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1日

1644年巴达维亚铜币


  有时候觉得收集一点什么真的是不容易,佛家所谓“求不得”是人生的八苦之一,收集的过程却是在不断的“求不得”体验之中寻找乐趣。也许正是求之不得之后,才有得来不易的成就感吧。
  几年前在绿皮书上发现了1644年和1645年荷属东印度巴达维亚的铸币,历史的沧桑感和华人参与制造的背景让我不由得向往起来。只是1645年的几种银币是在太珍惜,超过了自己的能力范围,看来终究无缘,于是一直渴望着能将1644年的两种铜币配齐。2006年12月在eBay上找到了其中相对较多的1/2 Stiver那一枚,之后就一直惦记着1/4 Stiver,甚至特别为此设了一种1644+VOC关键字的自定义搜索。

2006年12月购得的1/2 Stiver

  转眼一年半过去,除了间或在lakdiva.org上看看Jan Lingen所藏的1/4 Stiver流流口水,也没有指望太多,因为在关注了很久各亚太地区拍卖会之后都没有见到1/4 Stiver的出现。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6月时收到月底WAG拍卖会的信息,本来只是随便看看拍卖目录,却意外地发现有一枚1/4 Stiver上拍。转念想想,也没有现场出价的机会,买到的可能还是很渺茫。多亏一位朋友的帮助,也许是沾了他的好运气,居然靠absentee bid以一个不算高的价格买到,8月份终于拿到手中,凑成一对。

WAG47购得的1/4 Stiver

  说起参与制造的华人,在绿皮书上根据荷兰方面的资料,称他名为Conjok。早期巴达维亚的华人据说都是闽南人,这个名字应该是闽南话发音的荷兰语谐音,但是早年的拼法并不规律,很难直接还原出他原来的中文名字。很早就听说《开吧历代史记》保留了很多早期华人活动的资料,只可惜刊载此文的《南洋学报》不易找到,近日看厦大与莱顿合作的吧城华人公馆档案丛书的《公案簿》第三册,发现观音亭的注释称《开吧历代史记》载观音亭于1650年由时任雷珍兰的郭训观与其兄郭乔观倡捐始建,倒是有了些联想。从郭乔的名字普通话发音来说,与Conjok倒有几分相似,不知道闽南话发音中是否有类似,从其雷珍兰之兄的身份和倡捐建庙的行动来看,也有相当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时代上也比较吻合,很有机会就是Conjok其人。要想证实这个猜测,恐怕还是要找到完整的《开吧历代史记》一文和其他相关史料细细研读才行,看来《南洋学报》要做为目前寻找资料的主要对象了。