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钱币的中国洋行函件

包乐史著《巴达维亚华人与中荷贸易》
第九章 海上贸易的变迁:洋行商人李昆和 第267-268页

  本站说明:本文为在莱顿大学图书馆保管的中国洋行函件,转录自上述著作。当时正是巴达维亚共和国过渡到路易波拿巴统治的时期,由于拿破仑战争的关系,东印度与荷兰本土的运输线被切断,或许正是基于这种原因望加锡的荷兰人才会寄希望于中国铜钱,而李昆和送去的工匠与东南亚制造的中国铜钱式样钱币或许也可以找出某种联系。



嘉庆十二年腊月(1807年12月29日-1808年1月27日)信函

厦门洋行商李昆和敬致书于噶国大爵主麾下:
  恭惟吧阳胜地,海国名区,山川起色,远近具瞻。贸易往还,梯行辐辏。维屏南国,雄藩仰法纪之宗,被泽东都,远人沐绥柔之化,则知三山照日,无微弗届。去年敝行整发二船,行贩贵邦。今秋回棹,一收广省,一到厦门。只以货本高贵,生诸理事亦多克亏,今冬就十三万胜原船再发贵国,船主马华官,曾沐鸿慈,惟望弥久弥笃,付其乘时贸易,预早开棹。至交关卖,亦希布令各属,公平估值。俾回货出兑,可获微利,则商人踊跃,闻风向前,益徵洪仁之善于柔恤也。至本年捧承望加锡大字称,贵处要用铜钱,原议欲载前来奉赵,碍此物系属国中应需,上人历禁,王法难欺。敝行亦则用费尽心采办,其如关口知风严防,出口维艰。惟有奉命觅雇匠人,付贵国使用,到希容纳是荷。承惠厚赠,均经拜登。时际本船扬帆,愧乏琼报,薄具微物四色,聊伸芹敬,至意临楮神驰,伏惟鉴照。顺请
  崇禧未既
至上噶国大贤爵台安,谨具:
 黄金箔   二箱
 西河亨(茶) 二箱
 漂布    二匹
 贡缎    二连
                       洋行商李昆和百拜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