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0日

第三次英缅战争和小人物的命运


岑毓英画像


  这一篇和钱币没什么关系,只是个人读历史书的读书笔记。

  首先摘几个时任云贵总督的岑毓英的折子。
  出自岑毓英《岑襄勤公奏稿》卷二五到卷二六 光绪二十三年武昌督粮官署刻本

  英缅兵争现筹边防折

  光绪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奏为英缅兵争,现拟筹布边防以资警备,恭折驰陈,仰祈圣鉴事。窃臣于光绪十一年十月十三日曾将檄委副将袁善、李文秀前往缅地坐探缘由,谨会同抚臣张凯篙附片陈明,并飞札腾越、龙陵两厅就近密探情形,相机防范,随时驰报去后,兹于十一月十六、十七等日先后叠据腾越镇总兵朱洪章、腾越厅同知陈宗海察报,据住缅商号报称,英人索要缅甸宝石、木场等厂,并欲于阿瓦、新街两处各驻扎英兵千人。缅人不从,该国王拟于十月十六日前赴面滚地方,亲督缅兵与英人开仗。又据报,十月十三日,有英轮一只由新街折回漾贡,行至摸打地面,被缅员截住,当将掌船之戛必旦麻林古里等四人拿送瓦城拘管。该国王并派缅官赴遂姑木厂,收印度商人孟孟拖家所存枪炮。缅兵原定十月初八、初十等日进发,忽于初七日晚连夜即发水陆各兵,列省趸温亦于是夜前进。初八日,瑞蓝缪温、厄格巴缪温、缪洗趸温均各带兵万余由陆路分赴门蜡、洞乌、洞趸各地扼守,并闻有在青捧外开仗小胜之说。总兵等查,门蜡、洞乌、洞趸三处皆洋缅交界紧要地面,缅人倘能固守,英人必不能上占新街,惟英人前在新街设堂教学,以利招诱学徒,从者不少,难保不应声而起。该地毗连滇界,自应遵谕严防,刻已密饬边关隘卡抚夷头目人等严加防范。现值农隙,挑选精壮团丁齐集操练,用备不虞,并声明,八募即新街别名各等情前来。臣惟英缅既启兵端,滇缅实为交界,诚恐奸宄乘机窃发,虽经谕饬沿边地方文武齐集兵团,相为守望,但无重兵镇慑,不足以固众志而靖戎心。查有新授贵州古州镇总兵丁槐现在驻扎马白关一带防营,该总兵籍隶迤西,且在腾越办理军务多年,于该地险隘,人情向背,以及土司野境甚为熟悉,当即函商抚臣檄令该总兵丁槐率带关外撤回胜兵二千余员名前赴腾越,会同署腾越镇总兵朱洪章相机筹布,择要扼防,并联络乡团暨各土司防守,足资警备。…现在边界野人自设头目,雄长域外,若使人前往抚谕,授以土都司、守备、千把总之职,令各部勒其众,就我范围,庶不致为外人驱使。每岁俸薪糜费有限,而裨益无穷,可否请旨敕遵办理。目下缅北多事,野山毗近,臣查有永昌人游击衔都司杜秉阳、腾越人监生刘开信素为野人深信,已一面会商抚臣密饬该二人前往招抚。
  正在筹布间,适接两广督臣张之洞电称,十月二十八日英京来电,英兵已攻据缅都,虏缅王流之印度,欲废其君,令归英属等语。臣尚未接据边报,缘臣营距省十三站,省距腾越二十四站,腾越距缅都又十余站,道远,且缅北惶乱,商信罕通。前派副将袁善、李文秀往探,计期尚未能达。既据电称,英已入踞缅都,该副将等未便令其前往,恐生疑衅,当即飞檄该副将袁善、李文秀折回,另派与缅地熟习之腾越举人张成镰前往密探,一面催饬总兵丁槐前赴腾越,会同腾越镇总兵朱洪章商酌布防。沿途以遣撤勇丁为名,陆续分起就道,不准稍涉张皇,以期仰慰宸廑。除将筹办各情函请两广督臣张之洞电奏外,所有英缅兵争,现拟筹布边防以资警备缘由,谨会同云南抚臣张凯篙恭折由驿驰奏,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值得注意的背景是,同年初,岑毓英曾经作为滇军统帅率部参与了中法战争,虽有损伤,也算是立有战功。当英缅之间生事的消息传来,派遣副将袁善、李文秀,作为派出前哨部队的行动来理解亦无不妥,只是缅甸战局急转直下,可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副将袁善抗令作乱业经正法片

  光绪十二年正月初六日
  再,副将袁善、李文秀前经臣派赴缅地坐探,嗣闻英踞缅都,当即檄饬该副将等迅即折回,均经两次奏报在案。嗣闻该副将袁善行抵腾越一带,擅自招募丁壮,制造衣甲,意欲径赴缅甸相助,不胜骇异。因一面密檄饬署腾越镇总兵朱洪章就近查明该副将袁善是否私自招勇赴缅,据实禀报。如有前项情事,即饬遣散勇丁,迅回开化,另候差委。现在边防紧要,倘该副将不听调度,不遵约束,立即相机处置,不得迟回瞻徇,致生边衅。饬令遵照办理去后,兹据腾越镇总兵朱洪章禀称,查副将袁善,实系四路招人,到腾越时已集至数百,制造衣甲,决意出关,心怀叵测。经总兵再三谕阻,并力劝其遵檄折回。该副将袁善执意不从,总兵于光绪十一年十一月初九日邀集同城文武,并约袁善到署理劝。袁善出言横恣,势将决裂,总兵将其挽留在署,原拟具禀请示,讵袁善目视从人,纠集勇丁入城,施放枪炮,即经同城文武带同兵勇击退,并将袁善擒住。城内仓库、监狱并未损失,是时声势汹涌,诚恐变生不测,当将该副将袁善斩首示众,并擒斩凶卒一人,出示解散胁从,现在地方已一律安靖。至副将李文秀已奉改委署理剑川营都司,现赴龙陵,已饬催呈缴赴缅关防再赴署任等情前来。并据腾越同知陈宗海禀同前由,臣查副将袁善不听调度,已属罪不容诛,当此边防吃重,腾越紧邻缅甸,人心正在惊惶之际,该副将辄敢私招勇丁,聚众横行,乘机作乱,经该总兵朱洪章将其擒获正法,解散附从,地方照常安靖,办理尚协机宜。除饬该总兵迅催副将李文秀速赴剑川营都司署任外,所有副将不遵调度,乘机作乱,业经正法缘由,谨附片具陈,伏乞圣鉴训示,谨奏。

  副将李文秀私逃出境现饬拿办片

  三月初一日
  再,副将李文秀前经臣派往缅地坐探,嗣闻英据缅都,即时檄令折回,均经奏明在案。嗣因剑川营都司调署遗缺,檄委该副将李文秀署理。维时该副将行至腾越,由腾越镇总兵朱洪章交付委札,据该副将声称,行李业已绕出龙陵,当往取回坐探关防等件呈缴。一去不返。诚恐其径赴缅甸,别生事端,当即饬总兵朱洪章、丁槐严饬该副将速赴署任,并行文腾越、龙陵防守边隘员弁暨各土司,勿令该副将出境。该副将竟逃遁不知去向,除严饬各地方查拿究办外,谨附片具陈。
  再据探报,英人现已攻破瑞波土司,并占据猛拱城各地。其派到缅都大臣,因缅地盗贼四起,安缉为难,仍回印度商议等情,合并陈明,伏乞圣鉴,谨奏。

  李文秀为野夷伤毙片

  三月二十八日
  再,据署腾越镇总兵朱洪章、腾越厅同知陈宗海禀报,奉文饬查副将李文秀下落,近始访闻该副将李文秀已于上年十二月由龙陵潜赴各土司地界,绕道于本年正月至打落过江,被缅境野夷拦阻,该副将奋身力斗,致受枪伤毙命。旋据该副将之父李朝华禀称,该副将随从家丁自缅折回,称述该副将被缅境野夷伤毙,情节相符,并据呈缴该副将前领缅地坐探关防各等情前来,臣查副将李文秀已于上年十一月改委署剑川营都司,其委札寄交总兵朱洪章于上年十二月转交。该副将竟敢不遵调度,托词遁走,潜赴缅境,实属罪有应得,前经臣附奏查拿究办在案。今既据报,该副将业被缅境野人枪伤毙命,应毋庸议。谨附片具陈,伏乞圣鉴,谨奏。



  再一篇则来自《永昌府文征》列传卷三

  腾越两都司传(袁善、李文秀) 诸祖耿

  袁善,字庆堂,云南维西人,腾越镇左营都司;李文秀,字兴周,号毓之,保山老营人,腾越镇右营都司。皆慷慨振奇,边隅拓展才也。
  善家贫,幼为人牧马。腾越镇总兵蒋宗汉见而奇之,纳之麾下,弟畜之,为易姓名曰蒋宗善。杜文秀之乱,宗汉平大理,善随有功。又克腾越、乌索,积劳进副将衔,授都司,复旧姓。光绪初,法兰西人窥安南,英吉利人图缅甸。中朝调福建巡抚岑毓英总督云南、贵州,提兵出关援安南,善营宣光,颇有声。会廷臣李鸿章主和议,安南竟亡于法,时光绪十年事也。
  法得安南,英益涎缅甸。其相沙力定议占全缅,阻法西迈,运兵仰光、摆古达万人。毓英闻而惎之,方有事于安南,乃属缅事。李文秀亦以平回功得总兵衔,尽先补用参将。文秀既受命,驻兵伊洛瓦底江助防英,尝以事至缅京阿瓦,缅王孟锡袍亲礼郊近,款接如上宾。十一年十月,英兵陷阿瓦,幽孟锡袍于孟买奇离岛。文秀愤,思背城一决雌雄,逐英人,收缅疆。缅相良温受英贿,谓已结约,不加兵,阻文秀。文秀无奈,引兵走猛拱。英兵踵至,与大战,死伤相当。时英兵蚁聚围文秀,文秀兵不及千,支持匝月,中炮弹腿折,血流不止,卒于猛拱之腾越会馆。弥留谓部属曰:“缅甸者,吾中国人之缅甸也。若曹倘不忘吾,当以驱洋人复缅甸为事。否则,毋念吾也。”闻者皆泣。其部卒相从先后战死者五百余,皆与文秀藁葬猛拱。余七百余,腾越李公蔚然与其乡人刘开信等奉檄至盏达接归腾城,资遣散。人皆咎良温之误国,而惜文秀未得申其志也。
  缅甸既亡,毓英自安南撤师至开化。谂善能,予枪五千支,银十五万两潜图之。善至腾越,妻方孕,将娩,留月余,阴遣其众分投木邦、孟密、锡箔、猛拱、猛养、蛮暮、八募,款接部署以待。闽、粤、滇之商于缅者,闻善至,皆延踵引领,有喜色。毓英计程谓善已人缅矣,惩马嘉里案已不惬于中朝,事思自脱,令腾越镇总兵朱洪章佯止善。洪章未喻,毓英指谋邀功,设宴招善饮。善至,洪章喻缴械,善愕曰:“吾奉岑宫保令规缅甸已周洽矣,何缴械耶!”洪章曰:“吾收汝械,正奉宫保令耳!”善大怒,戟指詈洪章,斥其诈。洪章笑曰:“汝岂欲反耶!”目同席同知陈宗海收囚之。宗海不敢承,洪章亲于席间刀杀之,及其从者朱小七等二人,尸暴于镇署辕门外,观者咸发指。



  岑毓英也算是颇具声名,贵州巡抚、福建巡抚以至云贵总督任上都是如此,这篇文章或可算是能让人看到他的另一面。
  现时今日为人属下虽无性命之虞,如何避免这般枉死鬼似的下场,也算是职场人士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