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华侨通史—钱币相关摘要

温雄飞先生著《南洋华侨通史》民国十八年东方印书馆初版本
第十七章 近代富豪之崛兴 第二一八到二一九页

  本站说明:本文为早期华人史著作中谈及南洋华人钱币部分的摘要,作为参考资料列出。



四、矿业
  南洋群岛之矿业,以锡为大宗。而锡之出产,英属则聚于霹雳与雪兰莪两邦,荷属则在于邦加与勿里洞两岛。此其分布之大略也。
  土酋秉政时代,本无所谓矿政。视其地面之归何酋所管者,即有管理开采之权。而华人之采矿者,一闻某处有矿发现之消息,即群聚而至。事前只向该管理之土酋,稍微接洽,许以掘出之锡,卖出时纳以多少之税,即算手续完备。可以率众到山场,施其发掘工程矣。是以当时之获得矿山采掘权者,一半由于土酋之同意,一半由于开矿者自己之势力。盖开矿者大多数均为秘密会党之重要人物,若临近之矿,果为同党,虽极接近,或且越界而生龃龉,亦能本同党互助之精神,各自尊重而解决之。若非同党,稍涉睚眦,即争执而斗杀矣。一八六〇年至一八七〇年间,霹雳矿工之大斗杀,是其一例也。
  泊归英人保护而后,率循旧章。其时之政府,方奖励振兴各项收入,冀财政富裕,然后资以整顿。故对采矿一节,极端奖励,且常以科学方法指导之。盖希其用资本劳工于适当之地方,增加锡税之收入也。请求开矿者,但使能绘图,将该矿之坐落四至,开列明白,能杜绝轇轕者,无不核准。是以当时之与政府接近者,率皆领矿四五处,多者或至七八处。其地之有无矿质,暂时不问,领得之后,亦不开采,惟待时机。所谓待时机者,待他人为之开采,自己安坐收成,不费一文之资本劳工,获产出之锡十分之一也。缘该地之产锡,虽云丰富,究属面积有限。先至及有力者,均已将著名一等之矿区领尽,即不甚著名次等之矿区亦随之领尽。后至者自属彷徨道左,无所用其力。其向未闻有矿之地请领乎,又不甘于如此冒险,迫不得已,乃向其既领有矿区而不开采者,与之磋商条件,共同合作。其条件如何,此有矿权者,将其矿权交出于此合作公司,以为股本。而此出资者则担任矿上所有之生财器具,及募集工人种种财政上之经营计划。掘出之锡砂卖出后,先提十分之一,归于矿主。该公司之盈亏与否,矿主不管也。
  此类合作之公司,通常分三方面组织之。一矿主,即前文所谓随便领有矿地而不自开者,二财主,有开矿经验,能经理矿场一切事物,略有外界之信用者也,三工头,有管理工人之能力者,或买有猪仔数十人,否则或同宗同乡同党有数十人与之同甘苦者也。质言之,即矿主出矿地,工头出劳工,财主则出一切流动资本,及工人之伙食。三方同意后,即缮立合同一纸,向该地之华民政务司备案,于是此公司成立。采出锡砂之后,其盈利分派如下。
  锡砂取出之后,原砂出卖,或炼后出卖,均随财主之意。但在卖砂价内项下,先除十分之一,交于矿主,有余则除去财主所垫出之种种流动资本及工人伙食等,有余则归于公司工人方面自己均分。但此公司解散,须经华民政务司核准,未核准解散之前,财主须供给工人伙食。此合同之大概情形也。
  此种办法,在当时极为普通。矿场上之用语,通名为“十抽一”。一提此语,人人皆知其内容,如何办法及分配。依此制而论,其最有利益者,当然为矿主。彼不问其事业之盈亏,惟只知取其十之一。是以此辈终日盘旋于政府公署中,近水楼台。苟有风声,某处新近发现有矿,此辈必捷足先登。将其中之重要者,次第请领,置于自己权力之下。要之领矿既多,其中岂无一二为最佳之矿。最佳之矿既得,虽与人合作,定有十抽一之合同,但期限不长。期限一满,即可收回自办。此办矿致富之秘诀也。
  至于集些少资本,领一矿开一矿者。如遇佳矿,固可获利,设遇劣矿,资本亏蚀净尽。所以老辈有开矿赌运命之叹,此盖未明致富之术。倘如上述之业矿者,多领矿而不开,使他人以十抽一之法,代为开之,见其确佳,然后收回自办,未为晚也。
  或曰,多领矿而不开采,不虞政府之取消其矿权乎?是固然,苟为劣矿,政府取销之又何害。然上所述之情形,乃指霹雳一八七○年间之情形。其时尚未有如此严辣之限制。直至一八九六年,始行修正矿律。领矿之后,若干期间不开采者取消之。是以该二三十年间,用此秘诀以致富者,不乏其人。今之夏屋渠渠,经营别墅住宅于槟榔屿怡保间者,此辈之苗裔也。亦有嗣子不才,弗克绍箕裘,沦为无产阶级,谄事富豪,以资糊口者。

  当时开港之港主,及开采锡矿者,均自铸锡币流通于其区域之内。太平博物院藏有锡币三枚,圆形方孔,与中国币同。其文有“永隆公司”“两孔成方”“国宝流通”等汉文,在丁家奴地面出土。上图一枚,乃新国民日报总理谢文进先生所赠者。其文为“德顺公司”四字,谢君藏泉甚富,特制附印于此。见国人在南洋事业之伟大云。

五、开港
  开港者其制度殆如吾国春秋时之采地,划地一大片,广狭不一,全视请求与授与之关系而定。其得此地负责开港者,名曰港主。港主于其港地之内,有地面行政之权,征收财务之权,警察之权,地皮所有之权,林矿采伐及转让他人之权。质言之,即该地面之小酋长也。港主对于苏丹则纳年金若干,昔年英荷两印度公司,与各处之土酋苏丹订约,借地建筑仓库贸易,即是此制。同是一不龟手之药,或以封侯,或不免于洴澼絖,其差异乃如此。开港之制,极盛于柔佛,有独资经营者,有合伙经营者,亦有组公司以经营之者。地蓄富藏,俯拾即是。虽佣雇苦力,然烟酒赌码,又归港主经营。吸吮膏血,利归一孔,除人力不臧,及地啬货财者外,始遭亏折,余均获利千百也。黄福之丰盛德兴两港,是其代表。此外丁家奴吉兰丹闻亦有开港之制。徒以交通不便,骛之者少,旋起旋灭,无闻于时。虽欲采掇遗闻,亦湮灭尽矣。近廿余年有邓家让者,开新广东港于沙捞越。儒者经商,昧于管理,旋亦失败。此非其制之不能获利,乃执而行之者之疏于管理也。故世言开港获利者,恒侈陈柔佛云。兹附柔佛港主开港表于后。港主之名姓已不详矣,略之。
顺天港  和盛港  义和港  老东顺  丰盛港  张厝大港
永平港  黄厝港  德兴港  茂盛港  合春港  刘厝港
老纪港  和兴港  长发港  永顺利港 洪厝港  天吉港
泽水港  和信港  周德港  和丰港  新南港  永丰港
和平港  张厝子港 郑屋港  新东港  沉香港  永 泰
顺 成  和 祥  源 发  成 和  佘廷章新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