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些东南亚钱币的初步XRF金属成分分析数据

(荷兰)易仲廷/J. de Kreek

原文发表于Numismatic Circular杂志1993年2月卷一百零一之一第7-9页 本站翻译

导言
  在对可能源自于爪哇岛的小型中国式钱币的钱币学研究[1]当中,作为参照对荷兰鹿特丹民族博物馆藏原荷属东印度地区的一些本土钱币使用XRF分析了其金属成分。
  尽管并不在作者感兴趣的钱币学领域之内,根据民族博物馆的请求,对一些葡属印度第乌(Diu)的20 bazaruco钱币也进行了分析。原有的对这些钱币金属成分的研究如文中所述,主要是基于对其外观或颜色的考察。随着现代分析技术的进步,常常发现这些数据是不够准确甚至完全错误的。
  这篇短文中披露了一些令人惊讶的金属分析结果,作为参考资料还加上了对稀少的爪哇钱币的描述。

材料及方法
  分析对象主要是被称为铅/锡材质的爪哇钱币,其中四枚是Surakarta的方孔keteng钱币另五枚是井里汶的圆孔pities钱币。
  分析对象还包括1768年到1827年之间葡属印度第乌的五枚钱币。
  除了一枚第乌钱币(Y89)之外所有钱币都是属于民族博物馆征集于1920年代的原Rede藏品集。

器材
  分析使用了一台飞利浦PW1400型X射线荧光光谱仪及X41半定量(SQS)分析软件包。

射线源:60kV 50mA铬阳极灯

方法
  对每个样品进行了定性扫描及自动分析。所得光谱经去除干扰处理后与标准样品光谱比较计算得到元素浓度。
  这些分析的精确程度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样品表面的粗糙程度。鉴于被分析的钱币都没有进行任何切片和抛光等表面处理,应该认为给出的元素百分比含量是半定量的。
  分析区域为直径2.5厘米的圆形区域。根据元素组成的不同,穿透深度在大约0.1到2毫米之间。

结论
钱币描述
Keteng
  最早的图录了keteng钱币的是一本18世纪末的日文书籍,其所记录的钱币目前在莱顿的von Siebold藏品集中。这枚keteng与一枚万丹钱币一同被列出,除了被描述为“外国钱币”之外没有其他的说明。
  插图1a和1b的Keteng钱币是一种所知甚少的类中国制钱型钱币,在过去的主要荷属东印度钱币学资料Millies[2]和Netscher及van der Chijs[3]上只有很少的描述。前者收录了一枚keteng编为110号,仅仅其名称“keteng”在旧爪哇文本中指通用钱币。后者提及其可能的来源是古代银质爪哇印度系钱币(Ma钱币),还有目前(指大约1864年前后)keteng钱币被用作祭典钱币,是由木制模具浇铸的。其中还收录了一枚钱币图和一件模具图,分别列为167号和图版XXXII。
  Van der Chijs[4]将它们归为中爪哇的Surakarta和Jogjakarta钱币。近期Wicks[5]将它们描述为铅锡钱币,认为其图案是4个珠点间隔的马耳他十字。很显然这里的描述是基于图画或者照片得出的。但是,实际上这并不是马耳他十字而是四个高浮雕的菱锥型按照十字型排列,从而给人以十字型图形的印象(见插图 1a和1b)。

插图1a

Keteng(3401号)直接用闪光灯拍摄的照片图形看起来类似于马耳他十字

插图1b

Keteng(13970号)使用间接光源拍摄的照片显示出高浮雕的菱锥型图形。

注:中间的方孔未穿孔

  如表1所示最厚的13970号正面的菱锥型高出表面大约有1.4毫米。此外,这一枚与其他三枚不同中间的方孔是未穿孔的。所有这些钱币都没有内外缘,背面为平背没有任何文字或图案。
  这些钱币都呈银灰色光泽,即使是未穿孔的这枚高浮雕的部分也有很清晰的磨损痕迹。

井里汶pities
  研究对象的这种钱币在Millies和Netscher及van der Chijs中分别被列为118号和175号。币文为井里汶名称(Cheribon)的拉丁字母,有不同的形状变化(插图2a)。在民族博物馆的样品上只有字母“H”可以看得出,在3407号样品上已经完全看不出字母的样子(插图2b)。
  它们带有粗直的内缘,看起来可以认为与keteng钱币相同也是浇铸的。所有的样品都表明其浇筑工艺不精,因为有内穿未填充的现象以及很大的浇铸孔。背面是平背。
  从其银灰色光泽来看它们与keteng钱币类似。已知井里汶pitji早在1800年代就已经在大英博物馆有展出5
  据Netscher及van der Chijs的描述,18世纪前半pitji的制造是由当地华人进行的。这可能是发行带有中文字的方孔pitji的原因。

插图2a 井里汶(3408号)带有变形的拉丁字母H

插图2b 井里汶(3407号)带有无法识别的拉丁字母

插图2c 井里汶?(1397.3号)带有阿拉伯字母币文的痕迹

  Millies图录了一枚方孔带有中文文字和罗马数字1761年份的pitji钱币。带有拉丁字母的应该是在更晚的时期发行的。
  井里汶pitji的价值被描述为25枚pitji等于2 doit。
  样品13973也在民族博物馆的井里汶展品中陈列,但是其棕色外观和阿拉伯字母币文痕迹与其它几枚有所不同(插图2c)。

第乌20 bazaruco tutenag钱币
  这些钱币相当厚,正面为葡萄牙皇冠盾徽,两侧分别为字母D和O(指Dio)或者D和D(1799年之后),背面为十字,日期的数字分别位于四角(插图3)。据Mitchiner[6]的描述,这种所谓的“Tutenag”钱币的制造始于1748年,面值分别为20、10以及5 bazaruco。其制造到1828年为止。这些钱币呈暗灰色并有腐蚀痕迹。
  从这些钱币的币文及边缘的平滑程度来看,更像是浇铸而非打制制造。早期文献称tutenag钱币是打制(bater)而更晚的文献则认为应该是浇铸的(fundir)。

XRF分析
Keteng
  如表2所见,keteng钱币是使用铅锡合金制造的。其铅/锡比大约在1到3.5之间。并含有少量的铜和铁的成分。硅和铝应该是表面污染造成的。样品13970非常特殊,与其它样品相比其铅含量的一部分被铋所替代,另一个特征是不含有铜的成分。
  我们的结论与van der Chijs4的描述不同,他认为这些钱币是锡质的。

井里汶pitji
尽管外观相似,井里汶钱币使用的铅锡合金与keteng钱币有很大不同。铅/锡比在10到19之间。而铜和铁的成分只是偶然出现。
  在1765年1月8日井里汶居民Hasselaer的报告中称pitji是使用含4份铅和1份锡的合金制造的。他的描述与表1相符,但是表2所示的铅/锡比要比他的描述高得多。
  从金属元素成分来说,棕色阿拉伯字母币文的井里汶样品13973号与其它几枚有显著的区别。

第乌的Tutenag钱币
  在克劳斯世界钱币目录以及参考文献4和5等文献中,tutenag钱币的成分被认为是铅锡合金。
  我们的分析结果表明这是完全错误的。在我们分析的5枚中锌是主要成分,铅含量很小,锡甚至都不到可检测的程度。
  果阿的Rebello博士提供的关于tutenag钱币的信息[7]如下:从果阿和里斯本现存的记录中很难找到关于果阿、第乌等地葡萄牙人曾经制造钱币的造币厂的信息。不同的Tutenag钱币的金属成分可能有相当大的区别。F. Vaz和A. Gomes等葡萄牙目录将这些钱币描述为“Calaim”,这个词源自当地语言中对锡的称呼“Kalai”。
  在17世纪早期的钱币中,锡可能还有铅是主要成分,这些钱币很软甚至很容易被弯折。看起来后来金属成分发生了变化。
  在一份1741年5月6日的记录中提及了“商人们从中国带来的”锌。从Rebello博士提供一枚1748年bazaruco钱币的分析数据来看,至少在这些bazaruco系列钱币发行之初的1748年,很显然锌已经是主要成分。
  值得一提的是镁的含量,在1777年的13043号样品上甚至达到了24%的含量。高比例的含量说明镁很可能是这枚钱币本身的成分之一而不是表面污染的结果。有趣的是在两枚不属于民族博物馆藏品的早期钱币上不含有镁的成分或者是仅仅能被检测到的程度。
  很显然镁的含量与年代并无关联,有可能只是由于使用的原料引起的偶然事件。
  根据记录,bazaruco钱币是交给承包商制造的。但是对这一点,还需要对民族博物馆藏品的一枚1765年和另一枚1777年钱币进行分析以得到同一年份钱币的金属成分变化数据才能进一步讨论。
  使用锌而不是铅锡合金可能是基于经济上的原因。1741年的记录也提到Jao V时期(1706年-1750年)由于bazaruco钱币的金属成分价值还不到钱币市值的一半从而导致了公众的不满。

插图3 第乌tutenag(13043号)面值20 bazaruco带有十字和日期1777以及盾徽

结论
这篇短文的要点如下
—第一次在钱币学文献中详细描述了爪哇keteng钱币和井里汶pitji钱币并给出附图。
—同样也是第一次描述了它们的金属成分
—披露了被认为是铅锡合金的第乌的tutenag 20 bazaruco钱币的真实金属成分

  当然基于每个品种如此少量的样本的分析只能得出假设性的结论,特别是对于13970号keteng样品的高铋含量以及并不确定源自井里汶的13973号样品。因此作者欢迎任何同类钱币的在藏信息,无论是在博物馆或者私人收藏中。
  目前有计划对第乌钱币进行更多的分析,包括同年份的钱币以及一些5 bazaruco钱币。

表1 对三种东南亚钱币的测量数据

保管编号 重量
(克)
直径
(毫米)
孔径
(毫米)
厚度(*)
(毫米)
年份
KETENG (SURAKARTA及JOGJAKARTA)
3410 2.000 19.40 6 x 6.5 1.40(0 95)  
3411 1.476 20.00 5.85 1.10(0.90)  
3412 2.1.36 18.45 4.60 1.85(1.50)  
13970 4.318 18.10 4.60 3.20(1.80)  
PITJI (井里汶)
3406 1.253 19.80 6 90 1.30  
3407 1.690 15.80 3.6 x 5.2 1.80  
3408 1.675 18.00 7.00 1.45  
3409 1.627 17.80 6.70 1.30  
1397.3 0.362 15.50 7.20 070  
TUTENAG 20 BAZARUCO (第乌)
Y98 14.51 34.00 3.00 1768
1.3043 15.20 35.25 3.40 1777
13046 18.84 37.10 3 60 1799
13053 1.3.22 3.3.30 3 20 1801
1.3055 15.33 3.3.70 4.30 1827
厚度包括文字或图形的厚度
* 括号中的为不包括高浮雕部分的keteng钱币厚度

表2 XRF分析数据

保管编号 含量百分比 铅/锡比
KETENG(SURASKART及JOGJAKARTA)
3410 - 50 49 0.3 - 0.2 - 0.1 0.3 1.02
3411 - 62 37 0.3 - 0.2 - 0.1 0.2 1.68
34122 - 76 22 0.2 - 0.3 - 0.7 0.4 3.45
13970 45 29 23 - - 0.1 - 0.2 0.3 3.22*
PITJIS (井里汶)
3406 - 92 8 - - - - 0.4 0.1 11.5
3407 - 90 9 - - - - 0.5 0.2 10.0
3408 - 94 5 0.1 - 0.1 - 0.6 0.3 18.8
3409 - 92 7 0.1 - - - 0.3 0.1 13.1
13973 - 4 82 0.4 0.4 5.0 - 4.0 3.4 0.05
TUTENAG 20 BAZARUCO (第乌) 年份
Rebello - - 0.1 <0.1 85 1.7 - - 0.1 1748**
Y98 - 1.5 4.0 0.2 90 2.0 <0.1 1.0 0.3 1768
13043 - 0.6 - 0.1 70 0.5 24.0 6.0 0.2 1777
13046 - 0.4 - 0.3 94 0.7 2.0 0.8 0.7 1799
13053 - 0.7 - 0.2 80 0.5 14.0 4.6 0.2 1801
13055 - 1.9 - 0.1 94 0.4 1.4 1.2 0.7 1827
* 铋与铅合计计算
** 化学分析法分析结果(比重法及体积法)
致谢
  作者要感谢民族博物馆的管理员F.Ross博士提供拍照及分析若干钱币的机会。
  作者要向果阿的Rebello博士致以特别的感谢,他提供了关于tutenag钱币的资料以及对一枚1748年bazuruco钱币的分析数据。
  感谢P.E.T.van Keulen先生帮助准备照片。

[1] 易仲廷即将发表
[2] H.C.Millies 1871年《东印度群岛和马来半岛的本土钱币研究》
[3] E.Netscher及J.A.van der Chijs 1864年《荷属东印度钱币》
[4] J.A.van der Chijs 1896年《巴达维亚艺术科学学会钱币学藏品目录》第四版
[5] R.S.Wicks 1983年《东南亚本土钱币综述》康奈尔大学博士论文
[6] M.Mitchiner 1979年《东方钱币及其价值:卷三 非伊斯兰地区及西方殖民地》
[7] F.Rebello 1992年未发表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