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他仑和宋卡钱币的材质构成

(英国)Michael Robinson

原文发表于Numismatic Circular杂志1986年5月卷九十四之四第115页 本站翻译

  在二十多年前Numismatic Circular上连载的长篇系列文章《The Native Coinage of the Malay Peninsula》中, Major Fred Pridmore详细描述了200多枚钱币,涵盖的地域为马来亚和泰国南部,包括半独立的博他仑和宋卡(现在位于泰国靠近马来西亚的边境处)。在过去两年中,我从三个不同的来源得到了四枚博他仑、一枚宋卡钱币。鉴于Pridmore的配图是素描图,我将四枚博他仑钱币的照片附上,宋卡的那一枚太过模糊无法得到效果良好的照片。
  至于大家关心的历史背景,我对于Pridmore所述的并无任何补充,所以建议有兴趣的读者阅读Pridmore说明的相关章节,这是他的系列中最后的文章。我自己所藏的钱币的币文和重量与Pridmore的编号一起列在下面,所有钱币的时间都在大约1880年前后。

1. P221 13.74克
正面 中文:“罔”字之后是一个不易辨识的字,Pridmore认为是“郎”。意思似乎是中文对Patalung的称呼。
   泰文:Pata Lung(在3点和9点方向的两个字)。
背面 中文:如进公司

2. P221 与1相同 13.90克

3. 类似于P220 12.30克
正面:与1、2相同
背面:松散的花圈

4. P224 9.12克
正面 中文:南邦通宝
背面 泰文:Pata Lung(注意“t”与3的区别),上方有中文戳记(“黄”和一个比较模糊的字,Pridmore读作“黄春”的解释存疑),下方有另一个戳记。Pridmore将其读作“IPL”,但是“I”并不清晰,我并不绝对地认为这些是罗马字母。但是,它们也不像是中文。
5.(未附图)P213 13.11克
正面 中文:振兴通宝
背面 马来文:Negri Singgura = 宋卡城
泰文:Song Khla = 宋卡
因为这些钱币来自一个重要的锡矿地区,当地矿工主要是华人(因此主要是中文币文),Pridmore假定了这些钱币为锡质。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说明这个说法是有问题的。在牛津考古学和艺术史研究实验室对1到4号钱币进行了X射线荧光分析,得到如下结论:
1、2、3:99%铅
4:88%铅、12%锡
5号钱币入手较晚未能进行XRF分析,所以进行了两种简单的二选一测试。首先清洗了边缘并在白纸上摩擦:留下了与铅条相同的灰色痕迹。其次,根据在空气中和水中的称重结果计算了比重(与水相比的相对密度),比重=空气中的重量/(空气中的重量-水中的重量),结果为10.92。这些实验的结果表明铅是主要组成部分,因为铅的比重是11而锡是7。
  据此可推论大多数的博他仑和宋卡钱币主要都是由铅构成,而不是锡。但是我并不是说所有的都是这样,例如我在1983年12月的Numismatic Circular中所描述的Pridmore并未提及的代用币比重为6.5说明其为纯锡构成,只是这枚有可能来自宋卡。
  最后,通过我目前的研究中对大量Pegu和Tenasserim钱币进行的X射线荧光分析和比重实验,发现之前的文献中给出的“铅”或者“锡”的描述常常是不正确的。令人惊奇的是有一些钱币甚至是锌质的,其比重接近于锡。鉴于材质对于钱币分类的重要性,我强烈建议钱币学者们在发表之前对钱币的金属构成进行仔细的检查,因为这方面非常容易发生错误。进行所述的实验时中经常会发现“锡币”并不是真正锡质的。尽管并不总是能够进行X射线荧光分析,但是可以也应该用其他方法对灰色金属钱币进行实验。摩擦实验并不总是能够定性,也应该进行比重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