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 属 北 婆 罗 洲 样 币

(英国)Fred Pridmore

原文发表于Numismatic Circular杂志1979年9月号第378-380页 本站翻译

7

8

9

  上图为伯明翰造币厂1904年手册的图版十一第7、8、9号。
  1949年11月2日和3日,在Glendining & Co.举办了Dr. A. N. Brushfields藏品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拍卖。402号拍品是一份题为东印度群岛和马来半岛锡币及铜币的手稿。作者为William H.Valentine,签名的时间是1905年11月。其中一张插页上有上列插图9钱币的摹拓及Valentine对币文的解释,但是并没有翻译和其他说明。
  402号拍品由后来到新加坡的E. Wodak拍得,鉴于此插页的钱币可能来自于某个马来国家,他将此插页转给了我。我们试图识读和翻译但是没有成功,也没能确定其可能的归属或是找到类似钱币的记录。最终,在我们回到英国之后找到了带有这枚未知钱币的图版。图版是在伯明翰造币厂也就是之前的喜敦厂所出的一本手册(数种版本)中,其图版十一载有沙捞越钱币(第1到第6号)和另外三枚(第7到第9号),其中的9号就是Valentine的这枚。
  关于这三枚钱币向伯明翰造币厂询问(在1954年)后得到了如下回答:
  摘录自 1955年1月7日回信—“对于绿皮书图版十一第7、8、9号钱币,我们无法给出其历史的准确说明,只能说在上面我们提到的藏品集的‘沙捞越’托盘中,有三枚与图版上的照片相同的钱币,它们的标签为‘苏禄,三枚’。”
  根据这些信息以及属于苏禄的可能性,再次进行了获取币文翻译的尝试,目前得到的结果如下:
  正面:
  Sultan Muhammad Jamala '1-a'zam tahun ba hijrah sanat 1295
 = 苏丹Muhammad Jamala'l-a'zam二年回历1295年(相当于公元1878年)
  这个解释应该是比较确切的,唯一还有疑问的是“tahun ba”的部分,似乎是指一种按照字母名称纪年的体系。如果这是正确的话,“tahun ba”应该是指从回历1295年起算的第二年,也就是说铸造于回历1296年也就是公元1879年。
  背面的币文更难识读。手册图版十一图录的三枚钱币当系同批制造,但是大小不同分别相当于1分、1/2分、1/4分。1分和1/2分的币面设计排列相同,但是因为直径更小1/4分的币面设计有所不同,币文环绕在币面接近边缘。这样的币面安排告诉了我们所有三种样币的币文排列正确顺序,它们是如下这样:
1分背面
1/2分背面
1/4分背面 400
  从右向左读,唯一确切可辨的字是 misraf指“小钱”。第二个字 bernaja有可能是指 belanja意为“流通钱币”或者“交易钱币”,某些方言中l会被r所替代。下一个字看来可能是 suku指1/4。除非能够确认剩下的币文,还不能给出最右侧部分币文的可能含义。中间一栏的文字和数字标明了面值。在1分和1/2分上的文字一定是指“1/100或1/200”标准主币。由1/4分上的数字“400”可以印证这一点。之后最左侧的两个字显然是确定了标准主币。可以试读为“mehakak perak”意为墨西哥银币又或者“mehakak darak”意为墨西哥银元,在当地方言中“darak”可能读音类似“dala”(dollar),也就是k不发音而r发l的音,对于银元不是使用通常的“ringgit”而是使用“dala”来称呼。
  如果这些假定成立的话,背面币文应该可以认为是指此钱币是“每(100、200或400)枚折合一墨西哥银元的辅币”。因此Valentine的那一枚是一分的面值,更小的两种是半分和四分之一分。
  下一个问题是关于这些钱币的发行者的。关于地区仅有可供参考的线索是伯明翰保存柜的标签——苏禄三枚,还有它们被归于“沙捞越”托盘中。另外就是手册图版十一也同样将它们归于婆罗洲一组,因为手册是在19世纪末之前发行的,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这些钱币是婆罗洲的。在此前提下,首先我们要回顾一下19世纪后半这个地区的政治情况。
苏禄
  苏禄群岛属于菲律宾群岛,位于棉兰老岛和婆罗洲之间,分隔了苏禄海与西里伯斯海(苏拉威西海)。西班牙于1638年第一次占领了苏禄群岛并试图确保独占贸易权,但是因为此举违背了多个条约他们并没能获得成功。当地居民每次服从于西班牙的统治都没有超过几年。很重要的一点是,苏禄苏丹声称他们对婆罗洲东北海岸地区拥有世袭主权,范围从Boeloengan一直向西北海岸延伸到Marudu Bay,南至Pandasan。
  欧洲人进入这个地区始于1865年,当时美国驻文莱的领事Charles Lee Moses利用他的官方地位从文莱苏丹处得到了婆罗洲北部很大一块地区的十年租约。Moses将其权益转给了婆罗洲美国贸易公司(American Trading Company of Borneo),这家公司的主席是一个叫Joseph Torrey的人。Torrey在1865年11月前往文莱并被任命为罗阇和婆罗洲北部这块地区的最高统治者。他们在Kimanis Bay建立了贸易据点,但是由于缺乏资金这次尝试在1866年失败了,尽管如此Torrey和他的公司仍然保留有他们的头衔。1868年Torrey在纽约试图向美国政府和商人推销他的殖民点开发计划,但是又一次以失败告终。
  1873年西班牙最终决定征服苏禄并且宣布只允许西班牙和西属地船只与苏禄进行贸易。当时贸易主要是由新加坡的英国和德国贸易公司进行的,西班牙的声明导致了大范围的走私活动。W. C. Cowie船长是成功打破封锁者之一,他从苏禄苏丹得到许可在婆罗洲东北海岸的山打根建立了货物仓库。Cowie和另外两人一起成立了拉布安贸易公司,但是实际目的与公司名称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向苏禄走私违禁货物而已。
  在1874年访问香港时,Cowie接到了Joseph Torrey和其他婆罗洲美国贸易公司剩余成员要其支付“出口税”的要求,尽管当时Cowie还不完全了解Torrey的婆罗洲特许权,他意识到它的潜在价值并且想要向美国人买下来,但是Cowie的合伙人并不同意。在此期间,另一个人开始对Torrey的特许权感兴趣。
  von Overbeck男爵是奥匈帝国驻香港领事,并且曾经当过Dent公司中国鸦片生意的本地经理,他买下了Torrey的殖民点并在1875年6月访问了文莱以确定在Moses原本的租约十年之后特许权是否仍然有效。在得到让他满意的回答之后Overbeck将Dent公司的Alfred Dent也拉进来合伙,以为他的开发计划提供必需的资金支持。在完成了这一步之后,Overbeck再次访问了文莱与苏丹谈判以获得更加永久性的殖民地,最后苏丹将婆罗洲西北海岸的Kimanis Bay与东部的Seboeku河之间的地区转让给了他们。Overbeck被任命为Maharaja并被授予通常拥有主权的统治者的各种权利。但是,文莱苏丹对于他转让给Overbeck的大部分领地并没有实际的统治,因为苏禄苏丹对东北海岸主张主权,Overbeck还访问了苏禄以求获得一个明确的头衔。
  1878年1月,苏禄苏丹Jamulal A'lam如同之前文莱苏丹Abdul Momin一样将Seboeku河和Pandasan河之间地区的主权转给了Overbeck。在尝试获取奥匈帝国政府对此租约开发的支持失败之后,Overbeck在1879年初从北婆罗洲事业中抽身而退,留下Alfred Dent和他伦敦的合伙人作为这一大块领地的所有者,他们首先试图建立管理体制。
  菲律宾政府并未试图主张他们对婆罗洲东北部的主权,1885年西班牙放弃了对婆罗洲的领土要求。相应地,英国和德国承认了西班牙对苏禄群岛的主权。在1899年的美西战争之后,苏禄为美国所有。
  在英国,Dent和他的合伙人进行着为他们的事业获取官方承认的工作,他们非常的成功地在1880年7月英国政府表示正在准备授予他们皇家特许。因此,1881年初成立了英属北婆罗洲临时筹备有限公司,以收购Dent的权益并申请发行皇家特许,也就是说如果被授予了皇家特许,这个组织会将其资产转化为新的英属北婆罗洲公司。英国政府接受了申请并于1881年11月1日授予了英属北婆罗洲公司皇家特许。1888年英属北婆罗洲成为英国保护领。
  上面的简单回顾说明了英属北婆罗洲公司成立前后历史的概要,以及在其成立过程中与苏禄苏丹和文莱苏丹的关系。下一步我们要把这些历史事实与这些样币联系起来,找到这些样币与苏禄或者婆罗洲的关系。有理由相信这些样币的设计和币文都是由一个并不精通当地语言的欧洲人所作,因为看起来设计者试图按照发音将一种当地方言用普通马来文字书写。正面币文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名字、头衔以及日期。
  一个重要的特征是日期,hijrah 1295相当于公元1878年1月5日到12月25日之间。在很多东方钱币上回历年份只是表明币文上所写的统治者登基的年份,而实际的发行年份是按照统治期间的年数来表示的。所有尽管有可能碰到的钱币都是相同的回历年份,但是要确定它们的制造年份必须在回历年份上加上统治者的统治年数。这些样币上的“tahun ba”显然是指第二年,可能就是沿用了这个纪年体系。如果这些假定属实,这些钱币的计划发行年份应该如下面解释的是1879年。
  正面币文的另一个特征是Sultan Muhammad Jamulu'l-a'zam的名字。这个名字很清晰,但是在1878年到1880年之间这个地区没有任何国家的统治者是这样的名字。苏禄和文莱的苏丹名字如下:
苏禄 Jamulul-a'lam 1862-1881(逝于1881年4月8日)
文莱 Abdul Momin  1852-1885
虽然可能会认为Jamulu'l-a'lam和Jamulu'l-a'zam是相同的名字,但是在这些样币上的Muhammad的名字和a'zam的头衔并不支持这个想法。结论是苏丹Muhammad Jamuiu'l-a'zam是一个臆造的名字,或者是一个为了特指例如von Overbeck男爵和Alfred Dent开创北婆罗洲事业这样的特殊事件而创造的名字和头衔。按照这个思路,主要事件的日期如下:
1877年12月29日:von Overbeck男爵从文莱苏丹Abdul Momin处获得北婆罗洲一大块领地的主权。
1878年1月22日:从声称世袭领有这块地区的苏禄苏丹Jamulu'l-a'lam处得到了另一份许可。 这份协定使得之前文莱的授权无可置疑。
1879年初:von Overbeck男爵未能说服奥匈帝国政府而退出了此事业,留下Alfred Dent和他伦敦的合伙人作为这一大块领地的所有者。
1880年7月:英国政府宣布将会为Dent的事业颁发皇家特许。
1880年底:英属北婆罗洲临时筹备有限公司成立。
1881年4月8日:苏禄苏丹Jamulu'l-a'lam去世。
1881年11月1日:英属北婆罗洲公司获得皇家特许。
1882年2月/3月:伯明翰喜敦厂获得英属北婆罗洲公司的订单制造200万枚分币。当年制造的这些钱币标有1882的年份。
在这个框架中我们是否能找到与样币正面币文所显示的信息之间的联系呢?我相信我们可以。
1.回历1295年即公元1878年。因为不存在苏丹Muhammad Jamulu'l-a'zam,这不是一个当地 统治者的登基年份,但是它可以指一个新的政府或者说国家的成立年份,例如英属北婆罗洲公司。从苏禄苏丹获得的主要授权是在1878年1月22日,相当于回历1295年(始于1878年1月5日)。
2.Tahun Ba。如果可以接受这个词是指获得苏禄苏丹授权成立新国家(1878年1月22日)起的第二年,那么这些样币的制造期间应该是:
    Tahun alif即元年 1878年1月22日到1879年1月11日
    Tahun Ba即二年  1879年1月12日到1879年12月31日
喜敦厂收到订单准备这些样币应该在1879年,因为von Overbeck男爵在1879年初推出了此事业,这说明Alfred Dent和他伦敦的合伙人应该是计划了这些钱币的当事人。
3.铸币权。从苏禄苏丹和文莱苏丹得到的特许权包括对农业和矿业产品的所有权、制定法律、发行货币、组建军队、征税权以及其他所有主权统治者通常拥有的权利。
  Overbeck和Dent首先做的是为他们的领地建立政府机关,而后来的英属北婆罗洲公司在1882年2、3月间(获得皇家特许之后4个月左右)在徽章学会批准公司的徽章(1882年7月20/21日)之前就向喜敦厂发出了首批钱币的订单,这也说明了他们对执行发行货币权的重视。确切无疑的是,在建立有效管理的计划中制造自己的货币和建立可以被婆罗洲/新加坡贸易地区接受的货币体系应该是相当重要的内容之一,因此也应该进行了一些实际行动。
  1879年价值标准和主要的流通货币是银元。香港、西班牙、墨西哥、秘鲁和玻利维亚的银元是其代表,它们在海峡殖民地的新加坡、沙捞越和其他地方是法定货币。在海峡殖民地还有以分(百分之一元)计值的银辅币,以及更小的1分、1/2分和1/4分铜辅币。沙捞越的James Brooke也发行了类似的铜辅币,大小、重量和面值完全相同。
  苏禄样币似乎是基于这两种已经存在的铜币,对于当地人与海峡殖民地和沙捞越铜币相比唯一容易辨识的特征就是这些样币的中孔。
4.苏丹的名字和头衔。因为没有关于苏丹Muhammad Jamulu'l-a'zam的任何记录,结论是他是臆造的或者是意味着一个新政权对过去世袭统治者的承认。在设计这些钱币时(1879年?)北婆罗洲新国家的名字还没有选定。打算要开发这一地区的英国合伙人们可能在设计这些钱币时决定为了向原统治者的苏禄苏丹表达敬意,而保留了他的名字Jamulu'l并将意为“世界的”的a'lam替换为意为“最伟大的”的a'zam也就是称他为“最伟大的”苏丹。这有可能解释了这些样币上的未知苏丹名字。
5.这些样币未被接受。这些样币的提议未能被接受一定是受到了后来进展的影响。在von Overbeck男爵于1879年初退出之后Dent兄弟发挥了他们的影响力向英国政府申请官方认可。在1880年中期,已经宣布了有可能获得皇家特许。如果这成为现实,那么他们就不再需要对任何早前的统治者表示敬意,因为皇家特许公司本来就有明确的头衔和名称。
6.英属北婆罗洲公司钱币。在1881年初英属北婆罗洲临时筹备有限公司成立,而苏禄苏丹Jamulu'l-a'lam去世于1881年4月。英属北婆罗洲公司在1881年11月1日获得皇家特许。
  喜敦厂在发给造币部门的日志记录的1882年2、3月部分中记录着收到英属北婆罗洲公司200万分币的订单。考虑到包括选择设计、雕制模具和其他相关的发行硬币准备工作,很显然当1880年英国政府宣布将会授予皇家特许之后,对这些“苏禄”样币的准备工作就被放弃了,相应于就在眼前的环境变化的新设计钱币的准备工作一定也是从此时开始。
  拥有皇家特许意味着无可置疑的所有权而这个新国家也有自己的名字,所以新的主人不在需要对以前的统治者表达敬意。正面所选定的设计主要是公司的徽章,而徽章是在1882年7月公司最初发出造币订单的几个月之后才被认可,这表明1880年7月到1881年11月期间可能进行了有某些行动。在为这块地区建立管理体系的准备活动中,他们找到时间设计了徽章并准备了制造带有徽章的铜辅币。
  作者提出上述见解作为这些样币存在的一种解释,并且希望了解婆罗洲和菲律宾地区历史和语言的读者可以解决币文的问题并给出正确的翻译。假如这些样币是Alfred Dent和他的合伙人在1881年英属北婆罗洲公司成立之前的1879年计划为北婆罗洲发行的试制的,那么我们可以很高兴地为英属钱币加上一个成员。

下文刊登于Spink Numismatic Circular 1979年11月号第507页 读者来信栏目
先生:
  Pridmore先生(Numimatic Circular的1979年9月号)的英属北婆罗洲样币一文中所说的钱币上的Muhammad的名字,巩固了而不是削弱了他关于这些钱币与苏禄的Sultan Jamulu'l-a'lam联系的论断,因为Muhammad也是他名字中的一部分。
  1878年授予von Overbeck男爵和Alfred Dent的许可,记录在British and Foreign State Papers第七十三卷第1083-1084页,有如下描述:“We, Sri Paduka Maulana Al Sultan Mohamet Jamal Al Alam Bin Sri Paduka Al Marhoum Al Sultan Mohamet Fathlon, Sultan of Sulu and the dependencies thereof”并落款为“Written in Lipuk, in Sulu, at the Palace of His Highness Mohamet Jamal Al Alam, on the 19th Moharam, A.H.1295, answering to the 22nd January, A.D.1878.”
此致
M.J.Anderson
London SW1P 3BP.
1979年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