边形币请参考后面的No.40。

32. 正面币文:中心有较大的凸起点
  背面币文:无币文

第三组 六边形币

IV类 正背面都有币文
直径:18-20毫米 重量:平均26.4格令/1.71克

33. 正面币文:
       Haza Al Masruf
      = 此为小钱
  背面币文:
       Dar Al Johara
      = 柔佛城的
  引人注目的钱币,是目前已知不多的带有城市或者国家名称的钱币之一。

34. 正面币文:无法识读
  背面币文:无法识读
  No.34代表了其他六边形钱币,它们只有部分币文可见。部分文字的释读结果与No.33并无联系,在大小上它们也要略微小一点,大约在16-18毫米。

35. 正面币文:
       Malik Al-Adil
      = 真正的国王
  背面币文:空白?
  No.35的图是在一位老收藏家的素描本上发现的,未能实际确认实物,现归于六边形系列。原记录并未提及背面,估计应为空白。

V类 中心凸起点(pusat)
直径:16-17毫米 重量:平均16.8格令/1.09克

36. 正面币文:大型中心凸起点,有时环绕着点或线,有时没有。
  背面币文:通常空白,但是有时有模糊的记号或小点。

第四组 八边形币

VI类 正背面有币文的大型钱币
直径:19-21毫米 重量:平均26.1格令/1.69克

37. 正面币文:
       Haza Masruf Fi Bilad R-Riau
      = 此为廖内国之小钱
  背面币文:
       Fi Bilad R-Riau
      = 在廖内国内
  配图及币文的释读是根据数枚钱币的素描重新组合而得到的。如果释读正确,此钱币归属于1717年-1824年期间,当时柔佛苏丹的首都在廖内群岛的民丹岛,距离马来亚海岸大约10英里。

38. 正背面币文:无法识读,但是正面是使用圆形模具打制而成。独特的钱币。

VII类 有pusat无币文的大型钱币
直径:19-21毫米 重量:平均26.1格令/1.69克

39. 正面币文:中心有大小不等的点(pusat)
  背面币文:空白
  目前已知的钱币来说此钱币较少见八边形的,但是六边形的(参见No.36)比较常见。

VIII类 带有Malik Al'Adil币文
直径:15-18.5毫米 重量:平均14.5格令/0.94克,但是部分较少见样品可达32.4格令/2.10克

40. 正面币文:
       Malik  = 真正的国王
  背面币文:
       Al-'Adil 
  独特的一类,尽管根据币文写法可以分为几种不同的版式,还是很容易辨认的。与第二组III类的小的圆形钱币(No.31)和第三组IV类的六边形钱币(No.35)可以归为一类。

41. 正背面币文:Malik Al-Adil
  参考:Gardner(1939) No.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