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1日

工作、爱好、暹罗的杨贵妃


  心情闲语到今天基本上跟心情都没什么关系,更像是自己的记事本……
  部分是由于工作的关系很久没有更新了,今天终于趁着额外休息一天的机会集中精神对网站作了些修修补补。觉得人真是蛮奇怪的,总要在外界的东西寻找自我。把被其他人认同的各种身份都剥离掉之后,很难说得准自己到底是什么。
  工作虽然可以拿来作为借口,不过与两年多前刚刚做这个网站时相比动力不足还是很明显的。正如一位朋友所说的,看到这个网站的内容充满新奇的同时,也是充满“寂寞”,或许我离开主流的外币收藏者走得确实远了一点(什么是主流也很难说,与近代欧洲钱币为主的群体相比,满地的鹰洋或许才算得上中国外币收藏者的主流吧,呵呵)。继续在东南亚钱币这条路上往下走,半是惯性,半是当初一位币商朋友的一句话。他说我们中国人玩钱币玩些与中国没有关系的东西感觉没有归属感,这句话他可能只是说说,在我而言,看到“洋元一分”“洋元半分”的汉字,与完全的遥远国度相比,的确更有感觉得多。站在中国与外国的接点上,面向不同的文化,以调和者/沟通者的心态面对,工作也好,爱好也罢,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立场,寂寞或许也是这样的角色必然结果吧。
  看着londoh的荷属东印度钱币网站的变化,总是希望自己的小网站能够长命一些。最初时未免期待甚高,给自己的压力也大了一点。现在的状态相比之下则稍微懒散了一点,或者说缺乏动力吧。工作上相比过去更成功的同时,归属于自己自由支配的时间更少了。花费时间精力在这个只有投入没有产出兼且少人问津的网站上,希望自己能稍微放低一点期待,在更少的时间里,再把网站做得完美一点点。嗯,作为一个专业人士,至少要比londoh的强一点点吧。

名花倾国两相欢
常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
沈香亭北倚阑干

  暹罗的杨贵妃,嗯嗯,说得稍微夸张了。这一枚的品相已经有些让人伤心,不像是诗句里的人比花娇的时代,更像是中年美妇虽然可以想见当年的风韵,却已经无法掩饰岁月的斧凿痕迹。
  看着这样一枚暹罗陶瓷代币,想起杨贵妃、唐明皇、李白,听着以前觉得俗气不屑一顾的歌,放轻松心情,就算无人欣赏也无所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