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奇特的东南亚锡质代用币

(英国)Michael Robinson

原文发表于Numismatic Circular杂志1983年12月卷九十一之十第388页 本站翻译

中文          泰文

  在Fred Pridmore先生1968年到1974年之间发表在Numismatic Circular上发表的连载巨作[1]中论述了所有马来国家的已知本土钱币,其中大多数都是锡币。最后一组来自泰国最南端与北马来亚相邻的暹罗各州,这些钱币是在当地暹罗官员的许可下发行,而流通于附近地区。它们的币文上有的有华人管理下的采矿公司的名称,有的则有城镇的名称,后者应该是城镇政府发行流通的。这些钱币有可能存在于1850年到1880年之间,币文有的是中文和泰文的组合,有的是中文、泰文和阿拉伯文的组合。对下面描述的钱币注1是很有用的背景资料。
  大约在一年前我得到了纽约的American Numismatic Society所藏一枚锡币的照片。币文由中文和泰文组成,但是与注1中所列的钱币都不同。因为比重为6.5所以很明显是纯锡制成的(对于所有铅锡钱币来说都应该进行这个测定,因为有时记载的成分并不正确,铅的比重为10.6)。ANS的标签上称这枚钱币为1870年上缅甸(Upper Burma)的采矿代用币,但是并无清楚说明证据的来源。但是更接近的来源是泰南,因为它与一些宋卡的钱币相类似,特别是注1的205和206号。后面我们将详细讨论这两种假设。
  我曾请教了数位专家币文的含义,但是很不幸有两个中文字不是很清晰,而且因为很小的变化也可以使得其意义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这是个主要的问题。与之类似的是部分泰语也已损毁,所以识读也有困难。鉴于目前似乎已经不可能在识读上取得进展,我列出了照片(在ANS的Mr. Michael Bates先生的允许下)并转录了对币文尽可能多的辨识结果。有一些中文字使用的拼音有时与Pridmore使用的有所不同,例如Gong和Kung,但是含义是相通的。
  ANS 0000.999.3090 9.638克 锡质 比重约6.5
正面:中文

=

  宋
壹 成 田
百 公 国
  司
背面:泰文
mua(ng)....
Chin Seng Hung
sen hnung
城....
公司名称?
一分
“宋”也有可能是“永”字。值得注意的是宋卡的中文名称也叫“宋城”,尽管ANS这枚钱币上并没有出现“城”字的左半边。因为在泰文的币文中并没有出现“宋卡”(Songkla,泰语宋卡)一词,头两个中文字看来更像是一个私人公司的名称。泰文的公司名称与中文并不完全一致,鉴于识读泰文和中文的问题这并不奇怪,泰文本身可能就是直接从中文发音转化而来的。在宋卡曾经有振兴公司发行过代用币,公司名字的第一个字与泰文第二行第一个字相符,但是第二个字并不相同。
  如果我们要寻找这枚钱币与缅甸的联系,或许可以猜测“田”字是指“甸”,作为缅甸的简称。在1856年到1880年间的中国地图将缅甸称为“Mien Tien”,在禅邦(Shan States)(在上缅甸)的一个地区被称为“大甸国”。早期以禅国指称这个地区,而今天的称呼则是“掸族”。
  这枚钱币的面值相当不寻常,Pridmore列出的钱币中并无以一分为面值的,而中文通常会以“百枚一元(墨西哥银元)”的方式表示。以此推测这里的“一百”当指百枚可兑换一个单位,而墨西哥银元最有可能使这个单位。ANS这枚钱币的泰文币文排为水平的三列,而Pridmore记录的钱币通常绕成环形。此外“muang”这个词也仅出现在这枚钱币上。大多数宋卡钱币带有中孔,但是并非所有的都有。ANS这枚钱币并不带孔。

结论
 将这枚钱币归于上缅甸会遇到一个问题,当地并没有锡矿。在禅邦的Taung Peng State的Bawdwin Gyi(东经97度18分,北纬23度06分)有很大的铅矿和银矿。根据Scott和Hardiman的著述[2]在1855年前后当地曾经雇佣了2000名华人。稍晚些时候,在其他地区也有更小的铅矿。但是,并无缅甸任何地区使用代用币的记录,当时在这些孤立的地区也看不到任何使用代用币的需要。而且即使有,也当然会用铅来制造。1865年以前,缅甸并没有大规模发行过钱币,货币体系也不是基于十进制的。最后中文和泰文相当的不一致,尽管中国和泰国相去并不遥远。“田国”是有可能指禅邦,但是基于可能性的平衡考虑并不像是缅甸的,当然不能完全否认这种可能性。
  这枚钱币的样式类似于泰南宋卡发行的钱币,特别是币文同时带有中文和泰文这一点。当然也还有一些前述的区别。作为结论我认为最有可能的解释如下:1850到1880年间泰南的锡矿代用币,也许是来自宋卡。
  很明显这枚钱币还有几个尚未解决的问题,特别是公司的名称和发行的地区,但是这可能要留待更多来源清楚的同类钱币的发现。曼谷的国立图书馆也调查过了这张照片,他们认为这是一枚19世纪泰南的代用币,由经泰国官方认可的华人采矿公司发行,仅供当地使用。

致谢
  我要感谢大英图书馆东方手稿和图书部的Henry Ginsburg博士在泰文上给予的帮助,以及伦敦东方和非洲研究学院的Jeremy Davidson博士在中文上的帮助,还有曼谷国立图书馆对于这枚钱币归属的建议。

[1] The Native Coinages of the Malay Peninsula, by Major F.Pridmore, Numismatic Circular, 1968-74.
[2] Gazetteer of Upper Burma and the Shan States, 5 vols., J. G. Scott and J. P. Hardman, Rangoon 1900-01 (particularly Part 1, Vol. 2, pp. 301-304).



一段“缘”份

(中国)李铁生

原文收录于《世界硬币趣谈续集》

  我原是搞工程技术的。1980年曾在英国曼彻斯特理工学院访问进修。两年中,除了学习专业技术外,也多少涉猎了一些英国社会现状和风土人情。而且想不到,还逐渐进入了世界硬币集藏这一领域,得到了一份额外的收获。
  英国人习惯每天上下午各有一段喝茶时间(Tea Break),相当于我国的中间休息。一直各自在办公室紧张工作的教职员,到时都不约而同地汇集公共咖啡室来,一面喝茶、喝咖啡,一面谈笑风生,交流信息。就这样,我逐步熟识了同系的罗宾逊教授(Dr.Michael Robinson)。他是剑桥大学数学博士,在曼彻斯特理工学院讲授力学课程。但他同时也是一名东方钱币,特别是缅甸钱币专家。他曾多次到东南亚各国访问,对当地历史文化、风土人情有丰富的知识。因为我来自中国(当时在英国大学的中国学者还不多),所以我们似乎有更多的共同语言,经常攀谈。一次他拿了1 枚澳大利亚发现的硬币拓片(经常有人送一些拓片请他鉴定)给我看。经我辨认,币中有一汉字“福”字。澳洲硬币中为什么会出现汉字,是否与当年在澳华工有关?我们讨论了很久。后来又有人送来1枚东南亚锡币。经地伦敦东方语言文字研究所专家鉴定,一面是古暹罗文,另一面是汉文:田国,宋成公司,壹百文。 “田”国是什么意思?是缅甸的“甸”字中间的“田”,还是缅甸掸邦的谐音?后来他写了一篇专文讨论。
  又有一次,我去英国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访问,在一位金属学博士家做客。博士本人收藏英国煤矿各种古老矿灯,博士夫人收集美丽的海贝,博士十二三岁的儿子收集玩具火车,博士七八岁的女儿收集蝴蝶。晚饭后,主人拿出自己得意的收藏品,向客人逐一介绍,使人感到一种浓厚的文化气氛。
  两年中,我也有幸参观了英国各地博物馆。特别在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中见到稀世的古希腊、古罗马钱币收藏。
  所以回国时,自己脑海中已逐步形成一点粗浅认识。
  (一)集藏和研究活动从一个方面反映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水平。英国的富裕阶层收藏珍贵艺术品、银器瓷器、波斯地毯;英国一般人士也收藏邮票、钱币、火花,甚至糖果包装中的画片。就地取材,自得其乐。体现了群众性的文化素质和自我追求乐趣。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广大人民群众物质与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集藏活动一定会应运而生,蓬勃发展。二三十年前曾把国外旅游、健美美容、民间俱乐部、慈善赞助等活动称之为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是吃饱了“撑” 的。曾几何时,不少人也自然地卷入这种潮流,美化了生活,完善了自己。
  (二)集藏活动是一种群众性有益的文化活动,不是专业文物工作者也可以志为集藏某一方面的收藏家和研究家。关键在于有一定的文化基础,浓厚的兴趣和长期坚持的执着精神。就我所知,英国萨珊钱币专家瓦伦丁原是电车公司工程师,伊斯兰钱币专著作者密特希勒是一位医生。中国京剧传统中有“票友”,文物收藏中也需要大量的“票友”。一个人在本职工作之外,另有爱好癖好,只要处理得当,不但不会彼此影响干扰,相反可以相互补充,相互促进。
  (三)国外对我国历史钱币了解较多,收藏家也很多。相对说来,我国由于长期缺乏国际交流,经济实力及语言障碍,对世界钱币了解较少。随着我国进一步改革开放,随着经济技术上的交流,文化交流也定会日增。钱币文化是文化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中外钱币文化也迫切需要交流。中国要了解世界,世界也要了解中国。外国有中国钱币专家,中国难道不需要世界钱币专家?
  基于以上粗浅认识,我写了《英国钱币市场见闻》,刊登在1984年第二期《中国钱币》上。
  不久后历史把我推上了行政领导工作岗位,曾先后在自治区经委、科委工作,终日繁忙,无暇顾及。1992年我因年年龄到限退出了行政岗位,才如愿以偿,专心从事我所爱好的世界硬币集藏与介绍。
  从1992年到1995年,在泉友的支持鼓励下,我先后出版了两本有关世界硬币的书。
  一是《世界硬币图录精编》,1994年由北京出版社出版。本书是美国世界硬币标准目录的缩编,包括230个国家(地区)1600多幅有代表性的币图。重点在“币识”,不在“行情”。它也是北京出版社有关中外纸、硬币系列丛书中的一本。初印4000册,不久前又重印4000册。
  二是《世界硬币趣谈》,1995年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采用“一币一议”的方式,写了100多篇短文,介绍世界硬币各方面的知识趣闻。初印5000册,现正酝酿修订再版。本文正是《趣谈》续集中的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