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4日

最佳品相?最佳仿品?


  沙捞越1 Keping是学生时代开始就一直在关注的东西,受到制作当时工艺条件的局限和流通情况的影响,时至今日不仅数量有限而且偶尔出现在市场上的品相也大都不佳。从2005年开始留意到现在的5年多时间,前后见过10枚左右出现在市场上。到一个月之前为止,最让人心动的经历莫过于2006年10月Spink举办的第一次Jerry Remick英属钱币藏品拍卖上。在这位著名英属钱币收藏家藏品的拍卖目录上,Lot 402也是十分引人注目的一枚。Spink甚至将它放在了拍卖目录封面的醒目位置,还格外用了大段文字描述:

Sarawak, James Brooke, Rajah (1841-68), Æ Keping Token, (1842), badger to left, JB SEPT 24 1841 below, rev. Malay inscription of value and date (AH1247)(KM.Tn1; Pr.30), minor flan flaw below badger's head, very fine / good very fine, extremely rare, particularly so this fine
Estimate GBP 1,200 - 1,500
The date on the obverse is when James Brooke became Rajah, and the reverse is from a worn "borrowed" Singapore die. The badger or brock is derived from the crest of the Brooke arms.
These are tokens, when seen, are usually in poor condition.
A note on Remick's envelope indicates that it was bought in London in 1972 for $240.

  首屈一指的品相外加名家藏品的加成,最终Remick的这枚与同一批拍卖的其他藏品类似,以远高于当时同品种最高纪录的4200英镑高价成交。加上手续费和VAT,买家实际付出的费用应该在5000英镑以上,按照当时的汇率计算折合将近6万元人民币,让当时守候在eBay Live前的我轻叹一声囊中羞涩。
  曾经以为看过了Jerry Remick所藏的如此佳品,再度面对同一品种时应该能有足够淡定的心态。然而,上个月看到Noble Sale 94的目录之后,Lot 3776让我彻底震撼了。

SARAWAK, token coinage, keping in copper, 1841 (KM.Tn1). Weak strike on the 4, obverse field with small corrosive spot, otherwise nearly very fine and very rare.
Estimate $1,500
Ex Bramwell C Jellett Collection.
  虽然在这个领域比较外行的澳大利亚人给出的描述比Spink差得远了去了,但是看到正面图的那一瞬间,不得不承认我还是怦然心动了。几乎獾身上所有的毛都能看得到!自己的那枚上被磨剩下的一点点一直是我自豪的理由,与这枚相比完全不值一提。可看到背面图之后,心动又变成了犹豫。迄今为止出现过的真品背面都具有相同特征的磨损,Jerry Remick的那枚同样如此。所以我一直认定这是因为当初使用了已经有磨损的Singapore Merchant Token旧背模。
  例如我自己的这枚:

  又或者2008年5月HA的这枚:

  同一品种的早期仿制品在心情闲语中提过不止一次,但仍只限于特定品种(如下正面姓名缩写的B之后多出一点的版本)。要么就是印度卖家所售的制作粗劣的新仿品。

  难道这是一枚超级仿品?仔细对比过其他部分的所有细节,并没有任何可以为它定罪的证据。如果罪名不成立,这恐怕是存世仅有的最佳品相沙捞越1 Keping(可能是模具没有损坏之前为数不多的几枚,或许是以如此状态保存到今日的唯一一枚),反之如果罪名成立,这枚就是迄今为止制作最成功的沙捞越1 Keping超级仿品(使得我如此痴迷于沙捞越1 Keping的玩家都无法找出任何能将其否定的证据,意味着可以在全世界所有的大拍卖公司通行无阻……)。
  心动、犹豫、踌躇、不舍,混杂着各种心情直到7月29日,Noble Sale 94终于有了结果。Lot 3776以我absentee bid数字两倍以上的4800澳元成交,加上16.5%的手续费,折合近3.5万元人民币。虽然对这枚钱币仍然无法得出判断,在这个异常炎热的夏天能与之相遇,也算是值得写上一笔的经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