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 洋 华 人 钱 币 目 录

第 一 章 马 来 半 岛 南 部

第 一 节 柔 佛


历史
  柔佛地区原本是旧麻惹巴歇王国的领地,1511年葡萄牙人攻陷马六甲之后,马六甲皇室的后裔在在柔佛河地区建立统治,实际上是延续了马六甲对该地区的统治。17世纪末,马六甲皇室的后裔的最后一任柔佛苏丹没有留下后裔,Bandahara继承了统治。1717年Siak的Rajah Kechil攻占柔佛形成了以廖内群岛为中心的柔佛廖内苏丹国,之后布吉人、荷兰人相继控制了柔佛廖内苏丹国。
  1812年老苏丹死去时两个儿子之间发生了王位继承之争,斯坦福•莱佛士爵士为了给占领新加坡岛找到合法的理由,借机扶持长子为新加坡和柔佛的合法统治者Sultan Husain。随着1824年英荷协定的签署,老柔佛王国最终被彻底一分为二。
  虽然1812年到1835年期间名义上柔佛由苏丹统治,但是实权一直掌握在天猛公手中。当英国人占领新加坡时天猛公是Abdn’r Rahman,1925年他死后由Ibrahim继承。Sultan Husain死于1835年,由其子继位并在1855年将柔佛的主权移交给天猛公Ibrahim。1862年Ibrahim死去之后,其子Abubakar在事实上成为柔佛的统治者。在1885年的协定中,英国才承认了他的苏丹地位。
  基于华人在东南亚的开发上的能力,早在19世纪30-40年代,掌握柔佛实权的天猛公已经通过将土地承包给他人开发的方式进行当地的开发,承包者需要向天猛公交税,同时也在承包地拥有多种利权。因开发地多在河流交汇处也即俗称的“港脚”,承包者获得天猛公发给的“港契”,被人称为“港主”,这就是所谓的港主制度。Abubakar继位之后,进一步推动这种方式的开发,并在1873年将此制度充实完善。港主制度的推行,为柔佛的开发打下了良好基础,直到1917年港主制度才被废除。

钱币
  柔佛历史上的钱币与华人没有很多的关系,唯一经常在各著作上被提起的就是港主钱币。
  柔佛港主发行钱币的说法由来已久,温雄飞著《南洋华侨通史》(民国十八年东方印书馆出版)就有如下的记载:“当时开港之港主,及开采锡矿者,均自铸锡币流通于其区域之内。太平博物院藏有锡币三枚,圆形方孔,与中国币同。其文有‘永隆通宝’‘两孔成方’‘国宝流通’等汉文,在丁家奴地面出土。上图一枚,乃新国民日报总理谢文进先生所赠者。其文为‘德顺公司’四字,谢君藏泉甚富,特制附印于此,见国人在南洋事业之伟大云。”
  这里所记录的几种钱币均非柔佛港主钱币,因袭旧说,类似的张冠李戴在后来的书籍中也时有所见。迄今为止,关于柔佛港主钱币最完整的论述,是新加坡吕世聪先生的《柔佛港主制度与港主所发行的货币初探》(连载于亚洲钱币总第2期、第3期)。据此文的考证,明确归属于港主货币的只限于有限的几种纸币,其中华人发行的更是未见实物。虽然有疑似为港主货币的锡币,但是并非华人发行,币文亦非中文,不属于本书的范围之内。


参考资料:
《柔佛港主制度与港主所发行的货币初探》,吕世聪,亚洲钱币1998年第1期(总第2期)、1999年第1期(总第3期)连载
《 The Native Coinages of the Malay Peninsula》,F. Pridmore,Numismatic Circular 1968年-1974年连载
同上本站翻译《马来半岛的本土硬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